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230章 诡异的写字笔

第230章 诡异的写字笔

        三个人不紧不慢的来到南都一中的校门口。

        陈燃和孟小贝并肩走在前面。

        迎着早晨金灿灿的阳光,像是一对神仙眷侣漫步在通往云霄宝殿的大道上,本就超凡脱俗的颜值在阳光的映照下,愈发显得绝伦。

        “那两个应该是吧?”陈燃用手一指,远远就看见了江一航和李晓晓站在人群中。

        孟小贝住院的时候,陈燃见过他们两个。

        江一航是由他爸爸一同陪着来的,李晓晓也是有妈妈陪在身边。

        江父一手拎着背包一手搭在江一航的肩膀,情真意切的叮嘱着宝贝儿子:

        考前要注意什么............,

        考试要注意什么............,

        千万别忘了什么............。

        不经意的抬头,看见了迎面走过来的几个人,他顿了一下,忘了嘴边叨叨叨的话,眯着眼睛仔细打量起来人,神情微不可察的带上了一丝惊愕。

        商场沉浮多年,他没见过孟小贝,但他认识她旁边的大佬。

        他怎么陪着一个小姑娘来这个地方?

        “孟小贝!这里这里!”江一航没注意到他爸爸脸上的表情,兴奋的朝孟小贝招手,“你怎么才才来?”

        陈燃和孟小贝走了过来,司机小林也跟着过来了,站在一边。

        江爸爸第一次见到孟小贝,江一航挺兴奋的跟他介绍起来,“爸,她就是孟小贝,我跟你说过的,我们班的学霸,还记得吧?”

        “记得,记得,”江一航的父亲向孟小贝点头笑着,

        孟小贝期末考在市里得冠军,几乎全科得满分,江一航不知道在他面前说了多少遍。

        江爸爸:“谢谢你帮助我们家阿航,这个学期他学习积极性比以前强多了,成绩也进步了不少。”

        孟小贝微微一笑:“我没做什么,主要还是阿航聪明。”

        然后,江爸爸看向她身边的陈燃,略有犹豫的开口:“这位是......陈总吧?”

        陈燃微微一愣,随即礼貌的伸出手,“我是陈燃,您好。”

        他不认识江一航的爸爸,江家虽然在南都也算得上有点名气,但是进不了南都名流家族的圈子,因为是孟小贝同学的父亲,陈燃便全然放下了架子。

        两人寒暄了几句,江爸爸目光看到了孟小贝裹着石膏挂在胸前的右手,突然意识到什么,声音渐渐变小,直到没了下句。

        江爸爸愣了有一会儿,马上反应过来,看着孟小贝笑笑,迅速收敛了脸上不经意间的惋惜之色,开口道:“小贝,我家阿航总是提起你,说你是他们班里的精神支柱,你是个坚强的姑娘,别担心,以后有什么事,尽管麻烦他,他整日不务正业,正好让他锻炼锻炼。”

        孟小贝:“好,我那边正好缺人手,考完之后,阿航如果没有其他安排,我还真想烦一烦他。”

        考试的时间快要到了,一行人聊了没几句,孟小贝、江一航和李晓晓就各自进了相应的考场。

        孟小贝的包交给了小林保管,自己只拿了个透明笔袋在手里。

        进到考场里面的时候,要进行严格的检测,两个老师站在门边一左一右,一个看证件,一个拿着检测仪。

        孟小贝安全通过了检测,她的座位在教室靠里面一点,中间的位置,前后左右都是不认识的人,而且间距都挺远。

        基本上卷子摊在桌面隔这么远距离不是超常视力的根本看不清。

        孟小贝的考号是26,中间第三排,她就朝那边走去。

        教室里很快人都齐了,没多久就响起了预备铃,监考老师交代了几句注意事项,另一名监考老师开始拆试卷。

        孟小贝拿到试卷的时候,很迅速的将试卷正反两面扫描了一遍,对这次考试心里已经有了底,用两个字概括就是:很难。估计考完试,有人心态直接就崩溃了。

        孟小贝将试卷铺在桌子上,用左手握住笔开始答试卷,她的手其实只是负责握笔,驱动笔尖写字全部来自她的念力,因此她必须全神贯注的盯着笔尖。

        当然,这种念力的消耗非常的小,她控制起来非常的轻松自如。

        她的念力在突发状态下,能定住一辆疾驰而来的汽车,而笔的体积又小又轻,距离自己又很近,这种状态下的念力消耗简直微乎其微。

        只要她愿意,完全可以连笔都不用握着,但如果这样,就太诡异了,她还不想让自己登上新闻头条,暴露自己有特殊异能的身份。

        她始终都用左手握着笔,外人看过去,除了觉得她是左撇子,其它并没有感觉任何异常。

        整个做题过程发挥的很顺利,几乎没有遇到卡壳思考和犹豫的状态,一路势如破竹,直达写作的环节。

        期间她突然松开手在脑袋上抓了抓,那支笔便独自立在卷子上挥洒。

        一位监考老师看见了,以为自己眼花了,用手揉了揉眼,再看,孟小贝已经伸手握住了笔。

        这不可能,难道真的老花眼了?

        写完作文的时候,距离考试结束还有十五分钟,时间把控的非常完美。

        毕竟是高考,孟小贝没有像期末靠那样嚣张的交卷走人,而是非常安静的利用了这十几分钟,检查了一遍试卷。

        整个考场里面,不管做完还是没做完的,没有一个人提前交卷。

        如果说上午的语文考试已经让很多人几近崩溃,那么下午的数学,才真正让人欲哭无泪。

        所有考生拿到数学卷子的时候,脑子里不约而同的闪过一个人的名字----何其楠。

        于是考场里低低的发出一阵又一阵哀鸣,苍天啊,大地啊,还让不让人活了啊!!!

        今年的数学题比往年要难多了,题目出奇的刁钻,还没考完,就有学生哭着跑出考场。

        第一天的考试结束,下午五点,孟小贝从教学大楼里漫不经心的走出来。

        张姨提着一个保温壶和陈燃一起在大门口等着,保温壶里面是鸡汤,里面添加了许多补增益气的药材,这是按照她家二少爷的吩咐额外给孟小贝添加的营养汤。

        陈燃大概担心她这么长时间耗费念力,身体可能吃不消。

        一行人站在校门口翘首企盼。

        张姨看着不时从里面出来,神色各异或喜或悲或迷茫的考生,有些疑惑的看向身侧的陈燃:“二少爷,你说孟小姐她能考成啥样啊?她要怎么写字啊?”

        她正说着,就看到孟小贝一手挂在胸前一手拎着笔袋,从校门口出来了。

        看上去面面色有点憔悴,没有半点儿血色。

        张姨沉默了一下,哎,孟小姐这是何苦呢,一定是被残酷的现实打击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