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347章 这家伙口无遮拦

第347章 这家伙口无遮拦

        陈燃、孟小贝、李博豪三个人端着酒杯向格伦走了过去。

        ”嗨!格总!别来无恙啊!”李博豪满脸堆笑,轻松自如的跟格伦打起了招呼。

        孟小贝心想李博豪真是太适合这种交际场合了,举手投足间谈笑风生,在会场各色人等中游刃有余。

        最关键脸皮够厚,上回将格伦怼成那样,现在见面还能若无其事,半点不尴尬,把脸一抹当场就能进角色里去。

        她和陈燃就感觉很难。

        格伦朝他不怀好意的举了举杯,“嗨,豪。”

        格伦的周边站了五六名高管,孟小贝扫了一眼,全都认识,mdg的老员工。

        “嘿,大家近来可好?”孟小贝朝他们打招呼。

        李博还热情地搭了搭丁弘文的肩:“哟,丁总监,好久不见。”

        丁弘文只好陪着笑:“好久不见。”

        格伦:“你们的人工智能开发得如何?我觉得软件产业得跟时间赛跑,毕竟稍不留神就更新换代了,很容易被淘汰。”

        “嗯。”陈燃应了一声。

        l:“这家伙在想尽一切办法羞辱和激怒你们,好让你们在大庭广众之下出丑,小贝,千万别上他的当。”

        孟小贝笑笑:“多谢关心,我们拥有最顶级的技术员,正在紧锣密鼓日新月异的开发。”

        格伦嘴角一抽,眼睛瞥向马天磊与高谦,心下也暗暗惊叹,这俩个奇才怎么会看上影立方这个刚刚起步的小公司。

        高谦与马天磊:“谢谢提醒。”

        格伦却带着嘲弄的笑容说:“我想我这人比较保守,你们知道么?在我们的国家,如果碰上同性恋,以前的做法通常都是直接吊起来烧死。”

        高谦与马天磊嘴角抽搐了一下,捏着拳头有点想冲上去揍他一顿,被李博豪与陈燃用眼神制止。

        孟小贝淡定地看着格伦,尽量展现出迷人的微笑,想了想说道:“那真是太可怕了。”

        李博豪也赶忙应和:“是啊,这是旧时代摒弃的行为,幸好他俩活在现代。”

        话题陷入僵局,陈燃赶紧救场,举着酒杯与格伦碰了碰:“格总,借着今晚的吉时,何不摈弃前嫌,共创未来。”

        “是啊,大家摒弃前嫌,”孟小贝朝格伦道,“对于那天说出过激的言辞,我感到非常抱歉。

        陈总经常教导我们,羞辱他人,就是羞辱自己。”

        l:“他掀翻咖啡机的时候,我让滚烫的咖啡溅到了他的脸上。”

        格伦感到有点意外,对方居然没有生气?他怀疑地端详眼前的这帮人。

        按照剧本的编排,孟小贝这会儿必须尽量放低姿态,服软。

        她认真地伸出手与格伦握了下,说道:“请您务必不要和我们一般见识,我们恳求您的原谅。”

        格伦面带嘲讽之色,继续抓住这个话题羞辱:

        “昨天晚上,我听到一则关于米国那边的新闻,一位勇士闯进了gay吧,用刀捅伤了好几名同性人士,你知道他们有多伤风败俗吗?搂在一起跳贴面舞!

        真是大快人心啊?可惜我没有亲眼所见,否则我一定让人多送他几把刀。”

        现场所有人都噤声了。

        气氛当即冷场,没有人接他的话题。

        孟小贝使劲的给高谦和马天磊使眼色,示意他俩不要中了格伦圈套。

        l立即跑到高谦的耳机里说道:“如果你现在冲上去将格伦揍一顿,接下来的时间里,你们会变得很被动,原本站在道德制高点的你们会因为打人而受到四面八方的谩骂与攻击。

        你和马天磊会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我想你是个聪明人,不会因为别人的一句挑唆就跳进圈套。

        如果你能忍住一时之气,我有办法让他为这句话买单。”

        高谦:“…………”

        格伦没有看到预想中对方失控的画面。

        陈燃明显给大家做足了功课,孟小贝与几名骨干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接受格伦的冷嘲热讽。

        一群人尴尬的面面相觑,幸好这个时候场内的音乐停下,大家暂时被乐队吸引了注意力。

        “宴会之后,希望咱们能够进一步沟通。”陈燃亲切地说,然后牵着孟小贝的手离开,其他人也各自散去。

        孟小贝和陈燃走向舞池的方向,何秋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大厅,俩人经过她身边时,示意她收敛一点。

        何秋琳与莱斯特站在那尊玉雕前面,正试图让他将头钻进玉璧中间那个圆孔。

        何秋琳想方设法地捉弄莱斯特,凭着她对古玩的丰富经验,笑着对他做着各种示范。

        莱斯特已经被骗得有点跃跃欲试,他弯下腰把头对准那尊中国龙玉雕的中心点,照着那个圆孔,边试边笑。

        如果何秋琳或者谁突然从后面推他一把,估计莱斯特今晚只能在脖子上套着一条中国龙,提前离场,四处找人帮忙,切开这这块玉璧。

        “快去把秋琳表姐从那里弄走。”陈燃经过陈涣身边的时候,朝他扔下一句话,“莱斯特今晚还有作用。”

        陈涣今天穿的西装革履,非常正式,一身名牌上身,立即恢复了贵公子的气质。

        俊朗程度和陈燃不相上下,如同一个模具做出来的两个产品。

        只不过,陈燃的气质趋向于沉稳,而陈涣的眉眼间更多了几分风流倜谠的味道。

        陈燃给他扔下话的时候,他端着酒杯的手一顿,跟身边的人笑着聊了几句,便若无其事地转身去拿盘子,装了几样点心朝何秋琳走去。

        l在孟小贝耳机中说道:“格伦这个蠢蛋口无遮拦,这种带有歧视性的话也敢当众乱讲,我昨天也关注了米国的新闻,我怎么没看到有什么酒吧血案。”

        孟小贝:“这是他为了激怒我们,胡编乱造的。”

        l:“我已经将他所说的每一句话录了音。”

        孟小贝:“干得不错……我们可以剪辑一下,到时发布出去,够他那个议员老爸喝一壶的了。”

        l:“这是他作死的第一步,看来这个格伦,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以对付。”

        孟小贝:“没错,我们现在的目的,就是要让他无限的膨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