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262章 都是脾气惹的祸

第262章 都是脾气惹的祸

        李博豪继续耐心的劝导陈燃,适时的分析道:

        “你的老对手罗德里戈对你相当不满,显然不会袖手旁观;

        mdg也不会光坐着看热闹;

        你的这波操作,必定引起股市不小的波动,不止一家基金会被卷进来。

        就算莱斯特也并不完全可靠,我猜测莱斯特的野心,绝对不止是吃掉格伦,你得对他多个心眼,别弄到最后,你被莱斯特给吃掉了。

        而且,就算莱斯特大发善心,愿意在狙死沙马特基金(格伦)以后撤退,这个过程里,万一引发港股大震荡和汇率问题,政府插手就会更麻烦。

        所以老板,请你务必一定必须冷静,再冷静。”

        李博豪注视陈燃的表情,继续说道:“更何况我们还面临动用……一部分外汇储备的问题,别忘了有几家股东的资金,还在国外。

        不过你的钱还是有大部分是在国内的。

        小燃燃?我们要有步骤、有计划、科学、合理地来推动这件事……”

        “你说的这些,我又何尝不知道,“陈燃声音颤抖着:”有时候,我觉得自己真像个废柴。”

        “千万别这么说,阿燃,起码你眼光很好,“李博豪说,”你看我就挑不到那么好的媳妇儿。”

        陈燃:”......“

        “镇定一点,嗯?有人来了!估计是找你的,老板,您先喝点水,咱们把别的事情处理完再说。”

        李博豪转身:“您好,请问找谁,有事吗?你是来送餐的吗?今天带了什么好吃的过来?”

        马天磊背着个包一脸倦怠的站在公司门口:“我是来找孟小贝的,她约了我上门面谈。”

        李博豪示意陈燃回办公室歇会儿去,陈燃却只当作看不到,盯着马天磊,走到洽谈桌前坐下。

        影立方与水晶石试业才没多久,孟小贝又很长一段时间请假应付高考和养伤。

        李博豪将正式挂牌开张那天定在了第三季度的第一天,毕竟一家新公司,需要提前做的准备工作还有很多。

        办公桌、主机已陆陆续续地送了过来,售货方的技术员开始给主机做调试。

        这几天里初创成员都在外头跑,陈燃与孟小贝负责坐镇公司。

        马天磊满脸无聊,手里玩着一个小型的遥控机器人,侧头看公司里的电脑。

        孟小贝亲自设定的配置单,影立方的计算机配置,无论在哪个公司、哪个程序猿眼里,都是令人羡涎的存在。

        马天磊看着看着,不由深吸一口气。

        李博豪给孟小贝拨打了电话,转身朝马天磊道:“稍微坐一会儿,她马上就到。”

        “是我来早了吗?”马天磊在桌子边坐下,将小机器人放在桌子上,又侧头看看陈燃,嘴角一勾:“陈总,别来无恙。”

        陈燃“嗯”了声,把头掉开就没了下文。

        李博豪见陈燃的情绪似乎恢复正常了,便不再理会他们,上楼去检查叶志诚刚刚办理下来的一系列许可证。

        没到五分钟,他就听到楼下传来了争吵的声音。

        李博豪心想:好家伙,这里的活儿比起雷蒙,似乎也没轻松到哪儿去,放下资料赶紧下楼,听见马天磊的后半截话。

        马天磊:“对啊,要我再重复一次么?就是因为你,我才不想来。

        陈总,腾达科技有限公司的创业崩溃之路,我真不想再经历一遍。”

        陈燃刚刚平复没多久的心情又被马天磊点起来,直接被他第二轮气炸,一指大门,示意给我滚出去。

        “你以为我想过来!”马天磊耿着脖子,一副‘我才懒得鸟你’的样子,“是孟小贝几次三番约我,陈总。要不是怕被她黑掉我的电脑,你就是亲自上门背我,我都不会来。”

        陈燃快被他气晕了,懒得跟他争辩,本想起身上楼。

        但一想不对啊,明明我是这家公司总经理,他一个闲杂人等,凭什么要避开他?

        李博豪不清楚这俩人之前的过节,以为陈燃二哈脾气犯了,把面试者训了一通,反被对方点爆了,赶紧一人发了瓶热摩卡:“这位先生你冷静一下,有话好好说。”

        没过多久,一辆玛莎拉蒂停在公司外面的院子里,孟小贝与梁颖过来了。

        “来的挺早啊,马天磊,”孟小贝拖着疲倦的身躯跟马天磊打了声招呼,“还以为你不会来。”

        马天磊:“我还以为高谦在这儿呢,既然他不在,那我也走了。”

        孟小贝:“他说你来他就来,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马天磊无所谓道:“他来我就来。”

        孟小贝看了眼陈燃,没想到他也在公司。

        自从在水榭花都争吵之后,碍于陈燃的父母,他俩表面相安无事,孟小贝回恒雅豪园居之后,就再也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

        现在也没什么与陈燃好说的。

        “他说你来他就来。”孟小贝朝马天磊说。

        她坐到一张巨大的长方形办公桌前,揭开布,继续完成她那未完的工作。

        马天磊向她走近:“那你告诉他,他要是来了,我马上就来。”

        “咱俩要这么一直死循环下去吗?”孟小贝抬头看他。

        马天磊:“你要能解开这个死循环我就来,我拭目以待,还是你想让陈燃来解?”

        孟小贝:“你的创业失败和陈总没有半毛钱关系,是你一时冲动把你的合伙人给打了,别以为我不知道。”

        马天磊:“莫亦辰嘴太碎了,我打他也是有充分的理由。”

        “莫亦辰?这家伙在金融家俱乐部里说话口无遮拦,还在小报记者那里说我坏话,”孟小贝说,“我正准备起诉他损害我名誉。”

        马天磊:“这个主意不错,你看,你找到打开死循环的关键点了。”

        孟小贝在与公司员工一起午餐的时候,问过一名从mdg过来追随陈燃的投资经理,马天磊的那个项目在一年前是那个叫莫亦辰的家伙负责的。

        马天磊利用读研之外的业余时间,与一名大学室友合开了一家软件公司腾达科技,主做量化交易软件。

        陈燃以mdg总经理身份投了腾达科技后认为马天磊不堪重用,又在投行任职,随时可能引发竞业争端,准备把他踢出去。

        于是投资经理莫亦辰擅自暗示了马天磊的合伙人校友,成功挑拨两个好兄弟拳脚相向,最后马天磊把莫亦辰也一起揍了。

        马天磊因此失去了他的好兄弟,也放弃了在腾达的所有股份,把自己玩出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