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351章 暗流涌动

第351章 暗流涌动

        “办的怎么样了?”刘雨昕问。

        “挺顺利的,人家把我情况都记录了,表格也给我了,我下午就去居委会看看怎么开证明,”石头兴奋得牙都有点儿哆嗦,“你说,要让我填名字的话,就叫石头吗?”

        “你想填什么都行,刘石头也行,”刘雨昕笑着说,“这个可以慢慢想啊,又没让你现在就写吧?”

        “先想着啊,还有生日,我可以估计个年份,具体日期我也想好了,”石头说着又忍不住笑了,他打算把生日定在孟小贝与陈燃在北郊荒地救他的那天。

        给刘雨昕打完电话,石头上了车,赵哥看了看时间:“现在居委会也下班了,先去吃点儿东西吧?下午再去?”

        “嗯,”石头想了想,“我带你们找个干净点儿的地方,这片儿……我熟。”

        “行。”保镖仨哥异口同声的答道。

        赵哥又笑着说:“那你给我们指路。”

        ......

        北郊的葡萄园。

        几辆警车停在院子里面,警局的郑队长带着一个小分队正在对这座酒庄进行搜查。

        此时的葡萄园,正值葡萄成熟的季节,串串紫色葡萄晶莹剔透的挂在繁茂的藤叶间,一行行、一排排绵延不绝爬满山坡。

        酒庄里平日身着黑色衣服的“鬣狗”,此时全部化身为农场工人,穿着工装,系着围裙,将一筐筐葡萄抬进酒庄的后院的工坊,忙的不亦乐乎。

        “郑sir,我们是正经生意人,“酒庄老板弗雷德彬彬有礼道,”我们不远千里来到贵国,不惜重金承包这家农场已经将近十年,当初这里是那么萧条,整个山坡荒芜一片,你再看看现在的景象,多么繁华似锦。

        所以我们的名誉和信用是接受过时间检阅的,你对我们的怀疑令我很受打击。”

        郑队长:“我们是接到举报,弗雷德先生,有人看到贵庄疑似从事不法勾当,当然,我也希望这不是真的。”

        “这当然不是真的,”弗雷德摊开双手,“一定是有人恶意中伤,郑sir,你有所不知,商业竞争中用这种污蔑和诽谤的手段是很可耻的,希望你能明鉴是非。”

        marina系着围裙,端着一盆洗净的葡萄,微笑着从后院走来,到处请人品尝丰收的果实。

        酒庄里来来往往的人,除了工人,还有不少驱车前来摘葡萄的游客,见到警察在这里搜查,都停下来驻足观望。

        郑队长说归说,执法过程丝毫不留情面,和他的手下将酒庄里里外外搜查了一遍。

        并未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

        他收到的举报,仅仅是石头的一面之词,虽然心里也认为此处可疑,却并未抓到任何实质性的证据。

        一行人在这里连搜查带盘问忙乎了一个下午,最终无功而返。

        入夜,弗雷德举着一个手灯,打开他卧室的床铺,进入到一个隐蔽的地下空间。

        “101,这里已经被不安全了,你们今晚就离开。”弗雷德扔给地窖里的人一把密匙,“去d国,我的手下会在那里接应你们。”

        弗雷德的手下遍布全球,他能记住名字的仅限于身边的亲信,大多数人都被他按编号称呼。

        秋叔从地窖的一把椅子站起来,看着弗雷德从入口走近。

        大锤颤颤惊惊站在他身后,见到弗雷德,一扫从前那种跋扈,眼里具现的是前所未有的惊恐。

        “是,”秋叔接过密匙,“我知道,你可能不相信我了,弗雷德大人,但我还是想提醒你一句,孟小贝极有可能就是你想要找的人。”

        “何以见得?”弗雷德背对着他俩,听到这里转过身来。

        秋叔拿出一个箱子,里面装满了干冰,他伸手从里面刨出一支医用试管,不紧不慢地说道:“这里面装的是孟小贝的血液,这次去d国,正好可以拿去实验,她是不是你要找的人,很快就可以见分晓。”

        这支带血的试管,正是孟小贝遭遇车祸那次,秋叔派人从恒雅医院验血处弄到的。

        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他现在才拿出来。

        不愧是只老狐狸,不到生死关头不会祭出杀手锏。

        他很清楚,这个时候如果没点有价值的东西,很可能暴尸荒野。

        弗雷德盯着试管瞳孔微缩,伸手去拿,曹汉秋很随意的递给了他。

        “这样的试管我一共有十支,只有一支是孟小贝的血液,

        如果我不能安全抵达d国拿到属于我的‘货物’,你大概得不到真正的血液。

        你知道的,孟小贝现在已经提高警惕,她的血可不是那么好弄了。”

        弗雷德面色阴沉,盯着他看了几秒之后,转而桀桀冷笑了几声,伸手拍拍曹汉秋的肩:“放心,秋,答应你的事,我一定会做到,你是个聪明人,我正需要你这样的帮手。”

        ......

        北都碧海晴天酒店,李博豪家家的股票摘帽庆典。

        李博豪与李茂亨穿梭在宾客间,应酬完第二轮。

        孟小贝进了三楼更衣室,将晚会的礼服换下,陈燃在外头敲了敲门,看了眼表,晚八点过两分,时间已经到了。

        李博豪也换了身衣服出来,陈燃又看了眼表。

        “不用担心,”孟小贝安慰李博豪,“她应该不会介意你有多少前任的,另外,她只是被沙拉酋那边的姑妈认做女儿,你依然可以大胆的追求她,成功了之后你可就是沙拉酋的驸马爷了。”

        “那这是不是意味着......”李博豪犹豫地说,“我追求她的难度越来越大了?”

        李博豪今天明显不在状态,垂头丧气的。

        陈燃带着孟小贝,穿过二楼走廊,来到一个包间前。

        包间的外面站着两名身穿黑色西服的保安,手持电子设备检测仪,检查过两人全身,l在耳机里说:“加油,小贝。”

        孟小贝摘下耳机,取出手机,一起放在一个垫着天鹅绒的盒子里,陈燃也交出了手机。

        保安请两人确认过,盖上盒盖,锁好。

        两人进了第一道门,第二道门前又有一名门童,为他们开门。

        里头是一张牌桌,格伦拿着一杯红酒,坐在牌桌前。

        丁弘文、莫亦辰,以及两名mdg的中层坐在一旁小沙发上,一脸漠然地喝着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