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235章 人才总是难求(一)

第235章 人才总是难求(一)

        孟小贝朝梁颖使了个眼色,示意她让一下李博豪,不要吵个没完没了。

        李博豪听闻只得作罢。

        眼角的余光却发现了孟小贝这个狡黠的眼神,心里又开始别扭了:“你就不能真诚地、好好地沟通吗?非要把人气死才开心?”

        那话朝着孟小贝,却是说给梁颖听的。

        孟小贝喝了点八宝粥,淡淡的回答:“不能,因为我最喜欢强词夺理了。”

        李博豪:“……”

        “因为你和我老板走得太近了,像个巨的大灯泡,而我想和老板套点近乎都变得非常困难。”陈燃随口又补一刀,一瞥孟小贝,心想这死妮子宁可挤在这里,也不搬去水榭花都。

        梁颖:“……”

        一桌子人各怀心思吃完早餐。

        梁颖一脸没心没肺,站在客厅边上的大阳台,逗孟小贝最近买回来的几只鹩哥(会模仿人类说话的鸟,叫声响亮清晰,能发出多种有旋律的音调)。

        李博豪则抱着孟小贝从水榭花都带回来的蓝宝,坐在沙发上看书。

        “我和阿燃出去办点事,你俩是继续在这里怄气呢还是出门逛逛?”孟小贝看着两人。

        小花最近努力的学习各种厨艺,破天荒的做出了一碟像样的饭后茶点。

        孟小贝本来想问李博豪什么时候回去,她和陈燃走后,这两货说不定在家里打起来,万一把家拆了就不太好了。

        想了想,却没开口。

        梁颖一脸乖巧的样子:“我有点累了,就不出去逛了。”

        李博豪赶紧说:“我也累了,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我想在这里休息一会儿。”

        “我当然介意!”孟小贝看看他俩又说,“我得替这一屋子东西的安全着想。”

        这俩人吵得天翻地覆,现在见了面居然都不想走,孟小贝拿他俩真没办法。

        ……

        “l,拨打叶志诚电话。”孟小贝坐到车上,l帮她将电话接通。

        陈燃将车发动起来,孟小贝一边系安全带一边朝电话那边的叶志诚说,“叶叔,采购好了吗?”

        叶志诚:“曼哈顿已经把样品送上飞机了,今天下午就能到达南都宝鸿机场。

        下一批订单是一千二百五十万,按照公司流程,下单之前需要陈总先签字,财务部门才能付款,中间方收到货款后卖家才会发货。”

        叶志诚的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孟小贝昨天让他买点东西,今天对方就把样品送上了飞机。

        这名财务总监最擅长的就是“催”,不停的催,夺命连环催,一直不间断的打电话,催到对方抓狂为止。

        “让他发到我邮箱,”陈燃直接开口确认,也没问是什么货物。

        一分钟后,车载显示屏上出现了陈燃的邮箱,他伸出食指按了下指纹,邮箱便自动开启,调出该邮件。

        虽然有点奇怪,想到是l在操作的,便左手握住方向盘,右手在邮件里的电子签名栏,画上了自己的大名,审核确认完毕。

        叶志诚在电话那边说:“我现在就去机场,把样品送到公司。”随即挂掉了电话。

        “叶志诚做事情很积极也很稳妥,”孟小贝说。

        陈燃将车开出去,回答道:“我从来没有嫌弃过他。”

        陈燃在水晶石有自己的财务,这令孟小贝心情很复杂,毕竟每个公司的财务都必定是老板的心腹。

        叶志诚的工作范围原本只需要对影立方负责,梦小贝没想到,行政总管与财务总监,这两名最重要的助手,陈燃都毫无异议地启用了。

        现在公司的基础配备:财务总监叶志诚是孟小贝的人,行政也是孟小贝的人,法务顾问李博豪算是陈燃的人,人事是李博豪派过来帮孟小贝的,但听命于叶志诚,前台与金融经理是陈燃的人。

        这个组合实在是混合得太彻底了,孟小贝与陈燃各自的手下还相处得很融洽,真要做权力分割,想摘也摘不开。

        事实上,陈燃这样做是为了更加透明的管理,这样的话,陈燃不管在影立方还是在水晶石的事务上,都默认了所有流程但凡孟小贝想知道,随时可以问询,随时可以插手。

        假如李博豪和梁颖真的能成一对,凭孟小贝的亲和力,这俩货多半也是向着她那边的。

        但孟小贝还是有点担心,像财务叶志诚与行政李珺睿这两个前影立方的老员工,跟不上陈燃高标准的工作模式,只希望他们能快点提高吧。

        ......

        南都金田区的天鹅堡小区花园里。

        昨晚刚下过一场细雨,花园宽阔的草坪上一片如洗的青葱绿色。

        孟小贝和陈燃进了小区花园,四处看看。

        高谦早晨下来遛狗的可能性很大,边牧应该会喜欢雨后干干净净的草坪。

        “你不是很喜欢狗吗?”孟小贝朝陈燃轻松地挑了挑眉:“咱们就当来此一游,碰碰运气吧。”

        不远处的遛狗区,一名男子带着黑色口罩身穿家居服,头发蓬乱,脚上汲着一双拖鞋,鼻梁上架着一副高度眼镜,膝前搁着一部笔记本电脑,正在飞快地打字。

        乍一看,还以为哪个网文作家在拼了命的码字。

        他背后是被围栏围起来的大草坪,草坪的入口有工作人员看着,高谦的边牧犬正与几只品种不一的狗朋友们在草坪上欢快地追逐。

        “大神高谦。”孟小贝走过去叫了一声。

        高谦抬头,然后淡定地说:“干嘛?孟小贝。”

        “你居然认识我?”孟小贝有些意外。

        “简直如雷贯耳,“高谦停下敲键盘的动作,”你的确挺让我吃惊,居然能利用程序的漏洞写出一个量化交易软件。”

        孟小贝:“哈哈哈哈......过奖!”

        高谦:“???”

        高谦被她笑愣了,孟小贝摆摆手收敛起笑声,想起那天在俱乐部里打保龄球,与金融分析师们的讨论。

        高谦果然这么说了,真是一字不漏被他们猜中了。

        孟小贝看着高谦,挺认真的开口:“我想把你挖走,跟我一起工作吧,大家都是做病毒的。”

        “我不是做病毒的,我是对抗病毒的,”高谦说。

        高谦对影立方的前身也是非常的清楚,“你家也不是做病毒的,你家是做bug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