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152章 存心逗你玩儿

第152章 存心逗你玩儿

        陈燃帮她拎着一大捆“速成教材”,俩人一起出了书城。

        “饿了吧?”陈燃上车的时候问了一句,“想吃什么?”

        “随便,别吃太费时间的就行,”孟小贝坐在副驾驶上翻着书,“反正你爱吃的我不一定喜欢,我要吃的你有可能接受不了。”

        “那我随便找地方了。”陈燃发了动车子。

        “嗯,”孟小贝合上书扭脸看着他,“说吧......”

        “说啥呀?”陈燃一脸莫名其妙。

        “哎哟,您才多大年纪啊,脑浆就这么稀了,”孟小贝啧了一声,“说你那个主管同学啊。”

        “哦,忘了,诶你能别这么损我吗?”陈燃笑了起来,“琳达是吧,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她这人就是有点表里不一,跟你还有点像。”

        “你说啥,你再说一遍,”孟小贝扭头瞪着他,架起一条腿,膝盖顶在前面的小抽屉上,“我跟她哪里表里不一了?”

        “你俩都不讲究。”陈燃说,想想又啧了一声,“她是外表看着光鲜亮丽,实际里子一塌糊涂,你呢是外表看着一塌糊涂,实际里子光鲜亮丽。”

        “我哪里就一塌糊涂了......”孟小贝也啧了一声,心想你损我也是不遣余力,

        里子?你还能看人里子了?不过她没好意思问出口。

        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我这身衣服穿了也就两年,虽然洗的有点褪色了,好歹也是个国际品牌啊,那人得有多不讲究啊?让你说成那样,我看她挺干净利落的,白白净净,头发梳的也挺整齐啊。”

        孟小贝对讲卫生大师陈大夫与各种不讲究做斗争的事感觉挺无语的。

        作为一个不承认自己在洁癖边缘徘徊的人,长这么大挺辛苦的。

        这要是跟她一样在雷公岭长大,像他这样讲究的,估计早自杀摆脱这个肮脏世界了。

        “嗯,我一开始也没觉得,跟她关系也还不错的,那时她在学校旁边租了个房子,有一次帮她搬东西的时候上去过,”陈燃皱了皱眉,“真是人不可貌相。”

        “屋子里很脏?”孟小贝有些不能想象,这大概是陈燃指的里子了。

        “简直堪比狗窝,进门全是横七竖八的各种鞋子,沙发、地上到处扔的是换下来的衣服,饮料瓶子、快餐盒子、零食袋子堆满了茶几,屋里都有味了,”陈燃皱着眉说,“墙上全是黑手印,估计是找开关的时候摸的。”

        “这什么兴趣爱好啊?往墙上摸着找开关?”

        孟小贝对于快餐盒不扔倒是没什么感觉,在雷公岭的时候没少见着满地的垃圾。

        城中村里面好多养鸡养鸭的,有时候鸡进屋拉一地屎,秋叔也能守着那几堆屎平静地喝茶,一直等到小花有空了再给扫掉。

        “估计是晚上上厕所,看不见就用手摸着找呗,”陈燃说。

        “她手蘸墨了吗?还能印出黑印?”孟小贝有些想不通。

        “蘸什么墨,自带的,大概就没认真洗过手,”陈燃说,“我一想起她那手我就......”

        孟小贝想起陈大夫已经习惯成自然的洗手癖好,然后看了看自己的手,抽了张湿纸巾在手里搓了搓,纸巾没有乌黑,她松了口气。

        陈燃看着她的动作偷偷乐了一通。

        孟小贝反应过来差点想给他抡一拳过去,最终冲他咬了咬牙,抱着一捆书本扭头看着窗外。

        看着窗外时不时闪过的饭店,孟小贝感觉到自己肚子饿的不行了,她敲了敲车窗,“咱们去吃面吧?刀削面。”

        “行。”陈燃一口答应。

        接下去孟小贝又找不着话说了,只能继续靠着看车窗外,脑子里却忍不住还是好奇地猜测这个琳达和陈燃的关系。

        “你想什么呢?”陈燃突然问了一句。

        “啊?”孟小贝吓了一跳,差点儿以为自己是不是想得太入迷说出什么来了。

        “没你想的那么复杂,”陈燃笑笑,“我跟她的关系截止于她对我表达了一次好感,仅此而已。”

        “......哦,哦。”赶紧孟小贝点点头,想想又问,“然后你就因为她太不讲究所以......没了所以?”

        “嗯。”陈燃笑笑。

        “那你后来......还有过吗?”孟小贝想了想,“我感觉就你这症状,可能很难找着跟你一样讲究的人,没准人家衣服穿的旧了点你就不理人了。”

        “也不一定。”陈燃说完,顿了顿,突然靠在椅背上开始乐,笑了半天都没停下来。

        孟小贝愣了好一会儿才突然反应过来,啧,又中了他的套,捏着拳头,脸蹭蹭地就红了。

        “哎!”孟小贝喊了起来,“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可别误会。”

        “哎哟,你这嗓子......”陈燃被她喊的车起步的时候差点儿死火,笑着说,“我有说你了吗?”

        “不许笑!”孟小贝拍了一巴掌在那捆书上,“再笑我就揍你了。”

        “我就笑一会会儿,马上就好,”陈燃还是在笑。

        “你还能不能行了!”孟小贝瞪着他。

        “啊?”陈燃看了她一眼,又笑了起来:“不能行了......”

        “你还有完没完了啊,你!”孟小贝又喊了一嗓子,想想又抢在陈燃开口之前说了一句,“没完了,我替你说吧。”

        孟小贝挺久没吃刀削面了,陈燃开着车在街上兜了几圈,好容易才找到一家。

        本来陈燃还嫌这家有点儿不够干净,但正好路边有个停车位,于是还是决定就在这家吃了。

        “有车位才是王道啊,”孟小贝放下那捆书从车里钻了出来。

        面馆生意不错,取餐台旁边站着不少人在等,陈燃交钱的时候孟小贝在取餐台旁边找了个座占上了。

        陈燃交完钱坐到了她对面,她问了一句:“给我加煎鸡蛋了吗?”

        “加了。”陈燃说。

        “谢谢,我快饿死了,”孟小贝揉了揉肚子,“你加了没?”

        “我多加了一份牛肉,”陈燃笑笑。

        “呵,有你这样的啊,给我加鸡蛋给自己加牛肉,”孟小贝叹了口气,“诶你可真行啊大狼犬。”

        陈燃笑了起来没理会她。

        没一会儿,店小二端着两份刀削面摆在了桌子上。

        “你的,加了鸡蛋,”陈燃把加了双倍牛肉和一个煎鸡蛋的那份推到她面前,自己挪过另一份用筷子夹了吹着。

        孟小贝顿时挺难堪的,“......”

        这家伙今天莫不是存心逗她玩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