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352章 放低姿态装孙子

第352章 放低姿态装孙子

        “嘿。”孟小贝朝他们打了个招呼。

        估计李茂亨没少做格伦的安抚工作,这家伙现在已经恢复了常态。

        这是李茂亨特意为双方安排的一场牌局,并满足了格伦苛刻的要求。

        想见面聊,就不允许带任何通讯用品,这家伙似乎有意让l无法介入。

        格伦抬眼看他俩进来,面色如常的说道:“二位,我已等候多时。”

        “抱歉,让你们久等了,”陈燃解开衬衣袖口的纽扣,稍稍往上卷起一点,朝荷官打了个响指。

        荷官早已为陈燃换好了筹码,陈燃掏出一叠纸券,放自己座位前的桌上,抬眸示意孟小贝坐下。

        两人对视一眼,孟小贝立马意会。

        心想如果报警指认mdg高管在此处团伙聚赌会怎么样?

        不过这样一来,李茂亨也会受到牵连。

        况且这种酒会后的娱乐就和某些俱乐部一样,玩玩扑克,博点筹码,大佬们有的是规避其被列为赌博的办法。

        格伦朝丁弘文也打了个响指,丁弘文便走过来,牌桌上四个人正好二对二,双方交叉在牌桌坐好。

        荷官发了底牌,格伦聚精会神地揭开一个角看了眼。

        丁弘文朝陈燃与孟小贝道:“两位离开mdg之后,看来过的还挺滋润嘛。”

        孟小贝淡淡一笑:“还好,在mdg的日子里,承蒙照顾承。”

        “哪里哪里,应当是承蒙孟总照顾我,“丁弘文说,”像我这种又蠢又笨的人,估计已经花光了所有的运气,哪里还能谈得上照顾?”

        格伦撇了他一眼,从鼻子里哼出一声耻笑。

        陈燃:“你大人有大量,以前的那些气话,丁总你就不要再记在心上了。”

        丁弘文哈哈笑道:“我要是记在心上,今天就不会跟你坐在一桌。”

        双方尴尬地“冰释前嫌”。

        陈燃勉强地挤出一丝笑意,孟小贝看了都觉得浑身难受。

        今天真遗憾没能让l进来拍录像,否则以后吵架的时候,还可以拿出来取笑陈燃。

        楼下的大厅。

        “嘿!莱斯特!”李博豪朝莱斯特打了个招呼。

        “嗨!豪!”莱斯特向他招招手,他正在一楼的花园里与几名机构老板闲聊,几个人围坐在一张茶桌,嘴里叼着雪茄各自吞云吐雾。

        l跑到梁颖的耳机里说道:“他们闲聊的话题是陈燃与小贝。”

        梁颖低声道:“这几个一看就不是好人。”

        陈涣:“今天晚上参加宴会的所有人,就没有一个好人,包括咱们自己,这个社会是很残酷的,商场上尔虞我诈,做好人还怎么赚钱?不要到头来被啃得连骨头都不剩。”

        梁颖边走边点了点头:“嗯……好像有点道理。”

        三个人走到茶桌边。

        李博豪跟众人点头示意,开口介绍:“各位今晚玩的可否愉快?不周之处请多多见谅。”

        众人纷纷表示感谢和满意。

        “介绍一下,”李博豪拉着梁颖的手,“这位是我的’新’女朋友。”

        梁颖:“咳咳......!”

        莱斯特与李博豪早就熟识,知道李家少爷是个花花公子,不禁哈哈大笑。

        李博豪寒暄几句之后,示意莱斯特随他去室内聊聊。

        莱斯特便朝众机构负责人点头道失陪,与李博豪、梁颖、陈涣一起进了一楼原本自带的西餐兼咖啡厅。

        坐在咖啡厅要比楼上的赌局轻松随意多了,几个人要了四杯饮料就坐下来聊天。

        陈涣懒洋洋地靠在沙发背上:“莱兄一向可好?”

        “承蒙大家关照,我很好,”莱斯特说,“听说你在曼哈顿待了好几年?”

        陈涣无奈笑道:“结果好不容易回来,发现后院起火了。”

        两人相对大笑,莱斯特哈哈哈地笑着,眼里却带着一丝精悍的目光,看看李博豪,再看梁颖,似乎明白了什么。

        楼上的赌局。

        格伦一边出牌,一边想着如何刁难陈燃:“陈燃,要我提醒你一下么,你的竞业时间还没有到。”

        他手指挟着一根烟,胳膊懒洋洋的支在牌桌上,语气漫不经心:“要不是你那位律师兄弟在底下搞小动作,现在你铁定要吃跨国官司。”

        陈燃看着手里的牌,没有回答他的话,接过莫亦辰递给他的酒,礼貌地点了点头。

        孟小贝:“陈燃现在不过是个半退休状态的闲人,给我当当顾问而已,我才是影立方的老板。”

        “你俩蛇鼠一窝,你们想怎么做怎么说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格伦开牌,众人纷纷开牌,莫亦辰过来将筹码收到他们那一边去。

        陈燃看了孟小贝一眼,孟小贝表情漠然,这牌打的实在憋屈,她已经很努力地在给格伦与丁弘文输钱了。

        而看旁边丁弘文的表情,一大堆的筹码被挪到他眼前,他有点抑制不住的激动,就是还不知道这么一把下来输赢是多少。

        陈燃依旧一脸的淡定,他今天的牌很好,努力地将一手好牌打烂,正在把钱慢慢地输给格伦。

        格伦:“你别误会了,我完全是为了你好,才将总部的意思透露给你。”

        陈燃:“看来我的离开,对总部的伤害实在太大了。”

        “老查尔斯要退休了,”格伦说,“是董事会对你意见很大,你被当作了炮灰,我很纳闷,陈燃,你就一点儿也不感到担心吗?”

        陈燃没有说话。

        孟小贝适时的补上一句:“他哪有不担心,那个时候,陈总只是一时冲动,现在想起来也有点后悔。”

        陈燃不置可否,看了眼丁弘文。

        丁弘文盯着眼前堆成小山一样的筹码,眼睛都不会眨了,这辈子从来没有这样赢过钱,整个人正处在无法抑制的兴奋当中。

        孟小贝瞥了他一眼,忍不住嘲讽道:“丁总要不要……先到沙发那边休息一下?”

        言外之意是问他:要不要先去数一下钱?

        “不用不用!”丁弘文马上说,“我不累!”

        陈燃在桌下稍稍以脚一碰孟小贝,示意她别闹。

        孟小贝于是继续回到角色中:“之前在mdg上班的时候,我也提醒过陈总,不要意气用事,即害了自己,又害了一帮盲从的mdg老员工。”

        格伦听到这里终于哈哈大笑起来。

        陈燃继续沉默着,用手摸了一把脸,端起酒杯“咕咚”一口下去,随便孟小贝怎么埋汰他。

        旁人只当他是借酒浇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