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328章 来了一个祖宗

第328章 来了一个祖宗

        白举带着孟小贝上楼,给她开门又帮她按电梯。

        这态度惊呆了一楼大厅的一帮小伙伴。

        一楼这些人都是日常对外的普通会员。

        等电梯门合上,一楼的会员们才面面相觑:“刚刚那是白所长吧?”

        白举平常很少在一楼露面,普通会员基本上都没有真正见过他,大多数人都是通过所里的照片来判断。

        “没错,是白所长。”一个女人收回目光,深吸了一口气,她叫苏沛,是飞鹰侦探所的高级会员,眼下正在一楼对新会员进行指导。

        “真的是白所长!”一帮新人十分激动,“那他身边的女孩是谁?感觉白所长对她格外的礼貌啊?”

        苏沛在这群普通会员中威信比较高,大家都下意识的看向她。

        “有可能是核心成员火凤?没想到她这么年轻。”苏沛放下手机,看着他俩离去的方向。

        其他人便纷纷点头,“应该是她。”

        飞鹰侦探所的成员形形色色,有黑客,有特种兵,有神医,有律师,有公关......但个个都必须具备出众的才能。

        除日常对外的普通成员外,所里很多人都没有互相见过面,有任务通常都是在网络上沟通。

        核心成员中,数孟小贝和沙狼最神秘,孟小贝代号max,沙狼大家都还知道是个男的,max大家连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只有火凤信息多一点。

        一帮新人还在叽叽喳喳谈论,苏沛却是再次把目光看向了电梯。

        若有所思。

        ......

        傍晚。

        南都,水榭花都1005号的别墅里。

        陈燃已经下飞机回到家里。

        吃过晚饭,陈涣和何秋琳都在客厅呆着,司机小林站在陈燃身边。

        陈燃被何秋琳责令给陈涣维修掉到楼下的手机。

        陈燃非常听话,也很配合,一手拿着螺丝刀将陈涣的手机盖子撬开。

        张姨给他们炸了一盘酥脆小带鱼当零食。

        何秋琳换了睡衣,侧坐在沙发上,陈涣搬了张小板凳坐着,给何秋琳捶腿,何秋琳眼皮都不抬,手里捧着一本厚厚的古籍,看得昏昏欲睡。

        “怎么这么安静?”何秋琳道。

        陈涣莞尔道:“你想聊些什么?”

        陈燃:“……”

        何秋琳一到,陈燃当场就老实了,那种‘在南都我说了算’的气焰瞬间消失。

        何秋琳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陈燃几次试图朝何秋琳解释,都被何秋琳毫不留情地强行闭麦,警告他禁止在自己面前两兄弟吵架,否则就呼他巴掌。

        张姨笑眯眯地过来收拾茶几上的鱼骨头,何秋琳便笑道:“张姨过来喝茶吧,别忙了。”

        “诶好好,”张姨忙完了,在一旁坐下,充满唏嘘地看着陈涣给何秋琳捶腿。

        何秋琳一脚把陈涣踹开些许,意思不用捶了,陈涣便笑呵呵地盘膝坐在地毯上,侧头问陈燃:“修好了吗?”

        何秋琳挽了下头发,给张姨泡茶,张姨笑道:“谢谢大小姐,今天真是难得,就差二小姐,你们兄弟姐妹就团聚了。”

        几个人话不投机,气氛有点凝重,何秋琳起身,与张姨去厨房,帮帮她的忙,完全没有半点大小姐的自觉。

        陈燃给手机上好螺丝,也不管修没修好就盖上了盖子。

        l被孟小贝下了禁制,此时又回到陈燃身边,通过陈燃的手机发出声音:“陈燃,需要我为你搜索你叔叔陈锦山的下落么?”

        陈锦山与陈涣先后都与何秋琳谈过一场恋爱,而且都差一点点步入婚礼殿堂。

        “别多管闲事,l。”陈燃说,看了眼陈涣,心想:如果这个时候锦山叔叔回来了,家里妥妥变成修罗场。

        l:“我只是想促成你们一家人的团圆,这是很美好的事。”

        陈燃:“你只是太无聊了,想找个瓜,当个吃瓜群众吧。”

        “你就是l吧?”陈涣说,“你果然不同凡响,还有点顽皮。”

        l讪讪的,一时也不作声。

        何秋琳就这么半点不客气地在水榭花都住了下来,没把自己当外人。

        陈燃也没问她什么时候回去,想也知道,得到的回答一定是“住到你大哥娶我才走”。

        但这似乎是个悖论,因为如果陈涣娶了何秋琳,水榭花都是陈家的产业,何秋琳就更不用走了。

        当然,这里说了算的还是陈燃。

        但陈涣与何秋琳一来,这里瞬间就变得热闹了不少。

        这热闹却又是归于平静的热闹,何秋琳每天很少说话,岁月静好地在廊下读书,一看就是一天。

        陈燃则忙于处理水晶石与影立方的事务,陈涣则每天无所事事,要么看电视,要么打一整天的游戏。

        入夜,何秋琳与陈涣分房睡,陈燃按小时候家里的习惯去道晚安。

        何秋琳早早的就睡了,门没关,就这么敞着,头发跟发泡的紫菜一样铺开,脸上的面膜忘了卸掉。

        陈燃:“……”

        陈燃叹了口气,走之前给何秋琳把面膜揭了,关灯关门。

        经过陈涣房间的时候,见陈涣正躺在床上,拿着放大镜,看何秋琳带来送给这里的古董花瓶。

        陈燃:“如果被我发现家里少了任何一样东西,被拿去典当作为零花钱的话,我就只好报警了。”

        陈涣说:“怎么可能?我像这样的人么?”

        “知道就好。”陈燃转身正要出去时,陈涣忽然说:“阿燃,我感觉你有点像咱们的老爸。”

        陈燃停下脚步,沉默片刻,“哪一点?”

        陈涣说:“很多地方,说话习惯,行为举止。”

        陈燃知道他开始在打亲情牌了,凝视他片刻,开口道:“告诉我,你和格伦没有过接触。”

        陈涣一怔,笑道:“沙马特基金?当然有,不是因为你得罪了格伦,沙马特基金甚至有可能投资水晶石和影立方,他是你的敌人,但不是我的敌人。

        阿燃,不是我不帮你,你忽悠老爸也好,撺掇朋友也好,那是你的本事,可你拿着那么多资金,干点什么不好?

        你愿意拿鸡蛋去碰石头,我可不能傻乎乎的也跟着一起碰,这个道理应该很容易理解吧?”

        陈燃想了想,说:“稍等一下,我叫秋琳表姐过来,你把这话再复述一次。”

        陈涣无辜地摊手,马上改口道:“不过后来嘛,你和莱斯特联手之后,我知道你已经铁定了决心,就放弃沙马特了。

        你怀疑我和格伦串通来搞你吗?哦不要这样,真是太恶意了,怎么能这样揣测我?”

        陈燃怀疑地看着陈涣:“是吗?”

        他知道仅凭三言两语根本无法改变陈涣的思想。

        陈涣说:“当然,我是你大哥,我得为陈家的未来着想。

        好了,我跟你一时半会解释不清,给你一个小提示,李家的股票马上要摘帽了。

        回国以后还没上门拜访过李叔叔呢,请他办个宴会,顺便招待一下格伦如何?”

        陈涣果然是商场经验丰富,三言两语就点到了要处。

        陈燃马上转身,一阵风似地出门。

        南都是著名的不夜城,夜里十点半,外面依旧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陈燃开着车,往李博豪家的方向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