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116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

第116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

        警察为什么来找他?

        是因为食品黑作坊的事?

        石头凭着有限的法律知识判断这基本上不太可能,警察要抓他当初就会将他扣押了。

        他又不是老板,警察不可能一路追到这儿来,再说他用的都是假身份证,找人也找不着。

        那是为什么?孟小贝出事了?

        也不可能,孟小贝现在跟警察关系好像不是一般的好。

        到底为什么啊?难道是因为“鬣狗”?

        “这儿住的是什么人?”警察在门外问。

        “一个小孩,年纪不大,应该是个学生,”邻居回答。

        石头一听这句话,突然就松了一口气。

        警察不是专门来找他的。

        他伸手打开了门,揉着眼睛靠着门框,门外的确是警察,而且是三个郑队带着两个人站在门外。

        石头看了他们一眼,把脸上没睡醒的表情换成了标准的惊讶脸:“什么事?”

        “想找你了解些事情,”郑队朝他出示了一下证件。

        “哦,”石头把郑队和另外两个警察让进了屋里。

        三人进屋看了看,又打开窗上下都看了几眼。

        “怎么了?”石头小声问邻居。

        邻居张大嘴,半天才说了一句:“楼下死了个人。”

        “啊?”石头瞪大眼睛猛的吸了口气,这次的惊讶不是装的,切切实实被惊着了。

        郑队在屋里看了一圈之后又问了石头几个问题:楼下的年轻人他认不认识?有没有碰到过?说没说过话?有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异常?…………

        石头一直摇头,他根本不知道楼下住了什么人,他连隔壁住的人都还没认全。

        警察问完问题就走了,邻居叮嘱了他几句注意安全的话也跟着出去了。

        石头也跟出去,和这层住着的几个人一块儿站在楼梯上往楼下看。

        就他这间屋子正下方的那个屋门口拉上了红色的警示条,能看到地上有已经凝固的血。

        门外站着好几个警察,里面正有人把一个装在袋子里的东西往外搬出来。

        “嘶…哎妈耶……”隔壁总给男朋友煮面的姑娘一看就受不了了,转身跑回了屋里。

        这层住的几个女生都走了,石头跟另外几个男生依旧一块儿看着,等楼下的人都散了以后,他们几个还在楼道里聊了一会儿。

        石头从他们那儿打听了个大概。

        楼下死的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人,在这儿住了快一年了,身体好像不太好,独来独往,从来没人见过他有朋友或者是亲戚什么的来过。

        这人之前没正式工作,一直打各种零工,干着发传单、酒水推销之类按天结算的活儿,过得很苦。

        今天一早有人发现他房间门开着,过去一看,已经死硬了,血流了一地,手里还拿着把刀。

        是自杀还是他杀还不确定。

        几个男生有滋有味地讨论着,说话的声音里都带着兴奋。

        石头拧着眉抽完一根烟就回了屋里,门一关坐到了沙发上,很长时间都没有动。

        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死了,这人孤身一人混得很惨,日子过得很糟糕,最后死也死得不明不白。

        多么相似的人生,仿佛是他的另一个不幸版本,只不过他比他略微幸运一点,没被秋叔和大锤打死。

        到底是什么人,这么狠心连一个孤独的可怜人都不放过?

        一直以来,石头都认为那些无处不在到处追着不放的“鬣狗”是冲着他来的,是他给孟小贝带来了诸多的麻烦。

        门外的讨论还在继续着,没有人关心这人到底碰到了什么事,只是因为平静的生活里有了可以维持一阵子的谈资。

        石头突然觉得脊背一阵阵发冷。

        真像自己啊,一个人,挣扎地活着。

        哪天若是病了,伤了,被人追了,打了,死了,半死了……谁会知道,谁会在意?

        说不定哪天躺在地上的人就会是自己,围观的人们看着他的尸体,唏嘘感慨着,然后回家睡一觉就将他忘了。

        不,还有人,应该还是有人的。

        至少还有孟小贝关心他。

        石头在沙发上半睡半醒地躺到了下午。

        中午起来胡乱地泡了碗面吃,看着上班时间差不多了才爬了起来,洗了个澡,把新买的衣服都换上了,又在屋里整理了半天,才走出了房间。

        收拾干净的石头长得其实挺清秀的,算不上特别出众,但还是会在人群中被人一眼看到,他身上除去跟同龄人相比成熟得多的气质,还有些敏感,小心翼翼且带着些许自卑。

        石头准备先去玩具推销那里,比饭店远,不过他觉得销售做起来比在饭店洗碗打杂要有意义些。

        虽然孟小贝给他留了钱,但他研究过站牌之后还是决定坐公交车过去,医院这边车不好打,公交车差不多能到的地方,走不了多远。

        大约坐了有十来站的路程,石头下车找了好一阵。

        最后在一栋居民楼的一楼找到了这个玩具厂,不,严格说是个作坊。

        院子门口也没挂着牌子,不过石头确定就是这儿,靠的也不是认牌子,靠的是从开着的院门里看到院子里堆放着的一堆堆杂乱的玩具。

        “干吗的?”一个女人从门后突然出现,把门一掩,只留了一条缝警惕地盯着他。

        “我......我昨天打过电话,你让我过来面......”

        石头一看这阵势立马就不想进去了,跟做贼似的,比秋叔那儿看着还要见不得光的感觉。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女人打断了,她突然探了半张脸出来往石头身后看了看又扫了一眼四周。

        “就你一个人吧,进来吧,把手机交出来,录音什么的功能都不许开!”

        石头愣了愣,“啊?还...还没收手机的啊?那...那不行......”没等石头说完,那女人“嘭”一声就把院门给甩上了。

        接着就听到了里面有些杂乱的声音,那女人似乎是在跟什么人说着话。

        石头隐约听到了可疑什么什么,暗访什么什么的字眼。

        他一听就明白了,又遇到了一个作假窝点,他想都没想转身拔腿就跑。

        没跑出两步,就听到有人打开了院门。

        他回头瞅了一眼,一个穿着黑色皮夹克长的五大三粗也不知肌肉发达还是肥肉发达的男人拎着把铁锹冲了出来。

        石头顾不上别的,顿时跑得跟拧了发条似的,脚后跟别说打着屁股,腿再长点儿没准都能打着后脑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