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355章 演就演全套

第355章 演就演全套

        楼上的赌局散场,陈燃与孟小贝下到一楼。

        “你那些筹码到底耗了多少钱?”孟小贝问,“我看丁弘文激动得马尿都快淌出来了。”

        陈燃淡淡回答:“不到一千万,注意用词,别这么粗俗好吗?”

        孟小贝不以为然,接着问:“那现在准备演什么?”

        陈燃从兜里掏出一支眼药水,递给孟小贝,四下看了眼,开口问道:“陈涣呢?”

        孟小贝也放眼搜了一圈,没找到人,于是戴上耳机,低声道:“l,通知秋琳姐把人引到位置上去。”

        “已经去了。”l说,我早就等得不耐烦了,他们居然将那间房间的所有网络关闭,我联络不到你们,怎么样,你们进行的还顺利吗?”

        “非常顺利,”孟小贝说。

        二楼大厅的空中花园,靠近中间位置的平台上,何秋琳与宋芷芸倚在平台的栏杆正在聊天。

        陈燃与孟小贝来到空中花园的一处偏僻角落。

        陈燃:”尽量逼真一点,要表现出输钱之后,非常难受和痛苦的样子。”

        “我真的觉得这一场戏实在没有必要。”孟小贝说,“而且只有宋芷芸这一名观众,你确定要演?想要效果逼真的话,下手就必需很重的?”

        陈燃咬咬牙:“我认为很有必要,来吧,我承受的住。”

        孟小贝:“我下不去手怎么办?”

        陈然与孟小贝站在一人多高的绿植后面,何秋琳与宋芷云视线暂时看不到他们。

        陈燃坚持道:“前面都演的那么投入,收尾自然也不能马虎了。”

        孟小贝稍稍抬头,将眼药水滴入眼中:“那好吧,给我五分钟,我需要酝酿一下情绪......……”

        孟小贝走到一张茶座坐下,茶座相隔十米距离正对着宋芷芸与何秋琳,陈燃跟了过去,低声道:“这么好的机会,我知道你想很久了。”

        孟小贝瞥他一眼,忍着笑:“我真没这么想过,哪怕再生气。”

        陈燃说:“我怎么记得,有人总扬言要揍我一顿?现在机会来了,快,一次到位。”

        孟小贝很想笑,忍的很辛苦,努力将情绪切换到悲恸档,愤然起身走到陈燃面前,一抬手,“啪!”的一声脆响,陈燃的左脸挨了一记巴掌。

        陈燃低声道:“靠,你居然真打。”

        宋芷芸与何秋琳正聊着天,陈燃与孟小贝上来之后,宋芷芸便注意到了他俩。

        从她的视角,能看见俩人面对面坐着,似乎正在闹别扭,便没有打招呼。

        此时见孟小贝忽然起身走到对方面前,猝不及防的来了一巴掌,宋芷芸的声音顿时停了停。

        何秋琳:“......……?”

        宋芷芸一愣,随即笑了笑,假装没看见,继续跟何秋琳说话。

        从她的位置很轻松就能看到他俩,但她将头略微扭开,看着何秋琳,眼角的余光却飘向正在吵架的二人。

        视线中,陈燃将孟小贝拉到怀中,紧紧抱着。

        孟小贝靠在陈燃肩膀,低声道:“是你非让我打的,我已经控制力度了,不然你的脸肯定得肿,那个……老话不是说吗……打是亲骂是爱。”

        陈燃:“......”

        “你意思……很爱我?”

        孟小贝:“……”

        两人就这么静静抱着,站在二楼的平台花园里。

        宋芷芸与何秋琳聊了会儿,转身离开了。

        陈燃依旧搂着孟小贝:“明天还要参加军训?”

        孟小贝:“当然,没有其他剧本的话,我不打算特殊化。”

        陈燃笑笑:“那早点回去休息,明天的基地野训有点特殊。”

        “怎么个特殊?”孟小贝问。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陈燃只是笑。

        孟小贝:“…………”

        会客室内,李博豪拥着梁颖情难自已,搂着她的腰往沙发上倒下,一只手不老实地摸向她晚礼服后背的拉链。

        拉链开到一半的时候,陈燃与孟小贝推门进来。

        “你们继续,”陈燃说,“我什么也没看见。”继而转身出去,关上了门。

        梁颖马上推开李博豪:“老实交待,我是第几个上勾的猎物?”

        李博豪:“……???!!!”

        “不不不,你把重点搞错了,”李博豪说,“你只需要记住,你是最后一个就行了。”

        梁颖一脚踹开他:“滚,特么给你点阳光就飘的不行了。”

        陈燃与孟小贝的表演还在继续,俩人一起走向下一楼的扶梯,陈燃说:“表情自然点,正常离场。”

        “真是演上瘾了。”孟小贝躲在拐角处的绿色植物后面滴眼药水。

        陈燃先是去朝莱斯特与宋芷芸告别,孟小贝脸上还带着些许水痕,两人都心不在焉的,孟小贝很投入的进入角色,勉强地笑了笑。

        格伦带着丁弘文与莫亦辰等手下站在二楼朝下看,将这一幕收入眼底,目送孟小贝与陈燃离开了宴会厅。

        丁弘文看着他俩离去的方向:“以我对陈燃的了解,他肯定不会干的。”

        “不,他会的,越是表面看似强硬的人,内心就越自卑,”格伦摇摇头,勾着嘴角笑得很肆意:“他的嚣张正是为了掩饰他内心的胆怯。”

        …………

        第二天,孟小贝跟随全班同学以及教官,坐车向野外出发。

        因为接下来的训练涉及攀岩和射击之类,学校不具备训练条件,才转到了野战基地。

        北都大学每年都是在这个时候军训,野外训练通常放在军训的最后几天。

        这次的野外训练地点定在凤鸣山武警特训基地。

        武警特训基地里面的项目对刚刚入学的新生来说,都是比较难得的训练体验,能接触到许多不太常见的极限挑战。

        上午九时许,十几辆大巴载着军训的学生们浩浩荡荡行进在蜿蜒的山路上。

        凤鸣山在北都的远郊。

        这里青山绿水风景秀丽,山下一大片相对平缓的区域被围了起来,里面便是武警驻地,乍一看以为是哪个风景名胜的旅游景点。

        入口处的草坪上立着一块巨石,石上刻着一行醒目的大字“凤鸣山武警训练基地。”

        孟小贝与廖舒玉下了巴士车,看着即将抵达的野战场,廖舒玉心情挺激动的:“听说今天会可以接触射击打靶,我还没摸过枪呢,好期待!”

        到了真正的部队里,班上的学生都很好奇,一个个都在兴奋地讨论着这个话题。

        孟小贝将帽檐又往下压了压,耳朵里塞着蓝牙耳机,步子散漫地走着,对这里的一切并不太在意:“哦~”

        武警特训基地有水泥铺设的操场,也有土场。

        这次的训练是野训,教官们特地选择了土场进行操练。

        这里虽然风景秀丽,四周绿树成荫、有山有水,但他们现在所处的场地一棵树也没有。

        从出发到现在用了一个半小时,现在已经接近十点,头顶着炎炎的烈日,又没什么风,走了不到一会儿,就感觉到四处都热乎乎的气浪翻滚。

        又闷又热,都没怎么运动就一身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