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190章 欢喜冤家(二)

第190章 欢喜冤家(二)

        孟小贝:“那里是你的家,影立方搬过去,水榭花都显然安排不下,我认为最好还是另外找一个办公地点,地段就算偏远一点也没关系,但办公空间一定要足够大。”

        陈燃一直想让孟小贝过来自己家里住,但这话他已经说好几百遍了。

        孟小贝愿意来自然会来,总这么说显得死皮赖脸的,于是改口道:“你不知道,蓝宝好久没有吃到你喂的食物,都瘦了好几圈了。”

        “嗯,”孟小贝应了一声,“你先给它吃点小鱼干什么的,改天我再带点它爱吃的猫粮去看它。”

        陈燃:“它还是喜欢呆在围墙上,看见什么东西就往窝里叼,附近的野猫只要路过,它就追了上去,上蹿下跳的,我总觉得它的身体里住着一只狗的灵魂。”

        孟小贝:“......”

        陈燃憋着笑眼睛瞥向一楼,一楼的大厅正在举办一场促销表演,一群衣着时尚的模特站在舞台的中央。

        陈燃:“宠物到了一定的年龄,最热衷的就是求偶,天性使然,然后就是为自己搭建一个新窝。”

        “搭好窝了也吸引不来配偶,”孟小贝想了想,确实,蓝宝也该有配偶了,否则孤零零的,总感觉有点寂寞。”

        孟小贝本想说找机会给蓝宝买个老婆回来。

        陈燃却漫不经心道:“它不懂,反而一直憧憬着,所以无知也有无知的快乐。”

        孟小贝怒道:“你想隐喻什么?还能不能愉快地吃一餐饭了?”

        陈燃:“我没有做任何的隐喻,是你多心了,我怎么可能把你比喻成蓝宝。”

        “服务生,把最后的甜品上了,我想要走了。”

        “嗯,这很符合你,吵着架也能吃得下甜品,我那份也给你,要吗?”陈燃说。

        孟小贝冷着脸:“承蒙你看得起,给合同签了字,所以我也会履行承诺,把晚饭吃完,我是信守承诺和守时的人,这是对彼此的尊重。”

        陈燃:“呵,你这意思,只有我不懂得尊重人,比方说在101大厦的沙龙聚会上,让你等了多少个小时来着?”

        孟小贝:“我知道那天你不是故意迟到,你能不能别把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提起来,我并没有责备你。”

        服务生端来两份哈根达斯甜品,圆圆的冰激凌上面插着一颗鲜红的樱桃,再用草莓酱做出一个心型,餐厅里的乐师过来拉起了小提琴,笔直地站在桌前,开始演奏巴赫的《哥德堡变奏曲》。

        孟小贝拿起勺子,对乐师说道:“换首贝多芬的《欢乐颂》吧,我想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乐师停顿了一下,点点头,拉起了贝多芬。

        陈燃:“不不不,还是巴赫,今天要按老板的品位来。”

        乐师随即又换回了哥德堡变奏曲。

        孟小贝:“贝多芬,孟总才是真正的老板。”

        陈燃:“巴赫,金主说巴赫就巴赫。”

        乐声停了,小提琴手看着两人,陈燃与孟小贝相对而视。

        忽然乐声响起,变成了哥德堡与欢乐颂。

        孟小贝:“......”

        孟小贝心想:真逗……这两首乐曲还能用以这种方式无缝衔接,真是开了眼了。

        陈燃在桌对面,听着两种乐曲以奇妙的方式糅合在一起,嘴角带着一抹笑意看着她。

        “服务生,麻烦去厨房帮我弄一束蔬菜花行吗?”陈燃说,“最好再折一枝勒杜鹃插在上面。”

        服务生笑的快撑不住了,没有直接回答。

        这二位圣诞那天在此地上演的闹剧,他太记忆犹新了,好像就是在这个桌位。

        服务生走到一边,拿出手机……

        孟小贝眼尖地发现,在盘子的装饰配菜中,露出一截闪闪发亮的链子。

        她挑开那堆青翠的苦菊,是一款女式链表,正是那天她捉弄陈燃与marina时,她放在盘子里的链表。

        陈燃明显拿到到珠宝店加工过一次,表链上多了几颗闪闪发光的钻石。

        孟小贝顿时愣住了,好半天没说出话来。

        陈燃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慢悠悠地说道:“礼物最好在甜品环节上,这样的话,就算遭到拒绝,也正好可以起身走人,要不然,还要一起把饭吃完,岂不是很尴尬,不过我想,你不至于嫌弃自己挑选的东西吧。”

        这下换孟小贝不想说话了,她用叉子将链表挑起来,拿在手里看着,脸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

        陈燃注视着她的脸,心脏怦怦跳着。

        这应该算是他送给她的第一件具有纪念性的礼物。

        终于,孟小贝将链表握在了自己的手心里,抬头看陈燃的眉眼如此温煦,一如他们曾经对视的无数个瞬间。

        “谢谢,”孟小贝轻轻地说,“你刚才提的建议,我会认真考虑,就像哥德堡也能与欢乐颂和谐共奏,走了,今天的晚餐非常不错。”

        陈燃示意服务生过来买单,“那好吧,我反正已经自由了,随时等候你的消息。”

        然后起身拿起孟小贝脱下的外套,跟在她身后离开碧海晴天。

        ......

        李博豪这段时间心情有点糟糕,与梁颖见面没多久就会吵起来,雷蒙国际律师事务所遇到几个棘手的官司,本来就让他心烦。

        雷蒙的老板是个神经过度敏感的人,常年与各种官司打交道,养成了多疑又焦虑的性格。

        每次官司一有变故,他就以为员工哪里疏忽了,还喜欢自行脑补事情万一怎样怎样就会导致怎样怎样,然后越想越糟糕,最终导致自己焦虑过度。

        李博豪有时候觉得自己的工作像个心理医生更甚于首席法律顾问。

        每天都在想方设法地安慰老板,没事的,放心吧,这个官司保证不会输。

        若不是因为喜欢律师这个行业,有时候还真的想,干脆回家养牛得了。

        想起这些,便想到了他和梁颖,老爸老妈是不可能接受一个家境贫寒的打工妹。

        得想个办法快点让梁颖华丽变身,因此他很庆幸孟小贝答应将梁颖安排进影立方做前台接待。

        李博豪很郁闷,李茂亨也尝试对宝贝儿子隐晦地表达些许希望,并施加压力如果李博豪愿意努力地尝试接手家业,他愿意无条件接受他的女朋友,不论对方贫穷还是富贵家境怎样。

        李茂亨最近实在很焦虑,就怕等到自己年老体衰、迈不动腿的那天,这一大摊的家业谁来接手?谁来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