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345章 李家的股票摘帽庆典

第345章 李家的股票摘帽庆典

        孟小贝回来后,崔雪曼坐在床上惊呆了。

        她凭着本地人的优势和家里的背景,在这届新生当中算是红人。

        刚刚那个学生会成员来干什么?请孟小贝进学生会?

        站在门口等了她半天?还被她拒绝了?

        她是不是傻?

        孟小贝对她们提出的疑问的回答还是这句,“不可以吗?”不带一点情绪。

        她往后倒在椅子上,头发被小风扇吹着飘散起来,伸手往桌子上一指,书架上的一本漫画杂志瞬间就到了她的手里。

        快到无人能看清。

        孟小贝拿着漫画书上到床铺,见廖舒玉和刘曦依旧用一副怀疑人生的眼神看着她,于是耐着性子解释道:“学生会有什么好的,事多人杂,麻烦。”

        这话当然是一边开公司一边上学的大忙人徐浩宁跟她说的。

        徐浩宁在她来学校之前,就以过来人的身份给跟她讲过一些学校的事情。

        孟小贝说完,不再理会她俩,靠在床头翻看漫画杂志。

        廖舒玉和刘曦面面相觑,忍得手脚并颤。

        这姑娘脑子是不是被什么夹过了?

        要不要集体群殴她一顿?

        对床的崔雪曼,面色由惊讶转为僵硬,她一直默默地看着。

        她谁呀?

        狂成这样?

        崔雪曼满脑子都是狐疑,入学以来她还从未遇到比她还拽的人。

        也许是因为家底优渥从小含着金汤勺长大,再加上她自己也比较争气,崔雪曼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睥睨众生的存在,没将这些刚刚入学的新生放在眼里。

        ……

        北都四季分明,八月一过,秋意便在一个多雾的黎明遛来,它踮起脚尖,染红几片叶子,然后在层层叠叠的城市山林掠过。

        凉风不经意间扫去了夏末最后的一丝燥热,带来了些许清爽和惬意,这大概是北都城市最喜欢的时节。

        周六的早晨,孟小贝在紫薇公寓被陈燃打过来的电话唤醒。

        今天是参加宴会的日子,她破例请了一天假。

        霸道总裁一大早就驱车到了公寓。

        孟小贝打着哈欠,还有点迷迷糊糊,站在镜子前,不时看看陈燃。

        陈燃今天一身正装,深蓝色的阿玛尼的西服显得人愈发修长笔挺。

        孟小贝换上衣服,西裙修身,浅蓝色的短上衣身后勾勒出曼妙身姿。

        她知道今天对他们来说都很重要,需要与格伦进行正面交锋,陈燃显得很淡定,半点没有异常。

        “你在想什么?”孟小贝侧头问。

        陈燃正伸手给孟小贝整理头发,听到声音看了她一眼:“我在克制自己。”

        孟小贝:“???”

        陈燃彬彬有礼道:“克制自己不要乱来。”

        孟小贝:“.........”

        又是那个招牌动作,陈燃用双手扳过她的双肩,两人四目相对。

        临出发前又上演了一出激烈拥吻。

        “这是那天晚上你欠我的!”

        一番耳鬓厮磨后,两人终于出了紫薇公寓的门。

        孟小贝坐在车上,活动手腕,被衣领遮掩的脖颈处,若隐若现的出现一颗草莓印,哭笑不得道:“我已经忘了要做什么了。”

        陈燃淡定地打方向盘,随口道:“sorry!我相信你很快会记起来的。”

        孟小贝很想扁他。

        ……

        “陈总!孟总!两位晚上好!”碧海晴天的酒店经理今天亲自出来接待,孟小贝已经不需要请柬了,与陈燃一起礼貌的点了下头,走进宴会大厅。

        孟小贝走到大厅中央,环顾四周。

        “哦买噶的......”她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言语来形容这个摘帽庆典。

        北都的碧海晴天酒店原本的装修和南都的一样,都是夸张的欧式宫廷风,李茂亨最近在何秋琳的引领下,硬是将场景布置出浓浓的中国风。

        李家的股票摘帽庆典比起上次圣诞狂欢节,其隆重度与浮夸度起码超出了两个档次,酒店原有的布置在喜气洋洋的庆典面前,惨遭无情的碾压。

        一走进大厅,便被迎面而来的大红色给炫的睁不开眼睛,四面八方的锦锻在中庭结成一个彩球以腾飞状分散开去。

        两道巨大的阶梯从两侧向中间汇拢,正中间的墙壁上由原来的亚当与夏娃变成了巨幅的国画《江山如此多娇》。

        门庭的中间位置,摆放着一张红色丝绒布铺设的长条形方桌,桌上摆着待会儿庆祝用的礼炮与香槟。

        巨大彩球的下方,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棵镀金的大树,树上挂满了红包。

        抬眼望去,环绕着大厅的二楼栏杆上,整齐地挂着一个个红色中国结。

        大厅的左侧则以乌木底座供奉着一尊玉雕,一条栩栩如生的中国龙盘踞在圆形的玉璧之上,张着嘴对着玉璧中心的一个圆孔。

        右侧则是巨大的八折屏风,上面浓墨重彩的绘着牡丹图《花开富贵》。

        全场客人都穿着西装,奈何这场面还出乎意料地协调,中西合璧相映成趣。

        “我快成色盲了,看什么都带点红色。”孟小贝说。

        玉雕后面的区域是舞池,主办方直接聘请了楼上演艺厅前来义演的维也纳乐队,他们呈环状排列在舞池一侧,郑重其事地演奏着乐曲。

        “乐器的声音经过音响设备被加倍放大,回荡在大厅里面。”陈燃快走几步,避开那几个小提琴手,一手按着耳机,“l,调节音响设备,搜寻格伦的下落。”

        l说:“格伦还没有来,如果不出意外,他应该会在十五分钟后抵达。”

        陈燃取了杯酒,寻思陈涣怎么还没到。

        为了安排这个家伙出场,他费了好大劲才将老爸老妈支开,请他俩参加一个国际医疗器械展示会。

        孟小贝注意到陈燃始终陪在她的身边,便小声道:“我能照顾好自己,你去应酬你的。”

        孟小贝现在已经逐渐习惯并能理解陈燃了,生意场上确实需要应酬,许多事她不喜欢做也不擅长,但总得有人去做,这方面陈燃就做的比她强。

        陈燃却开口道:“时移事易,咱们与格伦交恶的消息已经被传出,谁会来应酬一个即将被mdg与沙马特基金寻仇的人?”

        孟小贝闻言留意了一下场内,发现果然如此,陈燃从mdg离职之后,以前争先恐后巴结他的那些人,便把目光投向了顶替他位置的格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