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209章 你到底是哪边的律师

第209章 你到底是哪边的律师

        雷蒙的老板史密斯眼尖地看见了李博豪与梁颖手上的情侣手串,顿时就有点焦虑上头。

        李博豪却朝他挤挤眼,摆摆手,示意他别紧张,“我已经准备好了,咱们公事公办,其他回头再说。”

        会议桌的对面,梁颖用难过的眼神看着李博豪,眉头几乎拧成了一朵蝴蝶结,脸上的表情更是五味杂陈。

        李博豪则深吸一口气,将文件夹翻开,硬着头皮朝梁颖说道:

        “梁总,梁氏集团与派尔洛多合作多年,现在却突然的无故毁约,这种行为实在是有欠考虑的...…非常非常非常……的......令人震惊。”

        李博豪一边说着一边抬眼看了看梁颖,只见对方那眼神……无法形容,像是要洞穿他的骨髓。

        金牌顾问浑身一颤,顿时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当...当当然,事情还还...还是可以......商量的。”

        今天的事情对他来说冲击实在是太大了,已经超过了他这一辈子所遭受的惊吓总和。

        今天的梁颖与平常看见的洗发妹完全不一样,简直就像换了一个人。

        一身剪裁合身的套装裙,尽显玲珑有致的婀娜身姿,粉润的脸庞上,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彬彬有礼,充满了知性优雅的气质。

        李博豪看了简直就想上前搂着她的腰,捏着她的下巴,直接来个深情一吻,再把她拦腰抱起,找个安静的房间......……算了,还是等今晚有空了再收拾她。

        梁颖也盯着李博豪看,今天的李博豪看着也是格外不同。

        上周她领着他刚做了一次vip级别的发型护理,头发修剪后发型后显得十分阳刚,前面的头发往后立起,从视觉上脸型适当拉长,原本略显奶气的脸增添了几分刚毅,简直媲美当红明星。

        梁颖看的两眼直冒桃花,恨不得一个飞扑过去,当着所有人的面撒一波狗粮…………算了,还是等到适当的时候,再好好地收拾他。

        李博豪清了清嗓子又说道:“派、那个派尔洛多,呃对,派尔洛多,作为华国地区梁氏集团最为忠实的合作伙伴,在今天这个难得的齐聚场合,希望大家以这样一种会谈方式,来将事情约束在一个......一个可控范围之内。”

        听到这里,派尔洛多的代表终于从萎靡状态中一振,认真地说:“没错,这...…就是我们来这里洽谈的...…最终目的。”

        李博豪拿起桌子上的文件夹翻了翻,抬头朝对面的梁颖说:“有一点我不太明白,梁氏集团究竟是因为什么非要和派尔洛多解约呢?梁总,你能告诉我一下吗?”

        梁颖微眯着眼睛,默不作声。

        她根本没看过资料,也根本不了解事情的前因后果。

        梁氏的副总经理萧予铎看了眼梁颖。

        梁颖眯着眼睛喃喃道:“他们提供的元器件存在质量隐患。”

        闻言,李博豪立即站起来,面朝马来西亚派尔洛多公司的代表,提着嗓子道:“你们居然把有质量隐患的元器件卖给多年的合作伙伴?”

        派尔洛多公司的代表连忙摆摆手,着急地解释:“那批电子元器件,属于我们质量检测上的纰漏,我们已经多次解释过。”

        梁颖听闻面色一沉,心想:我擦,这么随便一蒙就能蒙对了?这得做了多少藏污纳垢的事才能有如此高的命中率?

        副总经理萧予铎开口解释:“人无完人,难免也会有一两次失误,这个可以理解,我记得当时总裁大人对此事发过脾气,你们也对此做出过检讨,后来双方对此事和解了。”

        梁颖说:“可是你们提供的检测报告却是写着检测合格的,实际每件产品确是不合格的,你们这种行为属于蓄意欺骗。”

        “太没职业道德了,”李博豪一手撑着桌面,一手将文件夹摔在桌子上,朝派尔洛多公司的混血儿代表说:“关于那次事件,贵公司发现问题后,有没有给出合理解释?我看后来是颠倒是非了吧。”

        派尔洛多公司的代表们:“......”

        雷蒙律师事务所的老板史密斯:“......”

        一帮人心想:你到底是站在哪边的金牌律师?

        梁颖受到了启发,赶忙朝李博豪说:“就是颠倒是非,他们总是违背签署的协议条款,然后找各种理由搪塞,一旦出了问题就追加各种各样的补充协议,实在无法与这样的合作伙伴继续下去了。”

        派尔洛多公司的代表马上说:“梁小姐,那次事件真的只是一次意外的疏忽,我们已经对导致事件的相关人员做出了惩罚。”

        梁颖:“如果我没记错,在去年的上半年,有一起顾客退货的事件、今年年初还有一起顾客投诉事件。

        因为我们产品元器件的隐患,购货商使用了我们提供的元器件,致使用户视力下降,后来被迫拆除了那批产品,而梁氏集团因此赔偿了一大笔损失费。”

        李博豪看向派尔洛多公司的代表,手指敲了敲桌面:“这个怎么说,嗯,解释一下。”

        派尔洛多公司的代表:“......”

        几个代表于是交头接耳开始商讨对策。

        李博豪看了眼对方,一边慢慢地横着朝梁颖那边挪过去,一边说道:“派尔洛多违背了当初签订合同的条款,协议中第八大项第六条第二个细则明确规定,如果乙方违背条款,甲方有权终止合作协议。

        以上这种情况,也适用于国际商业纠纷仲裁委员会,我建议梁氏集团就电子元器件安全隐患问题向对方提出起诉。”

        派尔洛多的那名混血代表焦急地说道:“那件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您的父亲,贵公司的总裁,当初就已经亲口答应过,不再追究这件事情。”

        “可现在,我是公司的副总裁,由我来处理咱们之间的合作关系,”梁颖说。

        派尔洛多的代表们傻眼了:“......”

        李博豪已经站到梁颖身边,朝萧予铎做了个让开的手势。

        萧予铎也彻底傻了,站起来惊讶地看着对方的金牌顾问。

        李博豪大大方方在梁颖身旁一坐,面无表情道:“还有什么问题吗?没有的话就散了吧,回家等着吃官司。”

        派尔洛多的代表明白这事儿没有商量的余地了,怒气冲冲地用蹩脚中文威胁道:“梁小姐,你这是想‘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了吗?”

        萧予铎哭笑不得的站起来道:“呃......,那个,请8一下,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不是这样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