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365章 这也不是,那也不对

第365章 这也不是,那也不对

        “这是原来那套房,”陈燃小声回答,看起来老老实实的样子。

        小时候一直是陈锦山带着他,他对陈锦山的感情甚至超过老爸陈景添。

        陈锦山与陈开来一样,都崇尚极简主义,两人虽然不差钱,却将勤俭节约的精神贯穿的很彻底。

        “你到底赚了多少钱要这么大手大脚地败家?”陈锦山看着家里的陈设连连摇头。

        陈燃:“......”

        孟小贝:“......”

        陈燃与孟小贝一起看着茶几上的鸭脖与卤菜,一张纸巾摊开着,上面放着几块骨头。

        陈锦山走到一旁,把鹩哥喝水的一个瓷盆拿起来看看,盆底的印章彰显着它的身份:产自宋代官窑。

        他用手敲了敲说道:“给鸟喂食的盆子居然是个古董。”

        鹩哥吓得语无伦次,古董…...古董...…的叫了两声,拍着翅膀飞到了客厅的吊灯上。

        “这个碗是秋琳表姐带过来的,”陈燃说,“她很喜欢这只鸟,鹩哥喊了她几次美女之后,她就把瓷碗赏给它当作饭盆了。”

        陈锦山:“......”

        一听是陈秋琳干的,陈锦山马上止住了这个话题。

        陈锦山用手整理了一下松垮的浴袍,浴袍里面只穿了条内裤,头发已经有点长了,眉毛粗犷不羁,两个腮帮子布满胡茬,刮的不干不净,颧骨略高,长得与陈氏兄弟毫无相似之处,活像一名旧时的岛国浪人转行当了男模特。

        陈燃心想家里的武士刀幸好收到了储藏室,这要是让他拿在手里,不用化妆就能拍电影了。

        陈锦山在客厅里走了一圈,依次打开灯一边走着一边敲敲这个,摸摸那个。

        把墙上的挂画、柜子上的摆件与地上的花瓶都过了一遍,说道:“陈小燃,你告诉我,我离开之后,你都过得是什么日子?家里的书架和书柜呢?都到哪里去了?”

        “放到三楼的储藏室去了。”陈燃说,“这里翻新改造过两次,后来就干脆没搬下来,叔叔您不要激动!您喜欢的话我让人再搬出来就是。”

        陈锦山用吊坠“滴”了一声打开一个陈列柜,数着里面的珍藏酒:“我就靠了!八二年的拉菲、国宴用的茅台......

        你们为社会为国家创造了多少价值?做了多少贡献?喝得比高官还好!每天在家这么逍遥自在、花天酒地,简直是恶俗恶俗……”

        陈燃:“......”

        孟小贝:“......”

        “你这身花了多少钱买的?”陈锦山用手指弹了弹陈燃身上的阿玛尼西服套装。

        “我真没想到,这种拜金主义的画面,会出现在我的家里。

        中不中洋不洋的,挂上几个洋名字就卖好几十万,纯粹就是来骗钱的,你的智商呢?

        以为穿成这样就是混上流社会?你们崇洋媚外太恶俗了!”

        “参加李叔叔家的庆典才穿的。”陈燃解释道。

        “你看你戴的什么表,你怎么变成这样了?”陈锦山抓起陈燃的手腕晃了晃,积家表在灯光下闪着亮眼的光芒。

        陈锦山又走到卧室的门边,两人无奈只得跟着过去,像两个犯了错的小孩正接受家长的批评教育。

        陈锦山用吊坠一刷,进陈燃的房间如入无人之境,吊坠再一刷,开了衣柜,朝下一拉,满柜闪闪发光的名表。

        “你告诉我,”陈锦山说,“这得有上千万了吧?你们就只能靠这种消费主义,来证明自己的人生价值吗?我特么的要吐了!”

        他一转身,走到一侧的陈列架,取下那个好几斤重的金手掌,掂了掂,翻到底座,看到“999纯金”的字样后大呼:“居然是实心的,没想到你还兴这一套,简直俗到令人发指。”

        “俗不可耐!”陈锦山又回了客厅,坐下继续喝他的酒。

        沙发旁放着一个破旧到颜色发白的黑色背包,陈锦山低头继续叨唠,“party、聚会、交际应酬、游玩享乐、纸醉金迷,我以为这些都只是电影里的惯用元素,没想到居然成了我家里的常配!”

        陈燃与孟小贝同时深吸一口气。

        陈燃说“我错了,叔叔,对不起。”

        陈锦山:“你说说看,错哪儿了?”

        陈燃:“......”

        陈锦山在他的记忆里还是那么朴素和耿直,与陈锦添的爱慕虚荣截然不同,陈燃第一眼看见他,就知道是他,再没有别的人了。

        他离开的时候,陈燃才十三四岁,陈燃曾经期待过叔叔会带着礼物突然回来,却在漫长的时光磨灭下,最终淡忘了这期待感。

        如今陈锦山出现得猝不及防,这场面却十分喜感。

        陈燃突然笑了起来,说“你回来了,叔叔,我好想你,能不能别教训我了,你还没没有好好看我一眼呢。”

        孟小贝在一旁叹了口气,应和陈燃道:“是啊,叔叔,欢迎你回家。”

        陈锦山一怔,想了想觉得也对,叹口气道:“算了算了。”接着摇摇头,看着孟小贝道,“你都长这么大了,梁小颖,我差点不认识你了,你爸妈没有让你去国外取经?”

        孟小贝:“我不是梁颖。”

        两人尴尬沉默了几秒。

        陈锦山皱着眉头,将目光落在陈燃脸上,问:

        “你结婚了?”

        “没。”陈燃说。

        “那这位是......”

        陈燃这才想起,还没有给他们介绍一下,他拉了拉孟小贝的胳膊,“她叫孟小贝,我女朋友。”

        陈锦山看看孟小贝,对方还穿着北都大学的校服,眉头又皱了皱:“你还是个学生吧?”

        孟小贝观察着他,嘴里不以为意地回答:“没错,今年刚刚大一。”

        “读书的年纪,只需要好好念书就够了!”陈锦山说。

        陈燃:“她的外公叫赵穆青,是孟叔叔的女儿。”

        “赵叔的外孙女?”陈锦山一愣,转过身重新又打量了一番孟小贝,眼神里透着些许怪异,“你外公......他还好吧?”

        孟小贝:“不怎么好,每天都靠药物维持生命。”

        “哎,也是个怪脾气的老头,”陈锦山叹息了一声,“当初若不是你外公,我父亲也不至于......”

        孟小贝:“怎么了?”

        陈锦山话到嘴边卡住,想了想又说:“他俩是影立方智能ai的鼻祖,后来因为理念不同,大吵了一场,从此各分东西,影立方也因此解体。”

        陈燃起身去冰箱拿了点鱼罐头和芝士,打开给陈锦山下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