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162章

第162章

        看到两个外孙女进来,他微微偏头笑了笑,“你们来了啊。”

        他撑着桌子坐到椅子上,又看向她俩,“你妈呢?又去打牌了?”

        “嗯。”徐佳音表情木木然,应了一声之后,就找了一把椅子坐下,然后无聊地掏出手机看起来。

        孟小贝也坐在床头的桌子边,随手从果盘里拿了一个苹果,低头慢吞吞的削着。

        没一会儿,病房门被人轻轻扣响。

        孟小贝抬起头,把削好的苹果递给赵穆青,“请进。”

        尹项东背着一个黑色的包,春风拂面的走了进来。

        他取下墨镜,把医药箱随手丢在桌子上,露出一张略显精致的脸,“你好外公,我是阿东。”

        他咧开嘴笑的一脸灿烂,并随孟小贝唤赵穆青为外公。

        孟小贝为了给赵穆青求药,不止一次跟他提起过尹项东,为了让他更直观的了解赵穆青的病况,经常用视频跟他对话,所以,赵穆青对尹项东并不陌生。

        一看见他,略一迟疑很快便记忆起来。

        “啊……是阿东啊,你什么时候回国了?”赵穆青坐回病床上,看到尹项东,显然很高兴。

        徐佳音没见过尹项东,不过见赵穆青这反应,这应该是孟小贝的朋友,他看了孟小贝一眼,就继续低头刷她的手机。

        赵穆青的身体状况,孟小贝早就就给尹项东讲过。

        他这次主要是来亲眼看看,顺便带了几盒最新研究出来的药物给他,虽然不一定能让赵穆青康复,但对他的病情还是能起到一定的缓解作用。

        尤其是赵穆青目前这种对普通药物已经产生严重耐药性的情况,这种新研制的特效药对他来说犹如雪中送炭。

        孟小贝削完苹果,又给尹项东倒了一杯白开水。

        尹项东接过水杯,随手拖过来一张椅子坐下,“谢谢。”

        赵穆青今天无论是心情,还是身体方面,看起来都很精神。

        尹项东详细了解了赵穆青的病况,又用自己随身携带的设备给他做了一下特殊检查。

        他的检查与医院不同,他只针对病毒以及传染病以及特殊物质的侵害等等。

        他的检查不能马上出结论,需要带回基地用设备进一步分析才能得出结果。

        三个人在病房里呆了一上午,赵穆青就催着他们赶紧去吃饭,老呆在病房不好。

        “那好,外公,我改天再来看您。”尹项东戴上墨镜,又戴上鸭舌帽,再带着几分国外养成的习惯跟赵穆青礼貌的抱了抱,然后很有风度的离开。

        孟小贝起身送他,跟赵穆青说了一声就跟尹项东一起出门走了。

        …………

        警察局那边,郑队长加派人手将目标锁定在马文涛和徐锡林身上,徐锡林倒是可以暗中侦察,马文涛却怎么也找不到踪影,其父其母也声称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孟小贝不同意将该起事件以普通交通事故定案,因此郑队长身上又多了一件悬而未解的案件。

        送走尹项东,孟小贝从赵敏芝的病房出来,准备返回自己租住的公寓。

        一抬头,陈燃站在走廊的尽头等着她。

        孟小贝像是想起了什么,双手揣在兜里,不紧不慢地走了过去。

        陈燃眉头稍稍一抬,望向孟小贝,“现在可以说了么?”

        “说什么?”孟小贝问。

        “是谁给你弄到的药?”

        “原来你还在惦记这问题啊,”孟小贝勾着嘴角笑了一下,“没有谁给我啊,是我自己想办法在黑网弄到的。”

        “黑网?”陈燃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没再说话。

        抬腕看了看时间,“今晚我还有个手术座谈会,不能陪你了。”

        说完头也不回地朝电梯走去。

        孟小贝正琢磨着那摇头的意思,l在通过她手机的扬声器说道:“他应该已经知道是谁给你弄到的药,他刚才的问话只不过是个试探。”

        孟小贝被吓了一跳,“你怎么知道?”

        l说:“我今天通过医院的监控摄像头,看见他和尹项东在一楼大厅里相遇了,我之所以确定他们认识,是因为我在陈燃的电脑里,见过一张他俩曾经与同事一起的合影。”

        “你怎么不早点提醒我,”孟小贝想了想突然反应过来,“l,你怎么跑去控制手机了?”

        l说:“因为你没有戴耳机,我只是想告诉你这个事实,现在你只要追上去,从背后抱着他,把头靠在他身上,再轻轻说一声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骗你的。”

        孟小贝气笑:“l,你......……,你果真是言情小说看多了。”

        l继续出谋划策,“去吧,我正在努力地让他等不到电梯,你现在过去的话,我还可以再坚持一会儿,让他进不了电梯,他已经非常不耐烦,电梯的下行键被他按了有二十四下。”

        孟小贝:“你还是把自由还给电梯吧,我觉得他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一个人静会儿。”

        l:“他原本以为你会坦诚的告诉他,没想到你却找了个非常低级的谎言搪塞他,他现在一定误会你了,觉得你和尹项东关系肯定很不一般。”

        孟小贝:“如果他非要这么觉得我也没有办法,人与人之间最忌讳猜忌,尤其是恋人之间,假如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还谈什么恋爱,更何况,尹项东没有同意之前,我不能随便泄露他的信息。”

        l:“可他是你的上司,还是你的领导,你每天都得面对他。”

        “好了,l,”孟小贝说,“我今天心情本来就不怎么好,不要再说了,我快要郁闷死了。”

        l帮她分析完之后,孟小贝整个人都快要爆掉了。

        从老妈和外公病情好转的欣慰中,一下子又跌进了谷底,这种感觉太糟糕了,陈燃这么帮她,让她有种挥之不去的负疚感。

        她左思右想,最后还是给陈燃发了条微信,朝他道歉并解释,抗菌特效药是她托一位朋友弄到的,她答应过帮朋友保密,所以编了个谎言欺骗他,孟小贝也不打算责备他,毕竟撒谎的一方是她。

        孟小贝写完这一大段解释以后,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对,只觉得这么解释更加欲盖弥彰,便停了下来,正想删掉改成明天面谈时。

        迎面走来一位小护士,与她擦肩而过,胳膊肘不小心碰到她的手臂,导致她的手指触到发送键,那条信息“刷拉”一下,发出去了。

        孟小贝这下真的爆了,大声喊了一声,“喂!”

        小护士吓了一跳,转过身,“你叫我?”

        孟小贝顿时卡住,不知该说什么好,“呃...是,是啊,你的鞋子真好看。”

        小护士低头看看自己鞋,又抬头看看孟小贝,一脸疑惑的说了声“谢谢,”然后莫名奇妙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