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257章 走好自己的路

第257章 走好自己的路

        石头把巧克力糊糊都倒进了模具里,倒完了之后才想起来核桃碎什么都没放,于是又把这些碎都撒了上去。

        如果不吃一口,这些东西看上去还有点儿大功差不多告成的意思了。

        石头把盘子放进冰箱,站在冰箱面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走出厨房的时候,孟小贝、梁颖、还有小花都在客厅里喝茶,一屋子茶香。

        “做好了?”看他走了出来,孟小贝问了一句。

        “等冻硬了就可以吃了,”石头走到桌边,梁颖泡茶就用的玻璃杯,石头拿起来看了一眼,又闻了闻,“这茶不错啊。”

        “你还会品茶?”梁颖看着他。

        “品茶谈不上,好坏还是能分辨...一点,”石头坐下喝了一小口,举着杯子用手指在杯壁上敲了敲,“罗浮毛峰,你这也没洗茶,不够香。”

        “这你都知道……”梁颖愣了愣,“还能喝出是什么茶啊?”

        “这种茶他见多了,“孟小贝说,”以前在雷公岭,秋叔就爱喝这茶,装文化人儿呢。”

        石头不好意思的笑笑,她眼睛看着孟小贝:“改天我给你们带点红茶,红茶养胃。”

        “嗯,”孟小贝笑了笑,“巧克力能吃了吗?”

        “应该差不多了,”石头跑进了厨房,打开冰箱。

        用手指往盘子里的巧克力上戳了几下,都已经硬了,又想起自己没有专门洗过手,回头瞧了瞧客厅那帮女孩一眼……管他呢,反正她们也没看见。

        他把巧克力从模具里磕出来,在盘子上一个个码好了,把三个心形的放在了最中间,一盘巧克力中,最大块的就数那颗大号心了。

        拿出来的时候,孟小贝、梁颖、还有小花,都把头凑过来了,看都没仔细看,直接一人一块拿起来就吃。

        孟小贝拿了块贝壳状的,咬了一口慢慢品着。

        小花直接拿了一块心型的也捏着小心翼翼放到嘴边。

        梁颖也拿了一块长颈鹿,她不真吃,放嘴里舔了一口,然后就拿在手里看,像欣赏什么手工艺品。

        “怎么样?”石头左右看看她们几个,“能吃出是什么口味的吗?”

        “挺……好的!”孟小贝竖了竖拇指,又咬了一口。“说真的,第一回能做成这样很不错了,诶我说……你可以考虑去学厨。”

        小花也拼命点着头,“嗯嗯......挺好吃。”

        梁颖耸耸肩,表示没品出什么味道来。

        “别一问就说好,你们烦不烦啊,太不真诚了,”石头乐了,“到底好不好吃,说实话,什么口味的能吃出来吗?”

        孟小贝把手里的巧克力都放嘴里了,然后往沙发上一靠,笑了半天:“好不好吃……不好说,不过口味嘛……大概是锅巴味儿的吧。”

        “我靠!”石头喊了一声,笑得停不下来,他也拿了一块儿咬了一口,含糊不清地乐着,“还真是锅巴味儿的……我跟你说,这东西得一直搅着,我也就走开了一小会儿,它就糊了。”

        “你走哪儿去了?”孟小贝笑笑,伸手又去拿巧克力。

        “我……”石头也伸手去拿巧克力,我看你睡觉去了呗,当然他不敢这么说,嘿嘿笑了两声没说话。

        两人同时去拿那块中号的心型巧克力。

        “个死孩子,别跟我抢,那块心是我的,”孟小贝说,“我先拿到的。”

        “啊?”石头低头,看了眼刚拿到的巧克力是心形的,他突然有些不好意思,不想放回去,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嘴里低低的没头没脑嘀咕了一句,“你的啊……心啊?那……我吃不是......”

        “嗯?”孟小贝愣了愣,没听清也没明白他说的是啥。

        眼睛一瞥小花,把另一块大号的心型巧克力也拿走了,拿在手里咬着。

        “啊!你要吃啊!你要吃这个啊!”石头像是忽然想到什么,紧跟着喊了一嗓子,这话说出来之后才猛地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顿时原地顿了一下,举着巧克力就往孟小贝跟前儿送了过去,走路都有点顺拐了,“给你!你吃吧!给!”

        石头脆亮的声音把孟小贝震得都不知道要不要笑了,伸手接过巧克力的时候一脸严肃,心想:这死孩子神马意思嘞,小花吃那么多块没见你跟她抢。

        吃完巧克力……确切说并没有吃完,剩下的都让小花用小玻璃瓶装上密封起来了。

        石头拿了ipad出来练习写字,这么多现成的老师在这儿,这样的机会可不多,一整天石头都耗在这里不肯走。

        傍晚的时候,孟小贝把石头送回了超市。

        自打晚上住到店里之后,石头每天晚上都得压着点儿回到超市,帮着同事关门,检查门窗什么的。

        “店里面晚上睡觉吵吗?不会睡不安稳吧?”孟小贝问。

        “还好,有动静就起来看看,顺便转一圈,我...睡眠挺好的,随躺随睡,随睡随躺,”石头跟说绕口令似的,“比你加班的时候强多了。”

        “嗯,”孟小贝点点头,一边开着车一边说:“我今天了解了一下关于失踪人口的处理方案,第一步首先得报警。”

        “报警?”石头吓了一跳,猛地直起身瞪着她。

        “不是那种报警,”孟小贝腾出手来在他肩上拍了拍,“你不是小时候走失的吗?如果你父母报了案,警局会有记录,我们报个警,也许能找到一点线索。”

        石头没有说话,他对警察天生的恐惧让他对孟小贝的话没有办法给出回应。

        “我去帮你报警,”孟小贝说,“虽然不一定管用,但起码我们这边能有个记录,如果你家里能有人过来找,也许就能帮你找到父母。”

        他连自己名字也不知道,父母叫啥也说不出来,家在哪里只有一个方向,唯一能有点用处的就是那块玉,凭这些要找到家人,石头根本不敢去想成功的机率是多少。

        “可能找到吗?”他问。

        “希望不大,”孟小贝实话实说,“但总比什么也没做强,你不是有块玉吗?明天你把玉拍个高清照发给我,眼下这是唯一能做的事了。”

        “唯一吗?”石头轻轻叹了口气。

        “石头,你没做错什么,”孟小贝把车停在了超市门口的路边上,“当然,除了这个,你还能做一件事,就是走好你自己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