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287章 千万不要人设崩塌

第287章 千万不要人设崩塌

        梁颖的十个伞包最终没能全部派上用场。

        李博豪勉为其难帮她消耗了三个,一番折腾之后,终于表示消受不起。

        按梁颖的脾气,准备将这些伞包直接退还给俱乐部,被前来跳伞的游客截住,最终以半价转售给了他们。

        两人做完亏本黄牛之后,就在基地后的西餐厅里喝咖啡。

        这下越野车没了,俩人顺理成章的享受着尴尬而又美丽的咖啡时光。

        孟小贝开着越野车一路漫无目的乱闯。

        此时此刻,陈燃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找个没人的地方,把孟小贝搂在怀里,与她好好亲热、缠绵一番。

        然而按照行程,今天全公司的人都在湖畔山野,等着老板来带领大家徒步。

        陈燃忽然很后悔将跳伞安排在大清早,假如黄昏去跳,跳完就可以立即回去谈恋爱了。

        孟小贝将车开上湖边的观光大道。

        阳光明媚的上午,一路光芒万丈。

        一侧是苍翠欲滴的树木;

        一侧是淡蓝如海的湖水。

        路上只有他们这辆越野车在飞驰,美得犹如在梦境里穿梭一般。

        陈燃坐在副驾驶座,背靠自己那侧车窗,侧着身子看着孟小贝。

        从他的视线看过去,孟小贝的身影真好映照在车窗里面。

        车窗外,瓦卡蒂普湖波光粼粼,深浅不一的树影拖着长长的尾巴如彗星扫过一般,流动的光影衬托着孟小贝静止完美的侧颜,美的不可芳物。

        霸道总裁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眼前美丽的女孩,无奈对方开着车,只得按捺着内心波涛汹涌的情感。

        孟小贝本想捉弄他几下,但湖边开车可不是闹着玩的,也只能专心看着前方的道路。

        伸手按了下音乐播放键,本以为会是古典乐,没想到cd里却传出了一首曾经经典的中文歌曲:

        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

        可知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

        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

        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

        当所有一切都已看平淡;

        是否有一种坚持还留在心间;

        歌词摘自水木年华的《一生有你》

        越野车在那歌声里,驰往湖畔的山林脚下。

        ......

        “大老板,少老板,早上好……”叶志诚带领公司的员工们在山脚下齐齐向陈燃与孟小贝打招呼。

        孟小贝笑道:“大家早,今天的天气还真是很适合出来徒步呢。”

        估计昨晚玩的太嗨了,一大帮人没几个看着有精神,一个个像霜打的茄子,到现在还没睡醒的感觉。

        李博豪、梁颖还有宋思琦也被跳伞基地送过来了,脸上带着兴师问罪的表情。

        孟小贝赶紧转过身,将视线望向远山,那意思:别看我,不关我事。

        陈燃与孟小贝都换了蓝色防紫外登山服,一看就是标准的情侣套装。

        叶志诚拄着两根登山棍,脖子上挂着一个口哨,很敬业的朝大家挥着双手,吹了几声口哨:“好了,大家都到齐了,出发吧!”

        投行出身的一群投资经理与金融工程师们麻木的跟在队伍的后面,犹如一群断后的保镖。

        一只浩浩汤汤的徒步大军,沿着湖畔观光道慢慢悠悠的往山上走去。

        陈燃腰间系着一个水壶,背上是个双肩包,里面是一些户外用品和一些充饥的食物。

        他漫不经心地与李博豪走在队伍前面,跟李博豪有一句没一句的跟他闲聊着。

        陈燃话不多,只是一脸漠然地听着,偶尔朝他点点头,表示一下自己的立场。

        梁颖和孟小贝走在队伍的中间,不时与员工们说说笑笑。

        孟小贝跟大家心不在焉的聊着,总觉得自己嘴唇发烫,脸上的表情显得有点儿不太自然,时不时的抬手,拭下唇。

        “没有肿,”梁颖说,“不要摸了,太欲盖弥彰了。”

        孟小贝:“……”

        宋思琦走在队伍的后面,与几名还未正式入职的金融分析师聊的很投缘。

        这家伙在处理人际关系方面果然有几分天赋。

        孟小贝抬头遥遥看了眼队伍的前方,陈燃也正转身稍稍望向她的方向,距离隔得太远,双方都看不出是什么表情。

        自从影立方与水晶石合在一起办公,孟小贝在公司员工面前就有意与陈燃保持距离。

        她特别警告过陈燃,在公司员工面前不要太明目张胆,麻烦维持住她的画风,千万不要人设崩塌。

        公事归公事,私事归私事,不要秀恩爱,否则这一公司人,以后要怎么管?

        在这一点上,陈燃破天荒地与她意见一致,在员工面前尊重孟小贝,也是尊重自己,更是对公司形象的尊重。

        孟小贝能看出来,陈燃一定很想让她走上前去,与他手牵着手并肩而行,无拘无束、随心所欲的游玩,只是在下属面前,必须克制。

        陈燃虽然很早就在国外接受了西式教育,但骨子里还是个有着根深蒂固东方文化的男人,这都得益于陈父和陈母从小就督促他读过许多的圣贤书。

        “陈燃居然能忍住不过来找你,”梁颖说,“要换做我和那家伙……”

        孟小贝笑道:“换做你俩,阿豪也不会的,阿豪有强行拉你跳伞吗?”

        梁颖:“没有……那家伙还真是忍住了……。”

        孟小贝:“……”

        时至中午,半山腰上的视野开阔起来。

        陈燃走在队伍的前面,一会儿停停,一会儿往后看看,刻意放慢了脚步,有意的掉进队伍里面,越走越慢,想让其他人都超过他,员工们却以为陈总走累了需要休息,脚步也跟着放慢,有的干脆停下来等待。

        孟小贝心想现在陈燃头上一定三条黑线,你们也太不识趣了。

        李博豪也受不了了,这个活动是他提出来的,一起走走的目的,就是与员工锻炼下,经历一次跋涉,能够让大家有同甘共苦的回忆,上班后也会更团结点。

        这个活动完整走下来的话是环湖一圈,总共有五十多公里,瞬间就被叶志诚一脸惊恐地劝阻了。

        几十公里对李博豪、孟小贝还有陈燃来说不在话下,但那些长期在mdg与投行上班的白领们可经受不起。

        现在看来要把十公里走完都有点难度,孟小贝正考虑着要不要叫车提前来接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