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114章 傲娇狼犬给你上一课

第114章 傲娇狼犬给你上一课

        这家碳烤羊肉装修的别具一格,店里面没有一张桌子,全是一张张龙榻。

        陈燃与孟小贝脱了鞋,陈燃脱下西服,接过孟小贝的手提包挂好,两人盘腿坐在了一张龙榻上。

        龙榻的中间是一个小方桌嵌着一个小巧的烤架,顶上垂直而下的是一根带强力吸气的抽烟管,抽烟管的外围被装饰成探照灯,看起来非常协调。

        孟小贝总有点不祥的预感,直到陈燃开口问道:“v的分析模块进展怎么样了?有没有遇到什么问题?”

        这家伙是怎么知道她遇到了门槛?孟小贝暗暗有些吃惊。

        学霸高傲的自尊心不允许他向陈燃求助。

        但既然已经被他猜到了,不如趁此放下面子,何况距离他规定的时间,只剩下不到几天。

        她沉默片刻,然后说“有,关于金融方面的问题,我确实想向你请教几个问题,这直接决定着我如何设定参数。”

        炭火渐旺,侍者端上来一盘羊肉片,红白相间鲜嫩可鉴,旁边的一个小蝶特地配了一些海盐与芝士。

        “说吧。”陈燃挑了下眉答道。

        陈燃虽然也懂计算机与程序,但与孟小贝不在一个水平线上,差了有万里长城那么远的距离,

        孟小贝只得找侍者要了几张白纸和笔,朝他解释自己遇见的技术难题,陈燃则静静地听着,脸上却并未露出得意的神色。

        “我知道你很忙,所以我把问题最简化的列出来,不想耽误你太多时间,”孟小贝说,“我这样写是希望你能一目了然的看清楚。”

        孟小贝将a4大小的白纸拿过来,用签字笔从左上角开始动笔,把字写得很小,否则这张纸不一定写的下。

        孟小贝低头写着,又用笔将重点问题点画上了横线,写了有两大张满满的,再拼在一起。

        陈燃却没有低头,注视着孟小贝的眉眼,眼底汲着一份热切的湿润,像是在期盼着什么。

        烤肉在炭火上的铁架上滋滋地响着。

        孟小贝把整个分析模块的大框架、计算逻辑等等,用她意识里的“最简洁”方式朝陈燃罗列出来。

        l在耳机里提醒孟小贝“注意陈燃的眼神,小贝。”

        孟小贝:“......”一脸疑惑表情抬头。

        陈燃接过她递过来的纸,快速的瞟了一遍,然后答道:“我早预料你会卡在这里,”然后他抬眸看着孟小贝,“还有其他要问的吗?”

        孟小贝赶紧摇摇头,“没了,都在这里。”

        陈燃面无表情,“给我点时间,我还有事,先走了,”说着便起身离开。

        孟小贝一脸懵逼不知自己哪里做不对了,茫然地望向陈燃离去的背影。

        “你的外套,”孟小贝喊道,但陈燃已经走远。

        孟小贝挺无奈地摇摇头,“至于嘛,拽的跟什么似的。”

        “l,其实关于引导公式,我已经有初步想法了,我想问的,只是有关一些常量与变量。

        “这家伙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了,l,你刚才想提醒我什么?”

        “你才反应过来,”l说,“我看他似乎有些不开心,所以提醒你注意他的表情。”

        孟小贝:“他只是忙着去相亲吧。”

        l:“他看起来有点纠结,似乎是想从你这里寻求一点安慰,只要你开口,哪怕说一句不希望他结婚,他就会立即义无反顾地奔向你的怀抱......”

        孟小贝:“l,能不能不要这么肉麻,你最近又看了不少言情小说吧,如果连和谁结婚、要不要结婚,都需要听别人意见才能下定决心的话,那他也未免太没有自己的主见了。”

        “你不是别人。”l说,“你感觉不出来么?他很在乎你,你的一举一动都牵动他的神经,哪怕是一句话。”

        孟小贝漫不经心道,“换作是我,这个问题根本就不需要问任何人的意见。”

        孟小贝将羊肉片翻面慢慢烤着,仍在思考自己的程序问题,

        当天下午,前台小姐姐将总经理办公室的电话转接过来,意味深长地说,“陈总叫你过去一趟。”

        总经理办公室里,陈燃将投影打开着,转过摄像头,调出一个金融方面数据分析图,投在墙上,耐心地等待着孟小贝。

        “等我一下下。”孟小贝进来一看这情形马上又出去拿电脑。

        l:“他现在恢复理智了。”

        “狼犬也不一定总是疯的,”孟小贝随口答道,“真没想到,他居然有耐心在公司里给我上课。”

        孟小贝进去,将转椅推到陈燃身边,陈燃按了下手机,开启勿扰模式,翻面,盖在桌上,手指在触控板上游移,拖动鼠标在分析图上定位。

        “你不要把这些想象成一堆的数据,”陈燃没有看孟小贝,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墙上投影,认真地说。

        “我们不妨尝试抛开计算科学与金融经济学的思路,从新闻事件与影响力的角度上,重新梳理宏观经济学这门古老的学科,以期寻找原有模型中的......”

        “老板,”孟小贝扶了一下额头,“是这样,因为时间关系,您可以直接进入关键问题吗?”

        陈燃一脸黑线,“不想听是吧?那你出去吧,我下午本来也有事。”

        “别呀。”孟小贝挺委屈摊开笔记本,“直接切入正题,节约双方的时间在逻辑上是最明智的做法。”

        陈燃没有理会她的话,转身用鼠标将分析图放大,开始跟孟小贝讲解她遇到的门槛。

        办公室里面异常安静,几片硕大的落地玻璃被切换了暗色效果,屋里的光线很适合投影的播放模式。

        空气静默又流动着,这个世界仿佛就剩下他俩,孟小贝认真听着陈燃的细心讲解,投影仪昏暗的光线勾出他提拔的身姿,真的没想到,这个动不动就醋一鼻子的狼犬讲起课来居然这么有耐心。

        灯光忽然亮起,陈燃讲完了,拿起水杯,喝了点水,视线投向孟小贝,“理解了吗?我已经最简化了。”

        “形象化的数字概念,”孟小贝喃喃道像是还沉浸在刚刚的情景中。

        “不错,可以这样理解,”陈燃说。

        “我懂了,将形象化的数学与经济体的业绩相结合,使用数字化概念来描述金融学现象。”

        孟小贝马上起身,陈燃笑着点点头,还没等他将肯定的话说出口,孟小贝已经风一般的冲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