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156章 恐怕没那么简单

第156章 恐怕没那么简单

        孟小贝挂断了电话。

        赵敏芝在恒雅重新检查之后,得出的数据更加全面和详细。

        孟小贝没有去病房,她出了外科主任办公室的大门之后,就站在走廊外。

        总觉得这件交通事故发生的很蹊跷,为什么偏偏换了徐锡林的车,就发生了交通事故。

        她思索再三,拨通了警察局长严纪纲的私人电话,电话拨过去才响了一声就被接通。

        严局长只听到孟小贝肃冷而又平静的声音,“帮我调查一件事情可以吗?”

        “说。”

        “麻烦你们与交警联系,查看一下昨天上午早上八点至十二点,爱国路上所有的监控录像,昨天上午发生的一起交通事故中是否有肇事逃逸者。”

        l:“小贝,调取监控录像,这事我可以办到。”

        孟小贝:“我知道你可以办到,我自己也可破解监控,我只是希望借助他们的力量,调查这个案件,懂?”

        距离恒雅小区单身公寓发生的命案已经过去有一个月,凶手还未查获,警局已经为这起案件定为成立了特殊专案小组。

        接到孟小贝电话的时候,他正在办公室翻阅专案小组提供的的一些案件相关资料。

        “查看录像?没问题。”严局长把手里的卷宗放下,又伸手拿了放在桌子角上的帽子戴上,起身往外面走,“谁出交通事故了?”

        这种交通事故,大部分车主和伤者都有保险理赔。

        肇事者逃逸?如果不是脑子发晕?一般情况下,通过录像追踪,很容易就能查到踪迹。

        严局长很快召集人马与交警联系。

        这事情他交给了郑队长去处理,并不认为这是什么难事。

        “我觉得这事恐怕没那么简单,”孟小贝说,“我们找个时间碰个面。”

        孟小贝跟严局长说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她将手揣在裤兜里,站在走廊上一个人冷静的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才往赵敏芝的病房慢慢走去。

        如果这件事情与“鬣狗”有关系,那么徐锡林和赵敏芝极有可能是受到了某种牵连。

        可是,“鬣狗”又是如何跟徐家人牵扯上的呢?

        如果说是受到她的牵连,那么至少说明她的身份已经暴露了。

        她怎么可能还这么安然无恙?

        孟小贝想来想去百思不得其解,最后还是推翻了这个结论。

        赵敏芝做完检查已经被推回病房了。

        “小贝......”赵敏芝轻轻地叫了一声,现在的她对孟小贝不得不刮目相看。

        刚开始她以为孟小贝去求了陈医生,可孟小贝否认了。

        可刚刚那些专家,她是怎么请动的?

        护士进来给赵敏芝打针,架子上挂了有四五袋药液,又给她安上了镇痛泵,她的脸色看起来慢慢好了一些。

        她不知道,没有徐锡林从中周旋,没有陈医生帮忙,孟小贝是怎么让这么多医生围着她转的?

        “你别想那么多,安心养伤就是,”孟小贝坐在床头,低垂着眉眼,看着她那条裹着纱带的腿,“放心吧,我有办法保住你这条腿,不会让他们截肢。”

        说完之后,她也不看赵敏芝是如何感动与惭愧,拿起自己之前脱下的外套,看了一眼徐佳音,面色平静的说道:“你出来一下。”

        孟小贝先一步迈出了病房。

        徐佳音抿着嘴跟了出去,此时的她表现得非常乖巧,对孟小贝不敢表现出一丝漠视。

        孟小贝抱着胳膊靠在走廊的一处窗户边,徐佳音跟过去的时候,她微微转过头看了一眼,脸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

        徐佳音沉默地站在她的身边,低着头。

        “老妈出车祸的那天,她有没有和徐锡林一起出去过?”听到脚步声,孟小贝淡淡地开口,眼睛也没看徐佳音,只是望着窗外。

        “有,”徐佳音依旧低着头,回答的很简短。

        “都去哪儿了?有没有发现什么形迹可疑的人?”

        徐佳音微微抬起头,站在那里依旧抿着嘴,像是在回忆,好半天才开口,“上午去了...海港城中心广场喝茶,后来又到了太古缤纷天地去买鞋,中途爸爸接了个电话就被公司的商务车接走了,再后来......”

        “说重点,有没有发现可疑的人?”孟小贝打断她。

        徐佳音再次停下,微拧着眉头仔细回忆,“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人,倒是遇见了马文涛。”

        “马文涛?”孟小贝转过头看着她。

        “对,是马文涛,”徐佳音提高嗓音确定的说,“在离开商场的时候,我看家他跟两个人一起进了电梯。”

        “我知道了,”孟小贝点点头,“我给老妈请了护工,你待会儿回家交代佣人给她炖一点清淡的肉汤,明天带过来给老妈补补,这里还有你爸爸看着,我就不进去了。”

        徐佳音看着孟小贝按了电梯下楼,才回到病房。

        ............

        第二天的傍晚,孟小贝坐在一家茶餐厅的包间等人。

        正值三月初,包间里没有开空调,窗户打开着,孟小贝靠在窗边凝望着远处的灯火。

        她一只手搭在窗台上,细长的指尖夹着一根烟,在黑夜里明明灭灭。

        她已经很久没有吸过烟,今天莫名的就点了一根,吸烟并不能排解烦闷也不能助力思维,她心知肚明,或许只是为了应和她现在的心情,总之她现在就想烧一烧烟。

        摸出手机拨打了尹项东的电话。

        “我正在上飞机。”尹项东站在南半球的一家小型飞机场,看着四周白茫茫一片荒凉的大地,微微眯眼,“如果不出意外,明天一早应该可以抵达彩云机场。”

        收到孟小贝的消息之后,他第一时间返回酒店,他的随行物品里面永远都有一个药箱,里面都是各种各样新奇的药物,收拾好行李后他立即就启程了。

        “嗯,”孟小贝点点头,“刚刚忘记提醒,南都最近“鬣狗”出没比较频繁,有几起命案我怀疑跟他们似乎有关,你下飞机的时候多注意一点。”

        “这帮家伙还真是阴魂不散,”听到“鬣狗”这个称呼,尹项东脸色暗沉下来,“我知道了。”

        两人挂断电话。

        “叩叩叩”包厢门外有人敲门,孟小贝放下手机,应声道:“进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