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333章 我的爱情死了

第333章 我的爱情死了

        “d国的地下联盟同级势力,那什么的鬣狗,里面居然有黑客顶级高手。”沙狼将烟掐灭了,随手扔到窗外。

        “别乱扔烟头,”白举看了他一眼,说完后皱起了眉头。

        d国?地下联盟同级势力?这与孟小贝接收的任务似乎差不多,感觉像是同一个团伙。

        白举:”看来这股势力绝非想象中那么简单。”

        “那么容易的话,我还能向你开口?”沙狼比了个手势,示意手下开车。

        白举把手机又还给胖虎,胖虎给他泡了杯茶,接过手机:“看来只有找m帮忙了,她对境外势力查的比较多,你找她下过单吗?要我帮你下吗?”

        不仅仅是查那个势力,最关键的是,max的黑客技术,沙狼现在就缺一个与顶尖黑客对抗的帮手。

        “max兄,肯接这个活?”沙狼摸了摸下巴,有点不太确信,max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销声匿迹没接过单。

        胖虎憋了半天,憋不住了:“噗~,别老是max兄挂嘴上,人谁是你兄弟?”

        沙狼本人看着要比网上冷酷许多,他看看视频中的胖虎:“max有没有嫌弃你特别话多?”

        胖虎:“……”

        想起白天max冷漠的眼神,莫名有种淡淡的忧伤。

        旁边,白举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拿起来看了看,是孟小贝给她回复了消息。

        他看了两秒,然后按灭了屏幕,侧头看向正在视频的两个人:“不用再下单了,她已经接下任务。”

        胖虎:“……”

        沙狼:“......”

        ......

        南都那边,陈燃冲出陈涣的房间,开着车直奔李博豪的家而去。

        夜里十点半,不夜城依旧灯火通明,陈燃一路飞驰,很快到了兰溪谷别墅区,绕过中央区的大花园,再经过一栋别墅,来到了李博豪家的大门口。

        “阿豪?”陈燃进了别墅来到二楼,用手拍打李博豪的房门。

        “进来,门没锁。”里面传出一个期期艾艾的声音。

        李博豪正在房间里站在一把椅子上,用一根长长的围巾努力抛向吊灯的挂钩,准备上吊。

        保镖abc各自拿着手机,预备随时直播李博豪的上吊过程。

        陈燃:“那个……你先下来,有话好好说,几位兄弟你们先出去吧,没事了。”

        保镖abc于是放下手机,如释重负地走了。

        李博豪看到陈燃走进来,哭丧着脸:“阿燃,你来得正好,待会儿我一吊上去,你就帮我拍张照,传到朋友圈里,艾特一下梁颖。”

        陈燃:“你确定要这样?好歹是个公司副总,这太有损公司形象了,我不答应。”

        “我没得救了!”

        李博豪绝望地喊道:“我要怎么办啊?

        我的爱情死了!

        被我用电棍点没了!

        灰飞湮灭了!

        是我亲手葬送了自己的爱情。

        她说要跟我永远势不两立!”

        陈燃:“你给我下来!到底发生了什么!要死也给我先讲明白!我保证帮你搞定!”

        ......

        隔壁不远处,梁颖家里。

        管家给梁颖与宋思琦各上了一杯茶。

        落地灯的温暖光芒下,梁颖盖着毯子,闭着眼睛躺在沙发上休息,宋思琦坐在一边耐心地安慰她。

        “你别说了,”梁颖掀开毯子坐起来,“我绝对不会原谅他,我特么的......我的肺快要气炸了。”

        “思琦,你现在就去给我把那个混蛋抓过来,”梁颖因语速太急喘着气,“我要......我要打断他的腿!”

        宋思琦听完她的话,用手扶着额头。

        梁颖生无可恋道:“你是向着哪边的?到底帮不帮我?”

        宋思琦左右为难:“呃……你们俩个……能不能别逼我。”

        梁颖与宋思琦对视。

        “小颖,阿豪他不是跟你解释了吗,他真不知道是你,”宋思琦说:“不然他宁可电自己也不敢碰你。”

        “我不管,”梁颖怒吼道,“我一定要亲手揍他一顿。”

        “他不是让你打过了吗?”宋思琦无可奈何地说,“李叔叔要登门道歉,是管家拦着不让进。

        现在李叔叔正在写登报的稿子,要向你谢罪呢!

        原本最近他正筹备一场喜宴,庆贺公司股票摘帽,这下要怎么办?!”

        梁颖依旧怒气难消,宋思琦沉默了一会儿,忽然想出一个办法:“这样吧......”

        另一边,李博豪的家里。

        陈燃听完李博豪的诉说,也是一手扶额,“这事只有一个办法,道歉,变着法儿道歉,直到她气消为止。”

        “可是她根本不给我道歉的机会啊,门都不让我进。”李博豪沮丧地说。

        “没事,以后有的是机会,”陈燃说,“大家都在一个公司上班,还怕见不到面?”

        “嗯,”李博豪点点头,觉得事已至此,也只能这样了。

        “晚上在我家睡?”李博豪说,“外面下雨了,不回去了吧,正好我也睡不着,一起聊聊天?”

        陈燃经常来李博豪家,住他家也是常有的事,他看看窗外,“嗯,一会儿看看天气再说。”

        暗夜里客厅中流动着温暖的黄色灯光,李博豪与陈燃都换上了睡衣和拖鞋。

        万籁俱寂的时候,柔和的灯光下,情绪再低落的人也变得平和了起来。

        一年前,也是这样的雨夜,陈燃也一样地与李博豪坐在这里,讨论水晶石的困境以及mdg重组的事情。

        当他面临强大的敌人时,李博豪将成为他最可靠的盟友——家底丰厚殷实,不受金钱诱惑,商战经验丰富,不惧强敌压迫。

        李博豪的行事原则永远只有一个,即挑衅一切他看不顺眼的。

        他骨子里与陈燃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活在现实,却又向往着浪漫主义的人生。

        “直接说了吧,我今天过来找你是有事。”陈燃说,“我需要一个与格伦谈判的场合。”

        李博豪:“……”

        李博豪放下手里拿着的手机,若有所思地看着陈燃。

        男仆端上来两杯热牛奶。

        陈燃一身棉质睡衣,伸手端起放在桌前的牛奶杯,拿在手里,来回用细柄勺搅动着,沉吟道:“李伯伯正在筹划一场庆宴,你只要说服他,向沙马特基金发出邀请函,这样的话,场合就不成问题,关键在谈判的细节上。”

        说到这里,陈燃停顿了,陷入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