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308章 L回归

第308章 L回归

        新西兰,普林斯顿山庄的门口。

        孟小贝从李博豪口中得知小花和石头的遭遇之后,再无心继续团建。

        这么几天玩下来,其实大家已经很疲惫了,陈燃便将剩下的北欧之行取消,计划将新西兰的最后一天行程走完之后,就提前带着公司的员工们打道回府。

        陈涣本以为陈燃会让他跟着公司的旅游团,一起团建,结束了再高高兴兴、不计前嫌地一起回家去。

        但目前看起来,陈燃似乎根本没有这个意思。

        早上起来,陈涣拖着行李箱,站在门外。

        陈燃却已上了车,朝陈涣说:“我走了,后会有期,自己照顾好自己。”

        陈涣顿时傻了,车开走后,陈涣才反应过来,追着车跑了出去。

        “别回家了!”陈燃探出头,朝大哥喊道,“不会有人欢迎你的!我们已经报警了!全华国都在通缉你!”

        宽阔无人的环山道路上,陈燃开着车,陈涣跟在越野车后追得气喘吁吁。

        陈涣:“臭小子!”

        陈燃慢悠悠地开着,陈涣追了上来,陈燃又一脚油门,把越野车开走了。

        陈涣终于意识到弟弟在耍他,放慢了脚步,拖着行李箱上前说道:“好弟弟,我知道你……”

        “闭嘴,”陈燃从驾驶室下来,”你只需要记住,别打孟小贝的主意。“

        陈燃打开越野车后备箱门,把大哥的行李提了上去。

        陈涣终于松了口气:“其实我很想回来帮你,可我不知道该怎么……”

        陈燃拿出一根绳子。

        陈涣:“???”

        两分钟后,陈涣两手被捆着,被绳子拖着,跟在越野车后面跑。

        山腰上停着另一辆车,孟小贝与梁颖、李博豪远远看着。

        “太狠了,”李博豪嘴角抽搐,“千万不要招惹他。”

        孟小贝:“……”

        梁颖:“......”

        陈燃慢慢开着越野车,陈涣喘着气跟着车跑了三公里。

        车终于停了下来,陈燃帮他解开绳子,做了个请的动作,让大哥上了车。

        山腰的另一辆车停下,孟小贝过来开车。

        陈涣预感到大事不妙,惊呼:“这是要上哪儿去?”

        “这次旅行的最后一站,伏地魔大峡谷,”孟小贝说。

        一个小时后。

        工作人员在陈涣身上系好绳子。

        陈涣:“是不是我蹦完,你的怒气才会消?”

        陈燃不做声,把大哥一推,陈涣大喊一声,直坠下去,“你给我…系…绳…子…了…吗……”

        一直到中午。

        孟小贝问:”已经第十次了,陈总,你的怒气值归零了吗?”

        “本来已经归零了,你这么关心他?“陈燃说,“再增加十次。”

        孟小贝:”......“

        李博豪、梁颖、宋思琦等人坐在一旁,梁颖与宋思琦看着颇有点瑟瑟发抖。

        陈燃面无表情,又把大哥推了下去。

        午饭后,孟小贝想了想,看着陈燃问道:“下午还接着跳吗?跳的话我就把笔记本电脑带上,免得睡着了。”

        陈燃:”......“

        ”不跳了,”陈燃说。

        上午陈涣经历了几十次蹦极、五次跳伞后,陈燃对他的怒气值暂时归到零位,陈涣也终于吐了。

        接下来,陈涣如愿以偿地加入了公司团建。

        当天晚上,大家收拾行旅前往机场,准备搭机返回国内。

        “你是怎么知道,你大哥就在这里的?”孟小贝问陈燃,回想前天在镇上酒庄的经历,这也太巧合了,不禁有点疑问重重。

        扭头,又疑惑地望向机场另一处的陈涣,那位花花公子正瞄准了总助莫小灵,与那位美女相谈正欢。

        陈燃:“叶志诚跟我透露,水晶石之前的那个副总经理,或许有陈涣的消息。”

        孟小贝想起来了,这与陈涣那天晚上跟她所说吻合,陈涣接手水晶石之后,第一手段就是拉拢了一大帮的高管,跑路以后说不定还跟那些人保持着联系。

        孟小贝:“然后你从他嘴里知道了陈涣的下落?”

        陈燃:“嗯,那名前高管现在在mdg投资的一家公司当市场经理,那家公司的老板我认识,我带上几个人约他出来喝酒,没费多少力气就把话给套出来了。”

        孟小贝“哦~”了声。

        陈燃又道:“陈涣好像快没钱了,貌似正在四处找人借钱。

        离开曼哈顿之后,就一直呆在新西兰,因为这里是陈家买下的产业。

        那位高管说过,以前陈涣带着他们来皇后镇旅游,认识了一家意大利酒庄的老板。

        我想着,如果普林斯顿山庄找不到他,那么酒庄或许能找到他。”

        “原来是这样,你怎么不提前跟我说,”孟小贝说,“每次见你家里人都有点措不及防。”

        陈燃拖着行李箱过了安检,继续解释:“那万一没碰到呢?这谁能说得准。”

        l在陈燃的耳机里说:“谎话编的滴水不漏,她现在应该不会怀疑了。”

        “可是,我发现你最近总是戴着蓝牙?”

        陈燃松开行李箱,注视着孟小贝,想了想,还是把耳机摘下来递给她。

        孟小贝接过耳机,却没有戴上,怀疑地看着陈燃:“告诉我,你没有骗我,否则我一定会生气的。”

        陈燃:“???”

        陈燃有点莫名其妙:“我为什么要骗你?”

        双方安静地对视数秒,孟小贝笑了笑,把耳机还给陈燃,继续往前走。

        陈燃短暂地犹豫了半秒,忽然说道:“小贝。”

        孟小贝转过头,看见陈燃内疚的眼神,忽然间,久久说不出话来。

        l:“陈燃,你是个不守信用的家伙,你说过不会出卖我的。”

        孟小贝再次接过耳机,颤抖着戴在耳朵上。

        “l?”孟小贝颤声道。

        耳机里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孟小贝难以置信地抬眼看陈燃。

        陈燃却摊开双手,一副不关我事的样子。

        “我没有向你隐瞒任何,也没说过任何谎话,”陈燃道。

        突然间,整个候机大厅响起轰鸣震荡的音乐,所有人同时被这声音吓了一跳,抬首四处张望。

        孟小贝环顾室内,空空荡荡的机场穹顶下,同时亮起各种照明灯光,色彩绚丽的led广告也瞬间被变换成密密麻麻红色的心型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