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219章 惹到了不该惹的人(一)

第219章 惹到了不该惹的人(一)

        李晓晓早已经在车里等候,石头坐进驾驶室后,一边拿出手机给陈燃打了电话,一边将车发动起来了。

        红树林区的高新技术创意产业园。

        陈燃坐在总经理办公室的座椅上,正在处理手头上的一个文件。

        另一边的沙发上坐着他的司机小林,总助莫小灵守在咖啡机边上等着咖啡煮开。

        接到石头拨过来的电话时,陈燃放下手里的文件。

        拿起桌子上响个不停的手机,按了接听键。

        石头很少给他打电话,偶尔会被孟小贝叫到水榭花都聚餐,顺便教他一点武术,但现在是上班时间,石头找他显然不是为了练武。

        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拢上来,石头这个时候找他一定是非同寻常的事情。

        陈燃从椅子里挺起身,神情一下子由散漫变得凝聚。

        电话里响起石头慌乱而又无序的声音,原本舒展的面容瞬间沉了下来。

        空调开的并不算太冷,他的脸上却像是结了一层霜。

        办公室里的灯光带着磨砂质感,暖色调的光线很柔和,也难掩他面色瘆人的白。

        司机小林本来正低头刷着手机,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他愣了一下,直接抬头,看向陈燃。

        助理小莫也抬头狐疑的望向他。

        “小林,跟我出去一趟,”陈燃站起身手机还拿在耳边,直接看向小林,示意他跟上,漆黑的眼眸全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担忧。

        司机小林拿起车钥匙立即跟了出去,助理小莫看着他俩离开一脸诧异。

        莫小灵是从mdg跟过来的老员工,一直都是在陈燃手下做助理。

        她家陈总一惯沉稳,遇事也向来处变不惊,难得看到像今天这样的慌:“这是出了什么事了?”

        ............

        与此同时,南都市中心的恒雅医院。

        石头开着车一路飞奔,把一辆拉货的小车开出了奔驰的架势,风驰电掣般的把孟小贝送到了医院的大门口。

        来之前他就把电话打给了陈燃,告诉他孟小贝的情况。

        陈燃在起身的同时通知医院,做好迎接和急救准备。

        孟小贝一到达医院,就看见一群专家和护士推着急救车等在门口了。

        急诊大楼是恒雅医院重要的就诊部门之一,里面各种医学器材样样都是国际上最顶尖的产品。

        此时此刻为孟小贝专门开设了绿色专用通道。

        其他的病人统统被分流到西大楼就诊,两三个医生将孟小贝抬上病床,推着她前往急救室,一路边走一边安慰:“别担心,不会有事的,先去二楼拍片,然后做心肺检查,陈总马上就到。”

        所有人都知道孟小贝这个病人的重要性,专家们高度紧张,额头跟后背上都沁了一层冷汗。

        孟小贝本没觉着自己有什么,倒是被这群医生表露的紧张感给吓一跳。

        心想:拜托你们,能不带这么吓人的么?

        幸好本菇凉心理素质过硬,否则没病都能让你们给吓出病来。

        几个护士跟专家推着孟小贝直接进去。

        石头和李晓晓站在门外等着。

        医院的走廊外面有几排长椅,石头和李晓晓都忘记了坐下休息。

        李晓晓木呆呆的看着紧闭的大门,无力地靠在墙上。

        医院里面空调开得很足,可她的额头依旧渗出细密的汗水,被汗水侵染的刘海一绺绺的黏在脑门上。

        “小贝的手不会有事吧?”从孟小贝出事到现在,她整个人还还处在魂不守舍的状态。

        石头沉默着没有回答她的话,他来回在走廊踱着步,眼神中流露的焦灼像是要把视线中所有的物体都烤焦。

        大约过了有十分钟,检查室的大门打开了,一名专家从里面走出来,脸上的表情比刚刚接到病人的时候淡定了许多。

        “没什么大问题,右手的小手臂轻度骨裂,左膝盖有擦伤,额头有轻微碰撞产生的淤紫,内脏和身体其它部位未见明显损伤,应该不会危及到生命。”他说完后,也长长的舒了口气。

        石头停住脚步仔细听完专家的解释,一颗悬着的心从嗓子眼猛地调到了脚后跟。

        其它都没什么,可是骨裂就很要命了。

        虽然是轻度的,可是怎么着也得十天半个月才能好,。

        石头虽然不上学,但也知道高考的重要性,孟小贝要参加高考,而且两天之后就开考。

        陈燃还在赶过来的路上。

        石头从口袋里摸出手机,这样的结果,他真的不知道该怎样跟陈燃汇报,如果老天允许替换,他宁愿受伤的人是自己。

        走道的中间位置,电梯间的门打开了,一道清俊挺拔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陈燃面色肃冷,脚步匆匆。

        几个专家看见陈燃,立即迎了上来。

        陈燃在专家们的印象中一向待人温和、处事沉稳,就算是遇到危在旦夕的抢救手术,他也是不紧不慢有条不紊的,眉头都不带皱一下。

        今天这个表情,疾步如飞、面若冰霜,眼神中透着萧杀和狠戾,专家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陈总,小贝她...她还在里面检查,医生说她右手骨裂……”石头开口说道。

        陈燃看着检查室的大门,没有立马进去,伸手扯了扯领带,松开了领口的第一粒扣子。

        手机响了一声,是警局的郑队长,陈燃在来医院的路上,已经通知他们去学校调查情况。

        陈燃笑容冷冽,听声音都感觉不寒而栗:“动手的人呢?什么时候带来医院这边?”

        另一边,南都一中的校门口。

        面包车司机与保安竭力解释,声称自己是因为刹车失灵,司机说的声泪俱下,又称自己家中还有老人和小孩等着他回去照顾,他拿出几沓钱放在桌子上,转身就想走人。

        保安见其赔的钱也不少,看样子应该有六七万,足够赔偿伤者的医疗费,伤者也没有家属在这里,警察也没见来,保安便没有强烈的扣人意识了。

        江一航死死拽住这名司机不肯放人。

        两人在学校门口拉扯起来。

        幸好江一航事先给家里打了电话,江家人接到电话后,一听说是儿子的同学出了事,立即带着人及时赶到,帮着江一航制住了这名肇事司机。

        “把这个司机给我带走,”江一航面色冷沉的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