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368章 一地鸡毛

第368章 一地鸡毛

        一楼的大厅里满地的狼藉,液晶电视和电脑残破不堪的躺在地上,到处都是玻璃杯的碎片、书、小摆件以及电脑的零碎件。

        陈燃拉着余怒未消的孟小贝站在一边,陈锦山与陈涣都被打得满脸是血。

        “陈锦山?你什么时候滚回来的?”何秋琳瞪着一双吃惊又愤怒的眼睛,显然对陈锦山以这样的方式回家感到极其不满。

        离开的时候,不声不响招呼都未打一个,回来却如此措不及防,而且还大打出手。

        何秋琳见到陈锦山肺都快气裂了,怒吼道:“陈锦山!你还回来做什么?”

        然后又一指陈涣,“还有你,动不动就跟人打架,素质呢?还有没有一点世家子弟的样子?”

        叔侄俩被她吼的一停,一起转头望向何秋琳。

        何秋琳怒气冲冲地走过来,经过餐桌时,顺手抄起一把椅子,惊天动地的砸过来,喝道:“说起来都是书香门第的大家公子,行事却像猪狗一般,滚在地上打架你们还要不要脸了?”

        何秋琳披头散发,指着这俩个曾经离她而去的男人,气得直喘气。

        陈锦山放开陈涣,伸手擦了把鼻血,年近四十岁的男人,像个小孩一般怔怔看着何秋琳。

        何秋琳却不睬他,鼻子一哼,扔下一句话:“老娘要睡觉了,你们谁再发出半点声音,明天早上走着瞧!”

        说着,何秋琳转身离开,两分钟后,二楼传来一声巨响,何秋琳狠狠地摔上了房门。

        楼下终于安静了。

        陈家俩兄弟与叔叔坐在沙发前,各自沉默不语。

        陈涣极小声道:“你走的时候屁都没放一个,这十多年回来总共没超过三次,你以为你是谁啊,秋琳嫁给谁,跟你有个毛线关系?”

        陈锦山一句话卡在喉咙里,朝陈涣骂了句脏话,又小声说:“你懂个屁,你这头蠢猪!”

        陈涣抬起头,指着二楼,小声地朝陈锦山说:“蠢猪说的是你,当初你要是不离开,秋琳说不定已经嫁给你了。”

        孟小贝从冰箱拿了冰袋给陈燃敷眼角,被陈锦山手肘撞出来的瘀青。

        陈燃按着冰袋,眉头皱起:“你们还有完没完!”

        “嘘。”陈锦山与陈涣一起示意陈燃小声点,别惊扰了何秋琳。

        孟小贝:“......”

        孟小贝小声道:“锦山叔叔刚回家,大家不要再吵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都两点多钟了。”

        陈燃也低声道:“叔叔,你把小贝的“试验品”给撞坏了,她很难过,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

        “对不起啊,改天我赔给你一台,”说完陈锦山指着陈涣,声调不自觉的又拔高:“都怪这混蛋,他要是不搞偷袭我会......”

        “嘘~”陈涣与陈燃又赶紧一起嘘陈锦山。

        陈涣小声道:“你才混蛋,你以为那是市面能买的到的么?你特么的把小贝的心血全毁了。”

        孟小贝一阵心痛却不好发作,只得小声道:“没关系,没关系,我再重新设计一台。”

        陈涣低声说:“那是独一无二的,人小贝专门给阿燃量身设计的,你看看你,陈锦山,你都做了什么?”

        陈锦山压着嗓子道:“谁让你们把电脑放在客厅里的?”

        孟小贝对陈家叔侄几个深感无语,小声说:“这一切可以结束了吗?我太困了,现在只想上楼睡觉去。”

        陈涣朝陈锦山低声道:“你不通知大家,突然的跑回来也就算了,到底是因为什么,要半夜三更找我大闹。”

        陈锦山小声道:“因为我有病啊。”

        陈燃望望二楼,小声说:“这样吧,你俩的事情,明天找个时间再好好聊清楚,现在,我建议大家不如先去睡个觉,可以吗?”

        孟小贝赶紧应和:“对对对,先散了吧,有什么恩怨,咱们白天再解决。”

        陈锦山想了想,沉声道:“陈涣,你去书房打地铺。”

        陈涣小声说:“凭什么?你以为你辈份大一级就是一家之主啊?现在的一家之主是阿燃。”

        陈燃生怕两人又打起来,赶紧道:“好了好了,阿涣,我让保姆在书房开个折叠床,走吧。”

        说完又看看陈锦山,小声解释:“秋琳姐和阿涣没睡一间房。”

        陈锦山小声说:“这我不管。”

        陈涣低声道:“你也管不着。”

        “咳咳......”陈燃说着朝陈涣做了个手势,意思是出一万元,买他现在闭嘴。

        陈涣马上说:“行吧,我去书房睡。”

        陈燃拍拍手,大家都很满意,于是起身,一起上二楼。

        两个保姆深呼一口气,这才开始收拾满地的残碎。

        “穷奢极欲,”陈锦山一边上楼梯嘴里还在念个不停,“穷奢极欲。”

        陈涣一脸不情不愿,进了书房。

        陈燃和孟小贝简直被折腾得筋疲力尽,陷在二楼休息区的沙发上,陈锦山也坐在一边,喝了点冰水。

        陈燃取来药箱,给陈锦山处理伤口,药棉扫过他脸上的刮痕,陈锦山“嘶”了一声。

        “好了,关系不大,”陈燃说,“明天洗脸别沾着水。”

        “你应该听老爸的话,去学医多好,”陈锦山说。

        陈燃:“我学了啊,正宗的医学博士,如假包换。”

        “......”陈锦山哑然,沉默了一下又说,“你去睡吧,我再坐会儿。”

        陈燃便随着孟小贝起来,进去房间,孟小贝整个一下就倒在了床上,疲惫地出了口气,陈燃坐在她边上,抓了抓她的头发。

        “见面就开打,你们家人全都有病,”孟小贝说。

        陈燃:“现在知道我的病算轻的了,对不起,把你的‘试验品’撞碎了。”

        “还不是做来给你的。”孟小贝说。

        “改天你再给我做个更高级的吧,那台机器修起来太麻烦了,我再重新购置一批新的元器件,反正有些零件已经更新换代了。”陈燃说。

        “穷奢极欲,”孟小贝说,“让你叔叔知道,肯定就是这句,你别操心了,我可以修起来。”

        “真是个会持家的好媳妇,”陈燃躺下去,抱着孟小贝亲了一口,“太累了,我不想动了,今晚就躺这里行么?”

        “当然不行,”孟小贝推开他,又给他看看时间,示意他赶紧走人,没剩几个小时可以睡觉了。

        “我又不会吃了让你,我保证什么也不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