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367章 鸡犬不宁

第367章 鸡犬不宁

        半个小时之后。

        水榭花都突然灯光大作,响起一阵骚动。

        “叔叔你冷静点!”陈燃与孟小贝一身睡衣,追上三楼的楼梯,陈锦山拿着一根不知道哪里拆下来的木棍,大概是一楼小花园里围草坪的栅栏,气势汹汹的杀上了三楼的客房。

        “我天,锦山叔叔!”陈燃呼喊道,“已经快凌晨两点了啊,邻居们会骂死咱们的。”

        陈燃好说歹说要劝陈锦山,孟小贝却怕他被暴怒的叔叔误打了又不敢还手,马上拉着陈燃,示意他别管了。

        陈锦山怒吼:“开门开门,陈涣你个你混犊子,给我滚出来!”

        陈锦山穿着浴袍拖鞋,抡起拳头敲打着陈涣卧室的房门,见半天没有反应,又后退两步一脚踹向房门,房门发出一声巨响,紧接着又是一记木棍敲了上去。

        “给他打电话,让他从窗户沿着水管爬下去逃生吧。”孟小贝朝陈燃道。

        “秋琳姐呢?在他房间还是在哪里?”陈燃问,“陈涣开门躲不过了。”

        孟小贝:“你叔叔不敢把秋琳姐怎么样吧?需要报警吗?”

        陈锦山急怒攻心,一时居然没想起自己脖子上挂着的那个吊坠,转身怒吼道:“这是我的家,我的房子,你们报警看看。”

        陈燃:“叔叔别这样,都凌晨两点多钟了,有什么事不能明天说吗?”

        陈锦山突然想起来了,伸手一掏吊坠,嘀开了房间的指纹锁。

        陈燃心想……完了。

        陈锦山推门进去,里面漆黑一片,陈涣手里拿着一条长围巾躲在门背后,从陈锦山身后一套,突然将他制住。

        陈锦山:“畜生!你这毛都没长齐的畜生!”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陈涣也大声喊着。“你当初还不是一样,拍拍手就走人了,这些年你有为家里做过哪一件事情?”

        陈锦山大怒:“要不是老子,你能睡在床上数钱?当初的水晶石,怎么说也是差点就上市的公司,你的那些手段,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你定是使了什么诡计才会将公司至于那种境地。”

        陈锦山用力挣脱出陈涣的束缚,两人顿时扭打起来。

        陈锦山虽然是陈涣的叔叔,但实际只比陈涣大四岁多,陈涣从来没拿他当叔叔看,两人更是因为何秋琳的事情,互相都看不顺眼。

        陈燃:“别打了,让邻居听见了,还要不要脸?”

        l:“右边的邻居家里,女主人正在阳台伸着脖子往外看,估计正在考虑要不要报警?”

        “都给我住手,”陈燃也叫了起来,凑过去拉架,一不留神就挨了一拳。

        孟小贝找到房间的开关,把灯点亮。

        陈锦山看到了陈涣手里的围巾,马上知道自己遭了暗算,一个前翻,将陈涣甩得飞出去。

        “要打出去打,别在我家里打!”陈燃马上上去扯开他俩。

        陈锦山穿着浴袍,按着陈涣就揍,陈涣则抱着陈锦山的腰,把他推到墙角。

        陈燃喊道:“别撞倒陶瓷罐!那可是秋琳姐带过来的宝贝!”

        孟小贝应和道:“秋琳姐呢?你们别把秋琳姐给引出来了!”

        这间客房原本是陈涣住着,陈秋琳从北都过来之后,陈涣将房间让出来给她住,自己重新收拾了一间客房。

        陈锦山回来后,直接占领了那间客房,陈涣回来发现客房住了人,于是暂时在陈秋琳房间歇歇脚,打算晚上在客厅的沙发将就一晚,明天再让人把书房收拾出来。

        此时陈秋琳估计正在洗手间里,哗哗的水声掩盖了不少吵架的声音。

        陈涣一听,连忙跑出房间,一阵风似的跑下一楼,陈锦山紧跟着追了下去。

        孟小贝与陈燃也跟着跑了下去。

        一楼的客厅里顿时一片混乱。

        陈涣怒吼道:“我做什么关你屁事!许你甩人,不许我谈恋爱吗?一回来就想打架!”

        陈锦山与陈涣没说两句就又打起来了,这回陈涣占了先机,抓着陈锦山的肩膀将他推到沙发后面的书架。

        陈燃和孟小贝赶紧过去扯开他俩,一个拽着陈锦山,一个扯住陈涣。

        陈锦山挣扎时不小心一肘撞在陈燃脸上,孟小贝赶紧放开陈涣过去看陈燃。

        茶几、书架,全部撞得乱七八糟,陈涣趁着空档抄起餐椅,一下砸在陈锦山背上,陈锦山将液晶电视从墙上掀下来,毫不留情地砸在陈涣身上。

        改用投影仪之后,(家里的电视一直闲置了好几年。)

        陈涣挨了一记,闷哼一声,紧接着一脚踩到茶几上,拉开格斗架势,旋身扫腿。

        陈锦山却一式军体拳,把陈涣揍倒在沙发上,再锁住胳膊,拖着他来了个过肩摔。

        直接把陈涣掼出去两米,撞在地板上,发出惊天动地的声响。

        家里的两个小保姆此时已被惊醒,披着睡衣从工人房里出来,站在客厅的一侧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幕。

        孟小贝组装了一半还未完工的一台“试验品”瞬间化作了牺牲品。

        她眼睁睁看着陈燃的大哥被他的叔叔抡出一道弧,直接砸在那台“试验品”上,孟小贝好不容易组装了一半的创意电脑,顿时砸得稀巴烂。

        “没关系,我再给你买一批零件,你爱怎么装就怎么装,”陈燃立即道,“让他俩打,打完就好了,你千万别插手。”

        孟小贝气疯了,一时难过得要死,陈燃把孟小贝拉到怀里拍了拍背。

        孟小贝却实在气不过,挣开陈燃,上前去朝着俩人怒吼道:“都给我听着,打完给我把电脑复原了,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陈锦山与陈涣哪里听得到她的声音。

        陈锦山推着陈涣,从客厅打到厨房,揪住陈涣的衣领,在冰箱上猛地撞了几下。

        孟小贝注视着两人,发动念力,操控起双开门冰箱。

        陈锦山和陈涣被突然打开的冰箱门推翻在地,两人都懵了,也来不及细想冰箱门怎么会自动打开?

        而且冲击力还如此巨大?

        是无意中触碰到了什么按键?还是被哪个智能ai操控?

        何秋琳这时终于从楼上下来了,打着披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的从楼梯上走下来,拧着秀眉:“这深更半夜的,你们干嘛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我嘞个去!抄家啊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