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295章 巧舌如簧

第295章 巧舌如簧

        陈涣:“当初我猜的是,你面对这个烂摊子,实在不知道怎么办好,只能去求老爷子。

        而只要我不在,老爷子说不定就会伸出援手,你看,事实不就是这样么?

        只是突然又冒出来一个梁小姐……我实在没料到,嗨!前台小姐姐,听说你还是梁氏集团的副总裁?”

        梁颖坐在沙发的对面,注视陈涣。

        “调查得很清楚嘛。”梁颖说,“我不仅是前台,也是你弟弟公司的股东。”

        陈涣又朝陈燃说:“阿燃,你才是最该感谢我的人,要不是我假以学医的名头提前跑路,我觉得你极有可能被老爸强制性地留在医院当医生,你也不可能会有后面的故事。

        按老爸的意思,两个儿子总要有一个跟他学医。”

        说完他眼睛瞟了一眼孟小贝,“业界顶级黑客,影立方的新一代老板,你外公还好吗?当年他可是我们家的常客......”

        孟小贝:“!!!”

        “你给我闭嘴!”陈燃简直忍无可忍了。

        孟小贝看着陈涣冰冷地说:“你错了,无论你在不在,我们都不会看着他遭遇危机而袖手旁观。

        你从被人上门追债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是个失败者,我从来不在嘲笑失败者身上浪费宝贵的时间。”

        孟小贝还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把逃避责任、嫁祸他人讲的这么理所当然。

        陈涣笑道:“当然,我不在就更好了,亲爱的弟弟,你看?你既得到了老头子的资助,又全盘接手了我的公司。

        你现在什么都有了,业界的名声、美女的爱与她的才华、水晶石未来的所有利益……”

        陈燃冷笑:“谢谢你这么无私,拱手赠予给我一切。”

        陈涣:“哈哈哈,现在说这话还太早,目前的局势还很不稳定呢。

        水晶石和影立方恐怕赚不到你要的那个数,说不定还是赔本生意,如果业绩不达标,难不成你还敢把l拿出去卖了吗?”

        孟小贝:“!!!”

        陈燃:“???”

        “你知道l?”孟小贝皱眉道。

        陈涣朝孟小贝摆了一下手,示意等一下再回答她这个问题,

        眼睛转向陈燃质疑地说:“弟弟,我有点担心你撑不了多久,你太狂妄自大、太目中无人了,这将会是毁掉你的一个诱因。

        别看现在你很风光,什么都有了,但最后收拾残局的人,估计还会是我。笑到最后,笑得最好,不信咱们走着瞧?”

        孟小贝道:“你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点!”

        陈燃沉默不语,眉头深锁,目光紧盯着陈涣。

        陈涣把酒杯放下,懒懒地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亲爱的弟弟,著名的擒拿手先生,一定在想着弄一大堆的钱,去砸死他的对手,这就是败亡的预兆。”

        所有人都露出震惊的表情。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李博豪惊讶道。

        “这有什么奇怪的,”陈涣说,“我人虽然不在你们身边,但是国内消息却并不难打听。

        陈燃什么时候从mdg辞职;

        格伦纠集一帮人准备来整你们等等,这些我都知道。

        你们想想,格伦能怎么整?无非就是夺走水晶石与影立方的技术成果了。

        实不相瞒,我也是上周才刚刚来到这里,之前在纽约待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信息这么便捷的时代打听到这些并不奇怪吧?

        亲爱的弟弟,你最好听我一句忠告。”

        陈涣一仰头将威士忌喝完,放下杯酒杯,笑着说:“永远不要忘了,当你以为稳操胜券的时候,也就是最容易死在路边的时候。

        你可是学金融的,别忘了念书的时候,咱们一起看过的那些书籍,那些金融巨头,现在有几个还活着?”

        陈燃没说话,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

        陈涣幸灾乐祸地说:“几乎全死了,你是不是趁着自己还能蹦跶,赶紧先出本自传风光一把?

        妄图利用资本操纵市场的人,终有一天会死在市场的碾压之下。”

        孟小贝:“你一个临危跑路的失败者,居然在这里大言不惭的给成功者所谓的‘忠告’?”

        说完她看了眼陈燃。

        陈燃却沉默起身,离开了房间。

        陈涣注视着他离开,脸上依旧挂着那讨打的笑容:“被我戳中要害了。”

        李博豪想了想,说道:“这么说吧,陈涣,你确实是个人才,我佩服你。”

        陈涣笑道:“我就知道你会佩服我,先不提这些事吧,咱们难得兄弟团聚,水晶石的老员工们也好久不见了,不如把他们找来,咱们一起开个party如何?”

        剩下的三个人都没搭理他,各自走了,把陈涣扔在房里。

        陈燃戴着耳机,一身睡衣,站在窗前,望向窗外被暴雨清洗过的花园。

        “怎么样,我猜测的没有错吧,”l在耳机里说道:“他不会向你提供帮助,因为他不论出发点还是目标都跟你不一致。”

        陈燃:”谢谢你帮我找到了他。“

        ”跟我不必客气,“l说,“不过我认为有一点他说的没错,就是针对你自高自大的评价,因为你确实应该慎重,你将面临的最大的考验,还在后面。”

        陈燃回头看了眼对面的房门,孟小贝还没有回房,陈燃便推门出去,下楼,见孟小贝坐在庭院里的一张石桌旁,抬头看着深夜寂静的夜空。

        他迈步准备过去,但陈涣已率先走过去,提着一瓶洋酒,坐在了孟小贝的对面。

        l:“需要我为你探听一下,他们将讨论什么吗?”

        “不需要,”陈燃冷淡地说,转身回房。

        他沉默地坐在床边上,看见床头的桌子上放着一个精致的相册,上面写着“生日快乐”,是孟小贝的字迹。

        他翻开相册。

        里面的照片全是他俩的合影——在大鹏半岛玩水上飞行器时,彼此追逐,划出水浪瞬间的抓拍,等等。

        动感十足、充满了阳光与力的健美,犹如湛蓝天空中放飞翅膀的两只白鸽。

        一楼庭院的走廊里。

        “打扰了,是在等我吗?”陈涣说,“没想到赵老爷子的外孙女居然和我弟弟在一起了,

        可惜你押错了宝,他的确很有才华,但这家伙越来越狂妄了。”

        “你似乎知道很多?”孟小贝探询地说,“关于我外公还有我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