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271章 小花的绝望

第271章 小花的绝望

        小花将手里的抹布搓了搓:“妈,你为什么不跑?”

        那女人低着头苦笑了一下,没有回答小花的话。

        “他们对你这么凶,你可以逮住机会逃跑的啊,”小花抓住她的胳膊摇了摇。

        “我已经是无可救药了,”小花的母亲撑着腰站起来,“花儿,你干嘛还要回来,你跑的远远的,不要管我。”

        “不行,我不能丢下你,”小花的眼睛红红的,“我听人说,你那个毛病是可以戒的。”

        小花的母亲叹了口气没说什么,只是摇摇头。

        这时,客厅的门被人推开。

        大锤从外面走了进来,敞着衣衫穿着一件大花裤衩。

        他拉过一把椅子大大咧咧的坐下,一只腿架起来:“有什么吃的给我来点,今天事可真多,饭都没吃,我快饿死了。”

        小花蹲在地上搓抹布没有看他。

        “今天能给我一颗吗?”小花的母亲见到大锤,眼里掠过一丝复杂的光,“锅里还有点粥,我给你盛点。”

        小花的母亲说完就去给大锤打粥。

        “花儿,过来给我捏捏肩,”大锤一双眼睛直溜溜地盯着小花,“长水灵了不少呢。”

        要是换做从前,小花肯定乖乖地就过去了。

        可是不知为什么,自从去了恒雅豪园居,小花对大锤的呼来喝去滋生了强烈的抵触感。

        她蹲在地上没动,也不看他。

        “哟呵,”大锤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向小花,“在外面呆了几天脾气见长了啊。”

        他抓住小花领口的衣服,一把将她从地上拎了起来。

        小花的母亲端着粥过来了,一看这情况,赶紧伸出一只手,抓住大锤的胳膊往下扯,“她只是个孩子,不懂事,你放过她。”

        “快十五了吧?还不懂事?”大锤一挥手推开小花的母亲,白粥被打翻在地,溅了一地,也溅了大锤一腿。

        大锤看看自己腿,顿时火起,挥起他的铁拳头就要砸向面前的女人。

        这一拳要是下去,几乎可以预见,小花母亲瘦弱的身板是怎么被砸到“咔嚓”骨头碎裂,铁定得进医院,躺多久就不好说了。

        小花也不知哪儿来勇气,忽然跳起来抓住大锤挥起的胳膊,张开嘴就咬了一口。

        这一口力气不小,额头青筋暴露,腮帮子都咬的发白。

        “啊哟……我擦!”大锤痛到嚎叫。

        这下更加火了,像只发了狂的猩猩龇牙咧嘴,瞪着两只猩红冒烟的眼睛,像是要吃人。

        挥出去的拳头顿时拐了个弯落在了小花的身上,旋即暴怒地收回手,第二拳又准备砸下去。

        “花儿,你快走,”小花母亲扑过来抱住了他的腿,哀求道,“求你了,别打她。”

        “个臭娘们,给我松开,”大锤揪住她的头发使劲拽,小花母亲却咬着牙死都不肯松手。

        小花也犟的跟头牛似的,非但不走,还顺手抄起了一把拖把,怒吼一声:“放开我妈!”

        “你个小野种,”大锤咆哮着,“今天不把你收拾的服服帖帖我就不叫……”

        “求你了,你放过她,”小花母亲哀求着,”我给你捏,你让我干什么都行。”

        “臭娘们,之前打死不让老资碰,现在干什么都行了?”

        大锤掉转头,视线看向小花的母亲,“现在软了?勾搭小白脸的时候怎没想到今天?小花迟早都是我的,算是对你的惩罚,对我的补偿。”

        大锤把腿一伸,狞笑着捏着她的下巴晃了晃,“给我舔,舔干净!”

        小花母亲别有深意的看了小花一眼,那意思:还不快跑!!!

        然后她慢慢蹲了下去......

        小花抓着拖把的手一直在抖,绝望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拖把从手中滑落的时候,小花掉头冲出了这栋楼房。

        身后传出来大锤驴一般的笑声......

        ......

        石头乘车来到一处名叫‘天香园’的私房菜。

        孟小贝帮石头联系好了一个大师傅,红案白案都玩的很遛,出去团建之前就将地址发给了石头。

        天香园离得挺远,公交换了有两趟才找到地方。

        在居民区的一条巷子的尽头,有个独门独栋的房子。

        看起来像是一栋老宅翻新了,装修的很别致。

        门口摆放着许多绿植和花草,遮阳伞下有几个露天茶座,环境安静优雅,给人一种悠闲逸致的感觉。

        石头远远就闻到了一阵香味……他也不确定是哪种糕点的香味,浓香扑鼻,没看到名字,他就觉得是这儿了。

        石头吸了口气,推开门走了进去,里面有个餐厅不算太大,靠收银台边上的玻璃柜里,排放着许多糕点。

        石头瞟了一眼,一小块糕点价格就十几元到几十元不等。

        收银台的后面坐着一个小女孩,从电脑后面探出头叫了声“欢迎光临。”

        “我找陆师傅。”石头冲她礼貌的笑了笑。

        “你等一下,”小姑娘伸长脖子朝后面的里间喊了句,“陆师傅,有人找!”

        没多一会儿,从里间出来一位胖胖的中年男士,系着围裙,头戴白帽。

        “陆师父您好。”石头冲他弯了弯腰,看着对方。

        听孟小贝说,这个师傅做的菜妙不可言,做出的糕点更是名扬四海。

        找他拜师的人多不胜数,但他很少收徒弟,一百个人里面也难得看上一个。

        “我以为多小的小男孩儿呢,”陆师傅看着小姑娘说了一句,又看了看石头,“坐吧。”

        石头看了看大厅里头,地面铺着木地板,靠窗的地方设置了几排卡座,他犹豫了一下,走到卡座的位置,在沙发上坐下了。

        “叫什么名字?”陆师傅在他对面坐下,打量着他,“多大了?”

        “二十了。”石头回答,心里又迅速计算了一下年龄,应该差不多。

        但回答名字的时候他却在脑子里狠狠地转了很多圈。

        是说江小石还是石头?他很想摆脱秋叔给他留下的印记,

        身份证办下来他肯定会有属于自己真正的名字。

        “我叫石头。”最后他选择了大家念顺口称呼。

        “想学糕点制作?”陆师傅笑了笑问。

        “是的,”石头点点头,“做菜也想学。”

        收银台的小姑娘端了两杯冰柠檬过来,又拿了一碟糕点放在他们中间的桌子上。

        石头冲小姑娘说了句,“谢谢。”

        其实这里的糕点长得都差不多,光看外表,似乎并没有什么新颖的花样,不是圆形就是方长条形,或是三角形,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看样子还很糙,看着都不如街面上西饼屋里那些东西光鲜亮丽。

        “尝尝这个饼。”陆师傅招呼了一句。

        饼就是普通的核桃酥的样子,不过外表看不到核桃碎,石头拿起一块来咬了一口,没有说话,这饼实在不怎么样,他不知道这陆师傅拿这样的饼让他吃是什么意思。

        “能吃出是什么味吗?”陆师傅问。

        石头看了他一眼,考虑了半天,最后决定实话实说:“很……不怎么样的核桃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