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183章 及时让他抽风了

第183章 及时让他抽风了

        石头盯着秋叔的脸,拼命地喘息着,要不这么喘,下一秒他就会憋死过去。

        “叔疼过你,”平叔动了动,慢慢起身,“但你太犟了,你跟叔不是一条心,你让叔过得太不舒心。”

        石头还是盯着叔秋的脸,在秋叔收回手准备站起来的瞬间,他的手攒足了力量往秋叔脸上挥了过去。

        秋叔赶紧往后一躲,石头没有碰到他的脸,只在他领口上抓了一把。

        大锤迅速地抬腿一脚踢在了他肚子上,他弓起了背,脸埋在草丛里,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具体有多大了?弄不清,秋叔说是按照跟他体积差不多大的孩子,给他估摸着算的年龄,他没有生日,19岁也就是个大约数,日期也就是他被捡来的那一天,也许更小些,也许更大些。

        小花一直在哭,哭泣都憋在嗓子里,偶尔滑一出的几声,透出的全是惊恐和绝望,像是给正在沉默地往石头身上耍狠的人加上了背景音乐。

        想喘气,石头侧过脸,看见了脸旁一根根在视线中放大了的野草,被人踩扁了,又挺起腰顽强地继续生长。

        大锤掐着他的后颈把他的脸按进了草丛里,按得很用力,草长的这么稀疏,这一按,他的脸和鼻子都陷进了草下面的土里,闻到了一阵说不上来的土腥味。

        是血腥还是土腥,已经傻傻分不清了。

        大锤可算是找着了为两万元钱出气的机会了,抡着拳头往他身上砸得特别卖力。

        “石头哥......”小花终于哭出了声音,撕裂着嗓子喊了他一声。

        别喊了,石头皱了皱眉,本来不觉得有多疼,被她这一声凄厉的喊声一激,石头觉得自己全身都像是被砸碎了,疼得就想满地打滚。

        太阳终于将早晨白茫茫的雾气驱散,挂在天边闪着耀眼的光芒。

        石头趴在野草堆里,紧紧握成拳的手一直没有松开,他手里拽着从秋叔脖子上扯下的一块玉,那是石头被捡来时身上唯一的物件。

        有风吹过嫩绿的草尖,发出沙沙的响声,初春的阳光下,草的影子在他脸上晃动。

        忽明忽暗中石头闭上了眼睛。

        不会死的,不能死,新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呢,怎么也要坚持下去。

        石头觉得很困,像是要睡着了的感觉,身上也感觉不到疼了。

        不过就在他快睡着的时候,有人甩了他一个巴掌,还有泥土混着草丛的露珠拍到了他脸上。

        他睁开眼睛,看到了大锤的脸。

        在逆光的情况下,大锤的脸看起来有些阴暗,可能是眼睛被砸肿了,对方的脸看起来有些模糊,但是还能看到他有些狰狞的笑容。

        “装死呢?”大锤狞笑着,“还不肯开口是吧?”

        看着大锤因模糊而变形的脸,他莫名其妙就想笑,脸还啃在满是泥的杂草里面就笑了起来,笑得还挺欢,带得身上一阵阵剧痛。

        “笑你......再笑!”大锤把他从地上扯了起来,“我让你笑。”

        石头站不住,腿好像没太受伤,但使不上劲,肚子和身上都很疼,他只能跪着,要大锤没揪着他头发,他肯定跪都跪不住。

        不过胳膊还能动。

        他举起手,冲大锤比了个中指,忍着身体的剧烈疼痛微弱地挤出几个字:“我...艹...你大爷。”

        大锤没说话,从车上找来一根铁棍,照着石头的脑袋就挥了过去,速度之快,旁边的人都没来得及拉住他。

        石头来不及躲闪,眼睛一闭,就等着一了百了。

        就在这时,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那根铁棍在距离石头脑袋五公分距离的位置,定住了。

        任大锤怎么用力都按不下去,汗都出来了。

        这怎么回事?

        大锤诧异到眼睛都快蹦出来,活见鬼了啊。

        他尝试着用力往回拔,结果那根铁棍顺着用力方向,一下砸在他自己脑门上。

        大锤顿时眼冒金星,定了定神后,脸涨的通红,都不敢相信自己眼睛,这是不是在做梦?

        别说他不敢相信,石头自己也不敢相信。

        他也挺奇怪的,一脸诧异看着大锤,心想:真是苍天有眼啊,惩罚他作恶多端,及时让他抽风了。

        在场的所有人无不张大嘴巴盯着他俩。

        谁都没有注意到,从关澜牧场的方向,开过来一辆小汽车,停在了第二辆面包车的旁边。

        车里面的人是陈燃和孟小贝。

        孟小贝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石头。

        她应李博豪之邀,和陈燃一起上关澜牧场骑马,却看见了如此惨烈的一幕,她还以为石头真的把小花送走了,这才宽心地应邀前来牧场。

        l在耳机里说道:“偷看监控摄像头也并不是一无是处的,是吧,小贝。”

        “谢谢,这次给你记大功一件,”孟小贝说,“你是怎么知道石头在那辆车里面?”

        l:“当摄像头的角度对准面包车的后窗玻璃时,正好可以看见石头的脸,不过,这也要归功于陈燃的车正好距离面包车不太远。”

        孟小贝由于刚才使用了异能控制了大锤手里的铁棍,体能瞬间下降了很多。

        对她来说,受控物体体积越大,耗费的念力就越大,体能消耗的也越多。

        原本一根铁棍消耗不了多少念力和体能,但因为距离相对比较远,就需要付出与距离成倍数的能量,距离越远消耗的能量越大。

        再加上大锤挥棍子时力量大的惊人,孟小贝还得用念力与他对抗,这就使她瞬间消耗了巨大的体能,额头上都渗出了一片细密的汗珠。

        她看了看站在外面的石头,侧头对陈燃说道:“你在这等着,我下去一下。”

        然后伸手欲打开车门。

        陈燃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并递给了她一个口罩,“我下去,你就在车里等我。”

        孟小贝刚想说,你能解决吗?

        陈燃却像知道她的意思,未等她开口就扔下两个字给她,“放心。”

        然后推开车门直接下去了。

        秋叔以及他手下的几个小弟被眼前诡异的一幕惊呆了,一时竟也没有发现后面停了一辆车。

        一帮人难以置信的上下打量着石头。

        大锤更是费解的看着石头,这小子使了什么邪门功夫?以前也没发现这么厉害。

        他揉着自己脑门,脸色忽青忽白时而变换,难看到了极点,什么时候做过这么出丑的事情,竟然当着众小弟的面用棍子砸自己脑门。

        这面子可真丢大了!

        余怒未消的他不信邪地重新抓起棍子,使出浑身的力气再次砸向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