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364章 不速之客

第364章 不速之客

        军训结束之后,正好是周末,陈燃请孟小贝在碧海晴天的西餐厅改善一下伙食。

        李博豪与梁颖庆典结束之后就回了南都。

        陈涣与何秋琳一直在北都逗留至今,等着与陈燃一道回去。

        陈燃开着车在前往碧海晴天酒店的路上。

        l忽然在陈燃的耳机里说道:“陈燃,我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南都那边,水榭花都的家里,家庭控制系统和报警系统,一起被瘫痪了。”

        陈燃面色微变:“怎么回事?”

        孟小贝侧头看陈燃:“出什么事了?”

        陈燃:“有人闯进了水榭花都的家里。”

        孟小贝:“张姨和保姆们呢?”

        “张姨趁着这次庆典,请假回老家了,小林随我一起来了北都,”陈燃说,“家里两个保姆,估计也趁着没人出去放飞了。”

        l通过陈燃的手机发出声音:“但我把所有留存在家的核心机密全加了锁,盗贼暂时并未开启你和小贝房间里的电脑。

        最重要的东西小贝都随身携带了一份在笔记本电脑上,盗贼估计起不到什么破坏作用。”

        陈燃顿时有点心神不定,双手不由得握紧了方向盘。

        l赶紧说道:“别担心,我不会让他得逞的。”

        “我们现在就回去,”陈燃心念一转,打转方向盘直奔机场方向。

        “l,”孟小贝说道,“帮我接通李博豪,让他赶去水榭花都。”

        陈燃加快油门,车子在高速路上飞一样的奔跑。

        一边盯着前面的路况,一边思考着家里的事。

        按说水榭花都的安保系统也是做得天衣无缝,居然有人能潜入家里?而且还瘫痪了家庭控制与报警系统?

        现在要报警吗?报警会不会引起更大的关注?

        l:“建议不要报警。”

        “l,”孟小贝按着耳机说,“情况怎么样了?”

        l说:“水榭花都家里所有的监控都被停用了,我现在无法监测到任何动向,不过我可以保证,不管窃贼是谁,都不可能从水榭花都窃走任何数据。”

        陈燃与孟小贝进了机场的候机室,孟小贝在贵宾室坐下,利用等待的这点时间,在膝上摊开随身携带的微型电脑,尝试着连水榭花都的门禁系统。

        结果发现密码被清除得干干净净;

        权限被降成最低级;

        所有摄像头全部失灵了。

        “这到底是谁派去的人干的?”孟小贝说,“胆子实在太大了。”

        陈燃:“对方似乎有备而来,你放在水榭花都的电脑,硬盘里储存了多少资料?”

        l:“我建议你们不必过度紧张,只要入侵者将任何一件电子设备接上网络,我就能立刻进行反向追踪。”

        孟小贝:“核心资料不在水榭花都,但我父亲留下的研究笔记是在的,还好我重新扫描了一份上传到服务器里了。”

        陈燃:“我记得存放资料的电子保险箱挪不走,先不报警,看看情况再说。”

        这段时间,家里雇的保安只留两个人轮流值班看外面的铁门。

        别墅区里增派了人手巡逻,警惕性一直很高。

        这么多年都是这样过来了,陈燃根本没想到会在开庆典的这几天里发生入室盗窃案。

        孟小贝不停的用微电脑进行各种连线尝试。

        “警备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孟小贝说,“对方是先解除了红外系统,从院墙外翻进来的。”

        李博豪带着梁颖正在前往马尔代夫的飞机上,趁着周末,梁颖准备实现一下之前的那个spa愿望。

        接到孟小贝电话的时候刚刚下了飞机在泰国的机场,连忙又取消了行程买了返程的机票。

        陈燃与孟小贝从南都机场下飞机,李博豪与梁颖那边才刚刚起飞。

        前后大约一个半小时,孟小贝与陈燃乘出租车抵达水榭花都的别墅门口。

        陈燃下了车来到家门口,孟小贝走在他身侧,两人仔细检查大门口的门禁,并未发现有什么破坏迹象。

        陈燃于是伸手过去按了指纹。

        指纹还能用,大门“嘀”一声开启,两人悄无声息的进入。

        家中漆黑一片。

        陈燃低头,看见玄关里摆了双破旧的运动鞋。

        两人立即警觉起来,都不去动它,陈燃走过玄关,皮鞋落在木地板上,发出轻轻的声响。

        他稍作停顿蹬掉了脚上的皮鞋,光着袜子走在地板上,一点响动都没有。

        陈燃捋起袖子,走进客厅,随时准备对发现的目标进行突袭。

        漆黑的客厅里,只有沙发那边,微微亮着一束光线。

        一名年近四十岁的男人背对他们,吃着卤菜,喝着葡萄酒,在黑暗里弓着腰面对着膝前的笔记本电脑。

        屏幕发出的荧光照在他的脸上,棕黑色的头发里带着少许白发,络腮胡尚未刮干净,一张历尽沧桑的脸,帅气里透着成熟,活像一名浪迹天涯终于回到家的旅人。

        陈燃与孟小贝站在客厅入口处,静静地看着那名男子。

        那名男子头发半干不湿的,身上裹着一件陈燃的浴袍,很显然刚刚洗过澡。

        他将茶几上的酒喝完了,起身,走到酒柜边上,伸手掏出挂在脖子上的一块四方形金属吊坠,在客厅的酒柜密码锁上刷了一下。

        “嘀”一声,酒柜密码被破解,打开,男子取出一瓶酒,往回走,经过开关附近的时候,顺手将电灯开关按了一下。

        客厅大亮,男子回到沙发,刚要坐下,忽然注意到沙发对面站着两个人。

        “锦山叔叔。”陈燃的声音颤抖着。

        “小燃,”陈锦山也叫了一声,有点迟疑。

        陈锦山离开已经有十几年了,算上最近的一次回家探亲,也已经七八年的时间,

        他的印象中,陈燃依旧是个十来岁的小孩。

        被眼前的男子深情并茂的叫作叔叔,他略微愣了一下,马上认出了已经长成大龄男青年的陈燃。

        陈燃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锦山叔叔?真的是你吗?”

        “家里怎么变成这样了?”陈锦山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穿着一身浴袍,茫然地扫视了一圈装修华丽的家里,朝自己侄子说,“穷奢极欲,简直太穷奢极欲了!这是原来那套房子吗?”

        当初陈开来与陈锦山到南都创办水晶石,同时置办了水榭花都1005号。

        时至今日,里面的装修已经翻新了三次,最后一次是将办公用房复原成住宅,装修的精美程度超过了以往任何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