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98章 愤怒会使人冲昏头脑

第98章 愤怒会使人冲昏头脑

        陈燃黑晶色的眸子里沁着冷意一直睨着林子轩,双方冷静下来后,他转身拍了拍孟小贝的肩膀,柔声道:“我们走吧!”

        孟小贝点点头,紧了一下披在身上的衣服,和陈燃并肩离去。

        林子轩呆然而立,目送他俩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神色黯然,他紧握着微微有些发颤的双手,眼底漫出的寒气快要将他整个人冻成一座冰雕。

        徐佳音站在旁边将这些都收在了眼底,林子轩的反应令她感觉心里发慌。

        他,居然吃醋了?

        她不敢相信也不愿意承认这样的结果,想要说什么,嘴唇动了动却是什么也没有说出口,抱着画册的双手更加用力了。

        夜色深沉,两个人站在岗亭边上相顾无言。

        这时候,宫其井从大厦的正门踱着步子慢慢走了出来。

        他衣着简朴,一身宽大的粗布麻衣很随性地披在他略显发福的身躯上,被风一吹很有一些沧桑感。

        头发草草地向后拢着略微带点卷,脸上布满半长不长的络腮胡,乍一看还以为哪个小说中穿越过来的江湖大侠。

        宫其井手里握着一杯卡布奇诺,正热乎乎地冒着白烟。

        刚才是他有意让俩个年轻人先走,这种良辰美景,得给小陈一个体现男人风度的机会,他一个老头子就不掺和在其中了。

        经过徐佳音时,宫其井放慢了脚步,顿了顿然后停了下来,目光落在徐佳音怀里抱着的画册上。

        看到画册上的名字,又打量着眼前的女孩,有些不敢确定的迟疑了一下,神色带着明显的诧异。

        徐佳音心情不好,倨傲地开口:“你看着我干什么?”

        宫其井忽然想起了吴士奇提起的事情,似乎是要给他推荐一个女学生,名字好像就叫徐佳音。

        于是好奇心起,想要看看她手中的画,伸着手过去说道:“你手里抱着什么?给我看看。”

        徐佳音后退一步嫌恶地避开,一个胡子拉碴的老头儿也想碰她的东西,“别乱碰,”她没好气地喊了一声。

        在她心里,宫先生应该是个温文儒雅、风度翩翩的大师。

        宫其井皱了皱眉,听吴士奇说起来,这女孩天赋异常、知书达理、品学兼优、是个千年难遇的好苗子。

        再看看眼前的这位,宫其井淡淡地摇了摇头:“这位姑娘,你的这种脾气,不太适合画画啊!”

        徐佳音本就在气头上,突然又被一个糟老头子羞辱简直堪比火上添油,一瞬间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她是个不服输的人,更不愿意承认自己不如人,尤其是在绘画方面,她对自己莫名的有信心。

        于是翻开画册用手举着,倨傲地开口:“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你懂不懂什么叫艺术?我的画获得过南都青少年漫画大赛第一名!至今还没有被哪个超越!”

        宫其井眼睛看向画册,才看了不到两秒,正想靠近再仔细看时,徐佳音又“啪”地将画册合上,“你看不懂就不要乱说!”

        宫其井呵呵地笑了几下,原来吴士奇给他推荐的就是这样一个女孩,莫说她的画画的并不怎么样,就算画的很好,以她这样的品性,他也万万不会收到门下的。

        宫其井在艺术界是泰山北斗,自然不会和一个无名小辈计较,只笑笑就离开了。

        徐佳音心情本来就很糟糕,这会儿就更是火的不行,抬起头向林子轩抱怨道:“他懂什么啊!一个收废品的,也敢给我评头论足!这人怕是闲的有病!”

        宫其井走了并未有多远,徐佳音的话一字不漏全都钻入到他耳中。

        艺术大师也没回头,只是失望透顶地摇了摇脑袋,随即就拿手机拨了吴士奇的电话,语气淡淡的:“士奇啊,之前你推荐的那个女学生,不用见面了。”

        吴士奇接到宫其井的电话一脸的懵逼,“宫老,咱不是说好了的么?咋回事呢?怎么又不用见了?”

        宫其井云淡风轻地开口:“是这样,我已经见过她了!就这样了,我今天很累想早点休息,有空再聊吧!”

        吴士奇抓着手机话筒凑到嘴边,连着‘喂喂’了好几声,但是,电话那边回应他的只是有一片忙音,宫其井已经将电话挂了。

        他一头雾水盯着手机看了好一会儿,百思不得其解,又抓起手机给徐佳音拨了过去。

        徐佳音此时也特别郁闷,忍饥挨冻等了一晚上连宫其井的影子都没见着,心里别提有多失落了,一看吴主任来了电话,速度飞快地按了接听键:“吴主任。”

        吴主任沉着嗓子开口,语气里带上了严峻:“刚才宫老给我打了电话过来,说是和你见过面了,这怎么回事呢?”

        徐佳音也懵了,“没啊,我没见过宫先生啊?吴主任,我一直在101大厦的门口等着,连宫老的影子都没见过……”

        林子轩站在她的对面,想了想后,轻轻提醒道:“这么说的话,刚才那个人,极有可能就是宫先生了!”

        徐佳音顿时石化了,

        刚才?我的天,不会吧?那她可是把宫老得罪的体无完肤了!

        徐佳音回想着刚刚说过的话,整个人都瘫了,手机抓在手里都快拿不住。

        林子轩说什么来着,刚才那人真的是……宫先生?

        苍天无眼啊……

        徐佳音此时只感觉天旋地转。

        见她灵魂出窍,林子轩接过她手里的手机跟吴主任解释了几句,很快就将电话挂掉。

        他拍醒处在愣神中的徐佳音:“走,去跟他道个歉,宫老应该还没走远。”

        徐佳音回过神来,立即打起精神将画册紧紧抱在怀里,跟着林子轩往101大厦左侧的停车场跑去。

        任由刺骨的小北风在耳边呼呼地响,她不能亲手毁了这个唯一的机会,全班都知道了她要参加画展,她输不起。

        此刻,她什么都形象顾不得,肠子都快悔青了,刚才为什么会口出狂言,为什么没有冷静下来仔细想想......

        在这种地方什么人会对她的画感兴趣?

        果然愤怒会使人冲昏头脑。

        两个人终于跑到了旁边的停车场,昏暗的夜色中,路灯微弱的光线下,她准确地找到了宫老先生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