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299章 这居然是最聪明的做法

第299章 这居然是最聪明的做法

        她从车上拿了个袋子下来,过了街递给了石头:“不知道你爱不爱吃。”

        “什么?”石头接过袋子往里看了看,里面有两个奶茶店的大号杯子,一杯浇了糖的水果丁,一杯烧仙草,都还是冰的。

        “我估计你没好好吃饭,”刘雨昕伸手从袋子里拿出一杯递给他,“这都是冰的,爽口,心情不好的时候吃点儿甜的。”

        石头低头捧着两个杯子带着刘雨昕从后门绕进小屋,一句话也没说,心里堵的难受的感觉被掌心里的冰爽冲开了很多。

        “你有没有看手机上的新闻,”进了小屋之后,石头坐到床边,低头用小勺扒拉着水果丁,吃了两口,味道很好,“说是有……毒品,我现在等着看新闻呢。”

        “嗯,我听说了,”刘雨昕坐到他身边,侧头看着他,“看看新闻怎么说吧。”

        这小屋她进来过几次,白天没觉着有什么,现在这么晚坐在这儿,她感觉有点儿不自在。

        “医院那个人……”石头边吃边小声问,开了口之后却又些不敢问下去了,他一方面希望那是小花,一方面又不希望那是小花。

        “十几岁左右的小姑娘。”刘雨昕说,“陪着她在一起的还有个将近四十的中年女人。”

        石头拿着小勺的手顿了顿,舀起一块芒果丁,没送到嘴边就掉在了衣服上:“是小花,肯定是小花。”

        “小花......是你朋友吗?”刘雨昕把他衣服上的芒果丁捏起来,看了半天也不知道该往哪儿扔,“不过伤得不重,烧伤面积不大,主要身上有外伤。”

        “外伤?”石头皱了皱眉,小花一定是被人打了。

        又看着刘雨昕手上的芒果丁,“扔地上吧,垃圾筒在门外边儿呢。”

        刘雨昕站了起来,打算把芒果丁拿到门口去扔。

        刚一站起来,石头也跟着她站了起来,俩人并排走到门口,石头给她开门,刘雨昕走出去,扔掉芒果丁。

        再并排地退回屋里,关上门,并排转过身回到床边坐下。

        电视上的广告演完了,新闻的音乐响了起来,石头猛地一下坐直了,手里的杯子被他差点儿捏扁。

        “别洒了,”刘雨昕帮他把杯子扶正了。

        新闻的头条果然就是火灾,主播正在说着开场废话的时候,刘雨昕一眼就看到了画面下面的字。

        雷公岭火灾现场发现制毒工具,疑似制毒窝点。

        紧接着画面转到了火灾现场,记者拿着话筒站在黑乎乎一大片已经烧塌了一半的房子前。

        石头估计来不及看字,但听还是能听得明白的。

        他一动不动地盯着屏幕,手一直轻轻抖着,刘雨昕坐在他旁边,胳膊也能感觉到他身体在颤抖。

        “石头。”这条新闻播完之后,刘雨昕收了收胳膊,轻轻叫了他一声,”这些人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啊?”石头被她的话惊醒,“没...没啥关系,就是以前我在雷公岭的时候,他们老欺负我。”

        “哦,难怪你那么激动,”刘雨昕说,“幸亏你跟他们没关系,那可是一帮贩毒团伙。”

        “你听到了吗?”石头说,眼睛还是盯着电视。

        “听到了。”刘雨昕说。

        “这事是小花干的,”石头指着屏幕,“刚说了,纵火嫌疑人已经醒了,警方正在进行进一步调查。”

        “嗯,我听到了。”刘雨昕说。

        石头轻声说:“我在雷公岭就俩个朋友,一个是孟小贝,另一个就是她了。”

        他舒出一口气,往后直接躺倒在了床上,刘雨昕马上接过了他手里的奶茶。

        石头两眼放空,很长时间才说了一句:“没想到小花这么勇敢,我以为她是要烧死大锤呢。”

        “真要是烧死了人,那就麻烦了,”刘雨昕转过头对他说。“小花是跟他们有仇吗?”

        石头:“在雷公岭的时候,小花和我一样,经常被他们欺负和压榨,警察要是能通过这件事把他们抓起来就好了。”

        刘雨昕听完后沉默了,她知道石头是个孤儿,猜测他以前肯定过的很辛苦,但没想到他过的这么悲惨。

        “小花这算是聪明吗?”石头张着眼睛瞪着天花板,瞪了一会儿笑了起来,笑了好一会儿才说,“那些东西是秋叔的,小花干的漂亮,这么一来,她把秋叔和大锤全都逼到绝路上了。”

        “你早就知道秋叔那些人做这些?”刘雨昕看着他问。

        “不知道,”石头收了笑容,“我只是猜的,我离开雷公岭的时候,就看见许多陌生面孔见天儿往秋叔那里钻。”

        刘雨昕:“这么说,他们做这些,是从你离开之后开始的?”

        “嗯,秋叔真是老糊涂了,”石头想了想,“小花这么做,其实是选了一个最能自保的方式,无论她是去举报还是去烧秋叔,都有可能被报复。

        这样一下把他们窝点烧了……至少现在她是会被警察好好保护起来了,”石头挑了挑眉,”真聪明。”

        刘雨昕:“一个小姑娘做出这么惊天动地的举动,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啊,是什么让她仇恨至如此?”

        “小花的身世很凄惨,”石头说,”她肯定有迫不得已的苦衷。“

        刘雨昕没出声,手里拿着那杯烧仙草奶茶出神,小勺在蒟蒻果冻里来回戳着,石头转过头看着她。

        心里默默想着:

        小花不会死,小花现在是安全的,如果这件事跟秋叔和大锤有关,那他俩就肯定逃不过,也一定会被警察追捕......包括一直跟他们有联系的黑衣人(鬣狗)。

        这件事虽然还有点儿让石头不踏实,但大致也可以归类到好事里了,除了小花以后会怎么样还不确定。

        小花会坐牢吗?坐几年?

        刘雨昕却看上去有些心神不定,这让他有点儿不明白。

        刘雨昕不会是为了小花这样,那么就是为了他。

        可是为什么?

        石头感觉自己有点心虚,不知道是因为孟小贝而心虚,还是因为刘雨昕而心虚。

        刘雨昕下意识地舀了一勺糖水放进嘴里时,石头终于碰了碰她胳膊:“你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