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318章 来自沙拉酋的关怀

第318章 来自沙拉酋的关怀

        从团建回来后开始,梁颖回到自己家里就忽然发现似乎有什么变得不一样了。

        梁颖的父亲梁任天已经逐步退居幕后,公司全部放权给梁勃与梁颖俩兄妹,他自己带着夫人开始了周游世界的度假生活。

        梁氏集团的元老们趁权力交换之际,企图架空梁勃。

        梁勃为稳固自己的势力,四处寻求援手,前两天刚飞去沙拉酋拜访自己的姑妈梁璐瑶。

        梁任天的妹妹梁璐瑶早几年嫁入沙拉酋,现为沙拉酋国王弟弟的王妃。

        梁颖感觉家里从管家到家仆,都有点奇怪,大家似乎对她的人身安全问题,表现出了过度的担忧。

        先是姑妈打电话来问长问短了一番,恐怕她在国内着凉感冒,管家又特地找来医生,为她做了全面的体检。

        前段时间沙拉酋那边每个半月会致电一次给她,只是为了确认她安然无恙。

        而现在,姑妈每天都会给她打一个电话。

        梁颖一脸茫然地倒在客厅的沙发上,随手拿起一本书,准备翻一翻再小睡一觉。

        管家田伯拿出两条毯子给梁颖看,梁颖用手指了指:“格纹的那一条吧。”

        田伯:“我建议您把这两条都盖上。”

        “你就不怕把我捂出痱子!”梁颖惊恐道。

        田伯:“这是您姑妈的吩咐。”说完把两条毯子全盖在了梁颖身上,又拿起遥控器将空调调试到人体最佳温度。

        梁颖心想:为什么家里上上下下,都突然关心起我的健康问题了?

        哎……最近确实缺乏有效的体育锻炼,上次跳伞看看就吓到腿软,被那李骗子笑掉大牙。”

        正当盛夏之晨,兰溪谷别墅区到处繁花盛开,绿树成荫,清新的空气比家里不知强多少倍,时有蝉鸣鸟叫从窗外传来,引得人睡不安稳。

        “田伯,我要出去锻炼身体了。”梁颖放下书,掀开厚厚的毯子,去换运动服。

        管家马上过来,往她胳膊腿上喷洒防晒液,戴上帽子,又准备了一个运动水壶,再往她腰间别了一块毛巾,用来擦汗。

        十几分钟后,管家加带头,一群男仆身着黑色太极服,前面两个开路,后面四个断后,跟着梁颖一路小跑,各自环顾四周,纷纷给梁颖驱赶路上的野猫和小狗,以及冷不丁冲出来哪家小娃娃玩滑板车。

        梁颖:“............”

        “田伯,”梁颖慢下脚步,一边问,“你们这是在搞什么?”

        田伯用毛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彬彬有礼道:“没什么啊,只是出于对您的安全考虑。”

        梁颖停下来,扫视了一遍周围,问:“我得罪什么人了吗?有人要谋害我?”

        一排男仆赶紧站直,退到一旁,梁颖难以置信地看着众人,再看管家。

        “都给我回去,”梁颖叫了起来,“回去该干嘛干嘛!走走走!简直神经病!”

        田伯赶忙说:“沙拉酋那边特地叮嘱过,必须对您的安全进行二十四小时......”

        “田伯,我活二十几年了,没觉着哪里有生命危险,”梁颖简直无语了,“再不走,我下次就在张姨那里讲你坏话,你想被张姨嫌弃吗?不想吧?”

        田伯:“……”

        田伯一直对陈燃家的女管家张姨暗生好感,每次俩家有什么活动他都特别积极。

        梁颖一指自家别墅的方向:”向后转,齐步......跑!”

        田伯只得掏出一个脚环:“那您至少把这个戴上,这样的话,沙拉酋那边通过卫星定位,就随时能找到您了。”

        梁颖震惊道:“你们要给我安定时炸弹吗?为什么还一闪闪的亮红灯!”

        “别担心,大小姐,这不过是个定位器,每十秒一次向卫星发送您所在的位置,”田伯解释道,“这是您姑妈吩咐的。”

        梁颖感觉很无语:“你们拿我当假释的犯人吗?就不能换个手表或是项链之类的?”

        “手表功率有限,项链的功率就更弱了,”田伯说。

        梁颖:“行行行……我戴着就是了,快回去吧你们,别再跟着我了。”

        田伯点点头,朝她挥挥手带着小分队走了。

        梁颖松了口气,往前跑了两步,很不适应地调整了一下脚环,一脸莫名其妙。

        继续往前跑步,转了两个弯之后,她放慢了速度,好了,现在……终于可以假装路过李博豪家门口了。

        早晨的阳光温和明媚,梁颖深吸一口气,慢跑着经过别墅小花园的栅栏,停在李博豪家的门外。

        一名穿着朴素的园丁戴着手套,看起来大约五十多岁,拿着枝剪正在给花园里的花草剃头。

        “嗨!早上好啊,大伯,”梁颖朝那名园丁打了个招呼。

        李茂亨把剪下的枝叶扔到一边,擦了把汗,笑着回应:“早上好。”

        李茂亨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对着院子里繁茂的花草,赏心悦目之余又凭空生出许多感慨:

        每一棵花草树木就好比一个家庭,只要照料得当,就会枝繁叶茂花团锦簇,下半年的肉价又涨了,再加上李氏肉联的超市,以及连锁酒店遍布全球各地,怎可用“繁茂”简单概括?

        但李茂亨思维活跃、想象力也很丰富。

        看到花开便会想到花谢,繁华过后便是凋零,到时满地落英又是何等令人悲伤?

        于是就想着把花朵们都搬进温室,想到温室,就想到自己的宝贝儿子。

        在他眼里,李博豪可不就是温室里的花骨嘟?

        做父母的终有一天会老去,当宝贝儿子迫不得已离开温室时,一个人要如何担起偌大家业?如何忍受外面狂风暴雨的摧残?

        当真是无可奈何花落去......想到这里,畜牧业大亨李茂亨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心里不禁沉甸甸的。

        “大伯?”梁颖站在花园的铁门外叫了一声。

        “啊?哦......”李茂亨缓过神来朝梁颖笑着说,“你是......附近的邻居?”

        “是啊,”梁颖说,“我就住你们家后头,大早上就出来劳动啊大伯。”

        李茂亨:“嗯,得把这些花修剪一下!长太密了。”

        “呀,那三角玫开的真艳,我家的院墙上也爬了不少!这种花很奇怪,要么开的满墙满院,要么就不开!您这种得真不错,用了什么特殊的花肥吗?有空能来我家帮看看不?”

        李茂亨笑道:“过奖了,没问题,有时间我就过去看看?”

        于是两人隔着铁门聊了起来。

        梁颖穿着运动短裤,李茂亨注意到梁颖的脚脖子闪着红色光点的脚环,大感疑惑,不敢随便放她进来。

        这玩意他还是认得一点,通常假释的犯人才会戴着,那个红色闪烁的灯,要么加装了定时炸弹,要么是什么伤人暗器。

        想来想去,忽然想起前不久宝贝儿子参与的那场谈判,马来西亚派尔诺多的代表朝李博豪嚷嚷着放狠话: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顿时就有点紧张起来。

        “你们家少爷在家吗?”梁颖又问,“我找他谈点事!”

        李茂亨:“!!!”

        梁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