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307章 坦然面对

第307章 坦然面对

        “这么晚了,卢警官还打算送我回呢,”石头说,“我正想着去医院看你。”

        “正好啊,我们一起过去,泉哥的车等在那边呢。”刘雨昕说。

        石头的面色看起来有些疲惫,不知道是不是被灯光衬的还是因为没吃晚饭,感觉有些暗沉。

        “那行,你就搭你朋友的车一块儿走吧,路上注意全,”卢警官说。

        他转身回警局前又叮嘱了几句:“记得将手机保持畅通,这段时间可能还会随时找你了解情况。

        最好不要出境或者去太远的地方。

        要是想起什么新的线索,或者是有什么其他可疑情况,随时给我打电话,我的手机号码记下了吧?”

        “记下了。”石头点点头。

        张海泉开着车把他们送到医院,非得下了车亲自将他俩交到刘雨嫣手上,才跟顾大全一块儿走了。

        刘雨嫣单独找刘雨昕检查伤口带问话,出来已经是凌晨两点半了。

        她将信将疑的看看石头,没说什么。

        太晚了打车不安全,她干脆不回去了,又将自己车借给了他俩。

        石头开着车先送刘雨昕回家。

        “石头,你没事儿吧?”刘雨昕轻声说,“坏蛋抓住了,难道不该心情愉快一下么,怎么你看着好像还很低落?”

        “没事儿,”石头回答,一边开着车,“真的没事儿,警察态度很好,就跟聊天差不多。

        问了一些秋叔和大锤的事,问他们还有可能藏在哪儿?还有什么认识的人没有?

        其实我觉得他们都调查过了,知道的人比我还多,有些我都不认识的。”

        “那不挺好的么,那俩个混蛋如果能开口,应该就能抓着他们了,”刘雨昕说,“这个跟制毒案联系在一起应该算个大案子,他们会全力以赴去调查的。”

        “嗯,其实我……心情是有点儿不怎么好,但不是因为这个,”石头手停了停,“今天在警察局一下说了很多,有些事情我真是一辈子都不愿意去提起的,猛地一下被他们逼着说出来,就觉得……心里堵得慌。”

        “有些经历的确会在心里留下烙印,坦然面对就行,”刘雨昕声音很轻缓,“你不需要刻意掩饰,也没必要太在意别人的眼光。”

        ”嗯,你说的对,我没在意,“石头说。

        “真的吗?”刘雨昕侧过头看着他,“不过我对你有点儿不满意。”

        “嗯?”石头猛地抬起头,脸上一脸诧异,“为什么?怎么了?”

        “你居然没担心我会不会……你是不是对我太放心了啊?”刘雨昕说,“你难道不该担心一下我的态度吗?”

        “你会吗?”石头笑笑。

        刘雨昕:”......“

        石头舒服地往后靠在座椅上,调整了一下姿势之后轻声问:“你的肩膀,还疼吗?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吧?”

        “后遗症不至于,伤口不算深,”刘雨昕说,“就是丑一点,留下一条疤痕有可能。”

        ”不会的,“石头说,”谁敢说丑,我......“

        石头啧了一声,沉默了一会儿才叹了口气,“我今天真想上去给特么揍一顿......我居然忍住了。”

        “对啊,你忍住了,”刘雨昕说,“你看,这就是你与以前最大的区别,证明你成熟了,这种鲁莽的事不会轻易干了。”

        “我一直都挺成熟的好吧,”石头笑着说,想了想又说,“你说,那俩混蛋,是他们自己来的,还是秋叔让他们来的?”

        “我哪知道啊,你觉得呢?”刘雨昕说。

        “我觉得是他俩自己来的,按说这事儿要找我也得是秋叔,十来年养了个白眼儿狼,他最恨我了,”

        石头眯起眼睛慢慢分析:“那俩货和我一样归大锤管着,大锤那人,不可能替秋叔出头,要真被逮了,不定怎么往秋叔身上推呢。”

        “所以那俩货是替秋叔出头的,那俩货对秋叔真是爱得深沉啊。”刘雨昕说。

        石头乐了半天:“你真损,不过说得也挺对的,就跟洗脑似的,那俩货脑子里本来就没什么玩意儿,一洗全特么空了,就认秋叔一个爹了。”

        “那俩货被逮了挺好的。”刘雨昕笑笑。

        “嗯,要不就冲今天这事,大锤肯定得弄死这俩傻逼。”石头啧啧两声。

        ”啧啧啧,“刘雨昕也啧了几声,”真是给点阳光就灿烂,你这一放开了,雷公岭气质就冒出来了。“

        “我就……说顺嘴了。”石头揉揉鼻子。

        “今天警察是不是挺亲切的,”刘雨昕松了松勒在肩膀的安全带,“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可怕吧?”

        “那个卢警官人挺好的,”石头笑着说,“说话特别和气……对了!”

        “嗯?”刘雨昕偏过头看着他。

        “我今天问他了,我说我这情况,还能不能找到……亲生父母,”石头扭头看了她一眼,“他说这类事情不归他们管,但是跟我说可以找户籍科还是户籍警什么的问问。

        找父母不一定有希望,但是身份户口什么的说不定能办下来,就是......可能手续有点麻烦。”

        “是么?”刘雨昕想了想,“明天我找人帮你问问。”

        “找谁啊?”石头问。

        “同学啊、朋友啊、还有以前的同事等等,”刘雨昕慢慢地说,“我估计,可能还要你亲自跑跑雷公岭。”

        “为什么?”石头皱了皱眉。

        “因为只有雷公岭那边才能证明你是被捡的,你是在那儿长大的啊,”刘雨昕拍拍他肩,“我先帮你打听一下都需要些什么手续。”

        “真不好意思,又要麻烦你了,你告诉我要跑哪些地方,我自己去问就行,”石头突然有些兴奋,说着话脚下的速度都加快了一点,“那……”

        “别乱加速,”刘雨昕提醒他,“这些道都是限速的,晚上也会抓拍,我先帮你打听清了的,需要你本人去的时候再跟你联系。”

        “我是不是得先去拍照片?办身份证用的那种?”石头对办理身份证挺兴奋,“我上回拍还是办江小石那个假证的时候了,说来也真是......

        要是能办下来,我都不知道该写几岁?

        生日定在哪一天啊?

        我再也不想用江小石这个名字了。

        取个啥名字好呢?

        秋叔说我就姓江,姓就不改了,方便以后我找父母。

        哎那小石呢?要不要改呢?大家都叫惯了……”

        “这个你自己慢慢琢磨吧,想怎么改就怎么改,”刘雨昕笑笑,靠在椅背上,“我到家了,折腾一晚上快点回去休息吧,车子明天你开去医院还给我姐。”

        刘雨昕打开车门跳了下去。

        “嗯,晚安。”石头说。

        “晚安。”刘雨昕转身朝他挥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