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180章 别出声,跟我走

第180章 别出声,跟我走

        石头急的一脑门汗,刚才送他过来的出租车早就不在了,这荒郊野外,他上哪儿找出租车追上去啊?

        顺着刚来时候的道路走了大概有半个多小时才来到了一个镇上,鞋底差不多都磨破了。

        也顾不上咕咕叫的肚子,东西都没吃一点,就上了一辆出租车。

        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还有半个小时,超市那边就该下晚班了,再赶过去说不定已经关门,石头系好安全带,让司机直接送自己到市中心。

        坐在车上,石头一直在心里琢磨,那伙人会把小花送哪里去呢?

        按说小花不见了,大锤和秋叔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

        说不定,这事就是秋叔指使人干的呢?

        想不出个头绪,石头决定偷偷潜回雷公岭看看。

        出租车开了大概有将近一个小时,石头在雷公岭附近下了车。

        他没敢往平常的大道上走,趁着昏暗的夜色,他把衣服的帽子拉起来,再戴上口罩,拐进了一条小巷子里。

        在这片儿每一分每一寸土地他都熟的就跟自己的身体一样,闭着眼睛都能找到秋叔的老巢。

        在快接近坡顶那几栋建筑的时候,他停了下来,将衣服的帽子拉的更低,一闪身躲在了阴暗的墙角,顺着墙根再慢慢往里摸。

        小花没事的时候经常蹲在这几处墙根,走在她呆过的地方,石头仿佛听见了小花呜呜的啜泣声。

        仿佛看见了她被大锤从屋里一脚踢出来的时候在满是碎渣的墙根下半天爬不起来的样子。

        “帮帮我,”小花眼里全是泪水,声音很低地颤抖着,“石头哥你帮帮我......我会死的......”

        小花要一直呆在这里会是什么样的结局?所有人都清楚,

        一个小姑娘长得不好看,瘦弱多病,整天挨打,啥活也干不了,还死犟,结局不是病死就是被打死。

        小花必须离开这里,这是石头包括孟小贝,一直以来想做又没办法实现的事情。

        石头忽然有点自责和后悔,要是他早一点来这里搭救小花,也许她就不会被那伙人带走。

        大锤所住的地方在斜坡顶端数下来第三栋,距离石头最近,从亮着的灯光里,可以判断大锤今晚没出去,应该就在屋里头。

        没多一会儿,石头看见一个瘦小的身影在窗户上晃了晃,他顿时就松了一口气。

        虽然隔着挺远一段距离,但石头还是一眼就认出来,那绝对是小花的身影,大锤的身影不是那样。

        大锤的身影至少超出窗户的第二格,而那个身影只有一格半,而且还带个小辫子。

        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是孟小贝来的电话,在葡萄酒庄的时候,石头将手机设了静音后就一直没改过来。

        按了接听键,电话里传来孟小贝略带焦虑的声音。

        “出啥事了,是不是又被秋叔的人盯上了?”孟小贝说,“店长给我来电话了,说你下午没请假就急匆匆地走了。”

        石头用手挡住话筒将嗓音压低:“是小花,小花被...被人带出去一趟,好...好像是鬣狗。”

        “小花?鬣狗怎么会盯上小花?”孟小贝问,声音明显带上了紧张,“她怎么样了?你在哪呢?”

        “小花看起来好...好像没事,我跟了他们一下午,那...那帮人把她带去了一个神秘的...酒庄。

        我进不去,正准备报警呢,他...他们又把她给送回来了,”石头说,“我现在...在雷公岭盯着呢?”

        “你疯了,”孟小贝说,“万一要是被人发现了,你小命就没了,赶紧回来,小花我会想办法。”

        这话让石头心里说不出的一阵暖,同时也在心里甩了自己一巴掌。

        他上午还在揣测孟小贝不理他了,原来她这么担心他。

        “我会注意安全,小贝,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这地方不宜多聊,简短几句石头很快挂了电话,看了看对面的窗户,他叹了口气,准备从小巷里悄悄撤离。

        忽然就听到对面楼里传来大锤的叫骂声以及“咣当”响的不锈钢盆摔到地面的声音。

        大锤抠的要死,舍不得真摔东西,气头上来了就砸这些东西撒气,要么就是拿小花撒气。

        果然,最后一声听着明显就是身体撞到门上发出来钝响,然后就是衣服被撕裂的声音,以及小花低低的呜咽声,她不敢大哭,哭大了打的会更惨。

        虽然小花管大锤叫爸,但大锤一直非常肯定地认为,小花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这屋里除了小花不会有别人,就算有别人,也没人敢管到大锤的头上。

        这畜生!

        石头刚迈出去一步的脚又收回来了。

        他弯下腰从墙根下捡了一块碎砖头,准备砸向对面的窗户。

        这时,从斜坡上下来两个人,其中一个看着像是猴子,另一个石头不认识,应该是新来的小弟。

        两人走到大锤住的楼底下,用手拍了拍门,“锤哥!秋叔让你现在过去一趟。”

        夜晚的雷公岭相比白天要安静许多,稍微一点声响都能听的很清楚。

        两人嗓门挺大,大锤光着膀子从二楼的窗户探出脑袋。

        “靠,早点不说,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大锤关上窗户,穿了衣服下楼跟着猴子和另一个新来的小弟一起走了。

        等他们走远,石头扔掉手里的碎砖头,从地上捡了块小点儿的石子。

        又悄悄靠近了小花住的那栋楼。

        石头抬手用手指一弹,石子儿飞到二楼,在玻璃上轻轻磕了一下,紧接着又是一颗石子弹在玻璃上。

        一共两下,间隔不大,声音也不大,但足够让屋里的人听到,这是石头以前找小花下楼的一种方法。

        窗户没有打开,但窗帘晃了一下又关上了,能听到里面有响动声。

        五分钟之后小花从后门轻手轻脚地走了出来,穿得很厚实,估计刚刚换了一件衣服,手里还拿着个小兜。

        小花蹑手蹑脚地从楼底下走了过来,缩着脑袋四下张望了一下。

        在对面的墙根下发现了石头之后,先是一阵惊喜,蹦跳了几步跑了过来,然后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石...石头哥......真的是你?”

        石头立即用手指在嘴边比了一个“嘘”声。

        “别出声,跟我走。”

        石头走过去抓着她的胳膊,然后飞快地顺着后巷的墙边往街口走,小花沉默地跟着他,全身都在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