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228章 希望破灭

第228章 希望破灭

        徐锡林的话还没讲完,坐在病床对面的石头就忍不住了,他腾地一下站了起来,用手指着徐锡林:“你就不想想小贝!她也还...这么年轻啊,她还是学霸呢,谁...稀罕你的关系,她那么努力,为...为的就是凭自己本事考大学!

        还以为你们真...真的是来看望小贝,真心诚意来道歉的,看来我还是把你们想的太崇高了!“

        徐锡林顿时面色一红一白,”你误会了,我是真心实意来道歉的。“

        李博豪听着他们几个的话也受不了了,直接把手机砸在沙发上,”你当我们是谁啊?以为小贝没人罩着是吧?

        开口之前脑子里有没有捋捋清爽?

        难怪孟小贝不愿意住在你们徐家。

        你们刚才说了一大堆,有哪一条是为小贝着想的!

        你脸可真够大的!

        居然跑来为宋小君求情?

        宋小君可是在谋害你女儿。

        你搞清楚了没有?

        我劝你死了这条心,别把火引到自己家门口,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李博豪一开口,徐锡林夫妇就开始打冷颤,李大律师的雷霆手段他们是领教过的。

        石头、小林,你们把这两个人给扫出去!别让小贝看着心里添堵。”李博豪抬了抬下巴朝石头示意。

        石头站在病床对面,正好面朝着李博豪这边,看到李博豪使的眼色,他应了一声,反应的特别积极,转身就绕到赵敏芝和徐锡林这边。

        司机小林一直站在病房的门口,病房的门并没有关严实,里面的谈话外面依稀可以听见。

        他是一名退伍军人,听力非常灵敏,听到李博豪的声音,就将病房的门打开,直接朝徐锡林这边走过来。

        小林原本是北都陈家的保镖,因为陈燃的缘故,被陈母派到南都给陈燃当了司机。

        徐锡林和赵敏芝的话他也听在耳朵里,看向他俩的目光带上了几分冷漠。

        同时进来的还有几个黑衣人,直接把徐锡林和赵敏芝拎起就往外走,简单又粗暴。

        孟小贝也不看他们,低头看自己裹着石膏的手,几个护士正在给她检查病房记录卡。

        赵敏芝没有想到对方的手下如此无理,孟小贝非但不说一句话竟然连看也不看她一眼,她不敢置信的看向孟小贝的方向:“孟小贝,你怎么可以这么对……”

        孟小贝伸手接过张姨早就泡好凉了半天的一杯茶,端在手里喝了一口,润了润嗓子咽下去:“赵女士,我原本以为你真的是来看我,我还以为,亲妈定会为这事找罪魁祸首拼命,没想到你却是为罪魁祸首来当说客,看来是我想多了。

        这次是我命大,如果我当时稍稍大意一点,你或许已经见不到了我了,我的死活,你可曾有过一丝担心。”

        孟小贝说话的声音淡淡的,眼眸漆黑深邃一眼望不到边,神色一如既往的淡漠,嘴角甚至还带着笑。

        可赵敏芝听着她的话却感觉有些毛骨悚然。

        她想到自己车祸,小腿受伤的时候,孟小贝全力以赴的救她,不禁感到一阵羞愧。

        徐锡林被保镖一路拖着扔进了电梯里,他有些狼狈的爬起来,惊慌失措的看着电梯外面。

        一个保镖跟在赵敏芝身边走了过来,赵敏芝倒是没被扔,保镖给她留了几分情面,看着她进电梯。

        不知道为什么,赵敏芝忽然感到强烈的不安,有什么东西似乎正在离她远去。

        赵敏芝按了电梯的下行键,低垂着脑袋,十分疲惫的叹了口气,“锡林,咱们不该这么对小贝说话。

        这件事情,原本就是宋小君的错,而且是致人命的错,说难听点她这叫做蓄意谋杀,换谁都不可能原谅的,法律也不会允许。

        我是小贝的亲妈,不仅没有为她伸张正义,还站在了她的对立面……”

        徐锡林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沉默着。

        “算了,”赵敏芝懊悔不已,还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说出来,她摇摇头:“回去吧。”

        出了电梯,徐锡林兜里的电话响了,是宋小君的父亲来的电话。

        他看着手机,好半晌之后,然后接起来。

        “姐夫,事情怎么样了?”电话那头,宋小君的父亲的声音非常忐忑。

        徐锡林没有说话。

        电话那头,宋小君的父亲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他苦笑了一声,然后挂断了电话,“我知道了,谢谢姐夫。”

        徐锡林什么都没说就挂了电话,他心里烂烂的,已经清楚接下来将面临的结果。

        北都宋家以及宋小君,将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也将从此淡出大家的视线。

        徐家的司机接到信息早已开着着车在医院门口等候,看着两人的脸色,已经预感到情况不妙,也不敢多问什么。

        徐锡林和赵敏芝坐进车里,车里的人都沉默着,一路无话沉闷的回到了家里。

        赵敏芝的情绪非常烦躁不安,回到徐府之后,一屁股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将手提包扔在一边,让佣人给自己倒了一杯加冰的白水。

        徐锡林则坐在旁边的单人沙发,用手捏着眉心。

        他倒是没有感到什么懊悔,他心痛的是自己在宋家的经济损失,无端端就这样打了水漂,连水花都莫得冒一个。

        “爸,妈,你们回来啦?”徐佳音从楼上下来,看着徐锡林和赵敏芝颓废的表情,疑惑的开口,”发生什么事情了?“

        冰水让赵敏芝冷静下来,她稍稍缓过神,抬头看了看徐佳音。

        对方乖巧的像个贴心小棉袄,赵敏芝刚遭受重创的母爱,又稍稍找回了些许,她的心才慢慢平复下来,开口语气也带上温和:“佳音,明天就要高考了,你做好准备了没有?”

        “早就做好了,别担心,我有把握的。”徐佳音笑着回答。

        赵敏芝终于露出了一个舒心的微笑,她缓缓吁出一口气,把水杯放在了桌子上。

        幸好有徐佳音,只有徐佳音令她最省心,成绩优异还那么努力,看来只有把希望寄托在徐佳音身上了。

        孟小贝现在一定恨透了徐家人。

        赵敏芝感觉有些委屈,她何尝没有为孟小贝担心,只是夹在宋徐两家的关系中间,她要怎么做才好?

        做人真的好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