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297章 雷公岭的火灾

第297章 雷公岭的火灾

        国内,孟小贝带着公司员工出去团建的这段时间,石头一直没闲着,下了班一有空就往天香园那边跑,刘雨昕也总是找各种理由跟着他去蹭学。

        这天,石头刚忙完手头的事情,坐下来休息一会儿,漫不经心地盯着餐厅的电视。

        “看什么呢?”刘雨昕解下围裙,将厨房里的东西收拾好,搓着手走到石头身边。

        电视里的声音传来:“目前被烧伤的伤者已经被送往第六人民医院,现场目前没有发现别的……”

        刘雨昕愣了愣,转过头看着电视,昨天晚上的火灾?

        “你快看看,是不是送你姐她们医院了?”石头突然扭头问刘雨昕,“你好像说过,你姐就在第六人民医院当护士的?”

        “没错,我姐是护士,”刘雨昕被石头的反应弄愣了,“怎么了啊?”

        “雷公岭,就在雷公岭。”石头瞪着她,嘴唇有些发白。

        “火灾在雷公岭?”刘雨昕愣了愣,转头又盯着电视。

        “雷公岭的私人建筑,大斜坡那边,斜坡的后面有一大片旧房子没人住,”石头声音里带着颤抖,喃喃道,“是秋叔!他们出事了!会是谁放的火?”

        “你先别着急,我看看新闻,”刘雨昕拍拍他胳膊,猜测到他嘴里的人一定跟他有点什么关系,这段时间的相处,她多多少少了解了一点石头过去的一些事情。

        “我已经看过了!”石头吼了一声。

        这新闻实在太令人震惊,以至于他控制不住的喊道:“我看了!雷公岭!大斜坡边儿上!那是秋叔的老窝!那么大的火!”

        刘雨昕被他吼得吓了一跳,赶紧伸手按住了他,在他背上一个劲儿地拍着:“好好好,我知道了,你别着急。”

        “只有一个人被烧伤了,”石头还在一连串地自言自语,“只有一个人,到底是哪一个烧伤了?

        是秋叔还是大锤?

        还是廖三?

        还是他手下的小弟?

        送医院了?

        那家医院是不是你姐那里……”

        “我知道了,知道了,”刘雨昕在他背上用力拍着,“我马上打电话问问我姐,如果不在她们医院,我也一定帮你问到是在哪家医院,你别着急,我帮你打听,一定帮你打听到,我保证。”

        新闻里没有更多的信息,只知道火灾挺大的,烧了连着的三栋旧楼,但因为都是没有人住的旧屋,所以没有造成太大损失,也没有更多的人员伤亡。

        但受伤的那个是谁,是不是纵火的人,新闻没有说,只说会继续跟进。

        这么惊天动地的消息,石头好半天才消化,安静下来之后,他把这则消息发给了他唯二的两个朋友孟小贝和小花。

        孟小贝远在新西兰,但很快给他回复了信息,小花却没有丝毫动静,打电话也没人接,石头不由得感觉到一丝不安。

        小花和她的母亲......会不会是小花放的火?想到这里,石头的脊背一阵发凉。

        不可能,石头很快否定了这个假设,小花哪里来的这么大胆量?

        如果是几个月之前,听到这样的消息,他估计会不顾一切地去一趟雷公岭,就像那次潜回去一样。

        但今天他没有,心里一阵阵发慌,一阵阵害怕,他却没打算去看。

        孟小贝马上给他回了消息,叮嘱他不要擅自回去,还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贸然回去大概率是会被抓,无论是警察还是秋叔的黑势力,都会将他当作纵火嫌疑对象。

        这种时候,他不能去淌这个浑水。

        除去他不敢贸然靠近雷公岭之外,他很清楚这次的事不小,如果真的跟小花和她母亲有关,他去了一定会惹上麻烦,而且对小花没有一丝一毫的帮助。

        石头坐在桌子边埋头吃着刘雨昕从厨房端出来的晚餐,没有再说话,也没有再看电视。

        刘雨昕觉得石头这次做的菜还不错,不过这事儿一闹,她也胃口全无,吃不出味儿来,随便吃了两口就吃不下了。

        “我送你吧,”刘雨昕站起来,“送……”

        “不用,”石头吃得倒是挺多,抹抹嘴,飞快地把餐具收拾好,“你不顺路,我去门口等公车。”

        刘雨昕看着他,没再多说别的,天香园地段略偏远,她为了跟石头蹭学,特地把她姐的车都給借来了。

        刘雨昕开车把石头送到了公车站,石头下车的时候,刘雨昕拉了拉他胳膊:“石头。”

        “嗯?”石头回过头。

        “等我电话,别乱跑。”刘雨昕说。

        “嗯,”石头点点头,“放心,我不会乱来的。”

        “去吧。”刘雨昕笑笑。

        石头走到站台上,刘雨昕的车原地停了一会儿才慢慢开走了,他轻轻叹了口气,靠到广告牌上。

        虽然有点儿无奈,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等着刘雨昕的电话。

        回到超市之后,一整个晚上他都在辗转反侧,没有睡好。

        直到第二天一早他都没有合上眼,干脆早早起来,他把店门打开。

        顾大全第一个开着小电瓶到了。

        “早啊!”顾大全冲他挥挥手。

        “早。”石头笑笑。

        刘雨昕今天请假没来,石头大概知道她干什么去了。

        于是跟顾大全一块儿把门口的地扫完。

        收银台的苏丽芳和其他同事都到了,和他俩打了个招呼就进去换衣服。

        早上顾客不多,苏丽芳便靠在台子边跟顾大全聊天:“我家那边都能看见火光呢,挺长时间才扑灭了。”

        “还好那房子里没人,”苏丽芳说,“先是一间起火,接着连成一片,幸好那时候人都没睡,都跑出来救火。”

        “是说昨儿晚上的火灾么?”石头正打算拖地,一听他俩的话就停下了。

        苏丽芳家不住雷公岭,但在那个方向,离得挺近,那块儿发生什么事,她总能第一时间知道。

        “嗯,你也知道了吧?”苏丽芳说,“真可怕,听说后来还去了警察,我就奇怪了,火灾还要警察去吗?”

        “警察?”石头愣了愣。

        “嗯,”苏丽芳点点头,“我也是早上吃早点的时候听人议论的,不知道是不是火太大要警察支援?”

        石头没说话,心一路往下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