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316章 你可真是我的贵人

第316章 你可真是我的贵人

        “就两米之内了,”一旁的孙哥接了话,“你做你的事不用管我们。”

        有几个人跟着的感觉挺逗的,石头老觉得自己跟带着小弟逛街收保护费似的。

        这仨人也不太聊天,在身后两米慢慢遛达着,就时不时说一句两句的。

        石头在楼下的小区花园里转了转,人不多,就几个大爷大妈带着小孩儿坐在凉亭里聊天。

        他找了个位置偏点的长椅坐下,拿出手机给陆师傅打了个电话。

        陆师傅知道他没有父母,就一个人,一听说他受了伤就挺着急:“伤得重吗?有没有住院?”

        “不严重,就巴掌割了一道口子,真的,只是这几天不能沾水,您放心,过几天就长好了,”石头笑着说,“我现在还在外头闲逛呢。”

        “闲逛?你这么闲就来天香园呗,”陆师傅笑了,“这儿有吃有喝的,你就在旁边看着,不用动手做。

        中午韩先生要过来吃饭,还捎了条羊腿过来,给厨房的伙计们打牙祭,你过来一块儿蹭一顿吧。”

        “吃羊腿啊?”石头一听,顿时就馋得不行,他没吃早餐,午餐也不知道上哪儿解决……不过自己这儿还跟着三个哥们,“我…………”

        赵哥在一边差不多听出了电话的内容,冲他挥挥手,示意他去。

        “我一会儿到。”石头马上说。

        挂了电话,石头跟着他们几个上了车,李哥开车。

        “不用管我们,”赵哥说,“我们上回跟你过去的时候,就看到路口有个烤肉店,看着挺不错,还说哪天去吃呢。”

        “我请你们吃!”石头一拍自己的包。

        “哪用你请,”孙哥笑了,“有人请客的。”

        石头一听就也笑了,估计这些都是李博豪给包了,这么说起来,等消停了,真该认真请李博豪和张海泉吃顿牛逼的。

        天香园紧挨着公园,昨晚下过雨之后,绿树成荫的这条小路走着相当惬意,小风吹着,石头感觉自己步子都轻快了不少。

        走到天香园的时候,他闻到了里面飘出了茶香,一推开门,就看到了正对着的门的那扇窗外,隔壁公园满眼的绿色,顿时一阵心情舒畅。

        “来了?”正在沏茶的韩光耀手里捏着茶壶停下了。

        “韩老师好,”石头赶紧凑过去。

        “你手好点了没?”韩光耀问。

        “好很多了,过不几天应该就可以拆纱布了,”石头笑笑。

        韩光耀:“别叫韩老师啊,也太正式了啊,随意些吧。”

        “韩医生,”石头改了称呼。

        “还是太正式。”

        “耀哥,”石头又换了个称呼,“我师父呢?”

        “嗯…,”韩光耀应了一声,“在厨房和你师姐一块儿做菜呢,说一条羊腿不够我们吃的。”

        韩光耀继续沏茶,顺手给石头斟了一杯,“你这伤是怎么弄的?”

        “就......”石头看了看自己裹着纱布的巴掌,“切菜的时候不小心弄得。”

        “切菜?”韩光耀想了想就笑了,一串清透的茶水顺着壶嘴流出,注入到小茶杯,“切菜伤到这个位置很高难度啊,是打架了吧?”

        “没有。”石头说。

        “真的?”韩光耀看了他一眼。

        “没有!”石头看着他,加重语气又说了一遍。

        “嗯,”韩光耀笑笑,“那注意别再碰着。”

        “真的没有!”石头往椅子上一坐,瞪着他。

        韩光耀沏茶的动作停下了,抬眼很认真地看了他一眼:“我知道了,不是打架……其实我也是胡乱猜的,陆师父要是问起来,我估计也会问是不是打架。”

        石头笑了,过了一会儿才又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和陆师傅认识很长时间了?”

        “时间啊,是不短了,”韩光耀将茶壶放下,“不算上我开培训班的这两年,也有十来年了吧。”

        “这么久?我一共就才活了十来年呢,”石头愣了,“其实你俩是亲戚吧?”

        韩光耀笑了起来,拿起旁边的茶杯喝了口茶:“不是亲戚,不过我十几岁就认识他了,那会儿他还不是大师,就普通人。”

        “哦……”石头看了看茶桌上的壶,还有刚泡好的茶,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又给韩光耀杯子里续上了,“这天香园是陆师傅什么时候开的啊?”

        “孟小贝没跟你说过吗?“韩光耀笑笑,”天香园是我开的,陆师傅原本是我家里的管事。”

        “啊?”石头愣了愣,“这么巧?”

        韩光耀:“你来这儿之前,孟小贝有找过我,了解你培训的情况,我和她聊过一会儿,她跟我说起了你想学厨的事情,我就给她推荐了这儿。”

        “嗐,我说怎么这么巧,谢谢韩老师,“石头赶忙站起来鞠了一躬,”说起来您可真是我的贵人。”

        “不用这么客气,”韩光耀面带微笑,“我就是看你有眼缘。”

        “嗯嗯,我也这么觉得。”

        石头走到窗边靠着,往外看出去。

        窗外是个木板搭出去的露台,地板和栏杆都是木头原色,估计年头也不短了,木头节结的地方都磨得发亮。

        露台上放着茶桌和几张凳子,外面太阳虽然很烈,但阳台被公园边上的树荫覆盖着,坐外面喝茶应该很享受,还带点儿微风,低头抬头满眼都是盎然绿色。

        韩老师应该是个大家族出身的人,从他说陆师傅从前是他家里的管事开始,石头就感觉他的家世很不一般。

        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他会跑来这种地方开饭店和培训班?

        “你沏茶的功夫就是不一样啊。”石头从窗口走回来感叹了一句。

        “说我么?”韩光耀笑着问。

        “是啊,”石头看他停了手,便帮着把烧水的壶里加了水,“我以前在雷公岭,也经常看秋叔沏茶,但他没你这么讲究。”

        “秋叔是谁?,”韩光耀顺着他的话问了一句。

        “一个......”石头想了想,不敢说是一个地头蛇和制毒犯,“捡到我并将我带大的人。”

        “哦?他是怎么捡到你的?“韩光耀眼眸闪过一丝亮光,”那他现在人在哪儿?”

        “我......不知到他上哪里去了?”石头说着低下了脑袋,“他怎么捡到我的我一点也没印象,别人都说我倒在菜市场的垃圾堆,快没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