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96章 别跟我提演戏了

第96章 别跟我提演戏了

        露台外灯火璀璨,在这个城市最繁华的夜景中,陈燃矫健的背影就这么倚在露台前,静静看着夜色与远方的层叠楼影。

        孟小贝转过身,静静地端详这个带着几分萧疏的背影,很迷人,她似乎从来没见过陈燃有这样深沉的一面。

        这是一个内心很孤独的人,孟小贝暗想,不禁生出几分同感。

        l悠悠地在耳机中说道:“我不太理解这种情绪。”

        孟小贝轻轻解释,“不仅仅是他,我现在觉得,这座城市里的许多人,他们都很孤独。”

        l:“那你呢?宝贝儿?”

        孟小贝答道:“我只是偶尔。”

        l:“偶尔?”

        孟小贝压低嗓子:“因为有你呀,尤其在你不断完善和升级之后,听见我这么说,是不是感觉很快乐?”

        l:“是的,我的数据差点就溢出了。”

        孟小贝:“......”

        陈燃转过身来看向孟小贝,对方来到陈燃的身边靠着栏杆,机器人送来两杯葡萄酒,陈燃拿了放在露台的小圆桌上。

        孟小贝端起一杯,与他并肩站在露台上,望向这座繁灯万盏熠熠生辉的城市,犹如天上宫阙,却容纳了几千万来自五湖四海寂寞漂泊的人的国际大都市。

        孟小贝侧头看陈燃,陈燃忽然就转过头,避开她的观察,但那转瞬即逝的眼神,瞬间被孟小贝准确地捕捉住了。

        那眼神孟小贝即熟悉又陌生,但她只需一眼就能感受到陈燃内心最深处的情绪。

        孤独、迷茫、惆怅,还带点儿无奈。

        “怎么了?别告诉我是因为蓝宝不爱吃你买的猫粮。”孟小贝调侃道。

        陈燃:“蓝宝似乎就只爱吃你买的猫粮,我已经侍候不了它了。”

        孟小贝:“它其实嘴并不是很叼,就是胃口大了点,吃饱了就趴在那里发呆,这一点很像你呢。”

        陈燃没有回应,也没有否认,手肘搁在栏杆上,手指环握着葡萄酒杯,轻轻摇了摇。

        “最近好像有什么心事呢?”孟小贝侧头凝视着他。

        陈燃苦笑了一下,“爷爷的身体不太好,我作为医学博士却无能为力。”

        孟小贝感同身受的点了点头,外公的身体亦是如此,她非常理解这种心情。

        孟小贝不知道陈燃是被爷爷带到九岁的,老人家带大的小孩性格里都有些许固执,对老人的感情也很深。

        “你不知道,爷爷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在闭眼前看到我结婚,”陈燃微微眯着眼睛,“家里人都在逼着我结婚。”

        “很正常,你也的确到了该繁育的年龄,”孟小贝依旧笑着调侃。

        陈燃突然语塞,摸了摸鼻子,“如果你不介意,能不能陪我演一场戏......”

        “打住,”孟小贝打断了陈燃,笑着答道:“我当然介意,别跟我提演戏的事,实在要演,你自己另外再找个人吧。”

        这一个个的都是群什么人呀,怎么都变着法子想让她演习,想想上次陪李博豪洗头的场景。

        不干,打死都不干了。

        “什么时候开饭?”孟小贝把话题岔开,“这餐前酒已经喝了我快一个小时了。”

        陈燃瞥了她一眼:“还早,先跟我去认识认识场上的人吧。”

        出席这场活动的人除了it界的商业人士,还有一些金融界的大佬,陈燃想带着孟小贝让她露个脸熟。

        “不去,全打过招呼了,就那样,”孟小贝懒洋洋地端着酒杯,“我最烦这种假模假样的交际,要去你自己去。”

        以他对眼前这位大佬的了解,他知道孟小贝不会喜欢这种场合,今天的出演已经相当努力地在配合维护他的面子。

        若硬要拉着她去,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待会儿下不了台的,只会是自己。

        “嘿!燃!好久不见,”陈燃扭头,几个老外笑着朝他招手叫,那几人陈燃认识,是mdg资本在南都的业界对手。

        “我去去就来。”陈燃只得这么跟孟小贝说,然后转身走了。

        孟小贝去取自助餐,宫其井此时已经回到餐桌,孟小贝朝他做了个鬼脸,然后在餐台另一侧,伸手过来,给他的盘子里夹了点东西。

        孟小贝:“这个俱乐部提供的食品太难吃了,除了煎鳕鱼和鹅肝勉强还可以,其它都是狗粮。”

        宫其井倒不觉得,毕竟老一辈的人对食物有一种格外的珍惜,“我看还行啊,至少他们还准备了寿司。”

        孟小贝用盘子装一堆鳕鱼块和鹅肝,看了看宫其井,低声道,“我已经很饿了,想把盆子端到露台上去,放开吃。”

        宫其井瞅瞅四周,非常绅士地说道,“我去给你想想办法。”

        孟小贝到落地玻璃边上去,不多时,机器人服务员送了一份煎松露过来,显然是宫老特地为她点的。

        l突然在耳机里悠悠地说道:“小贝,我想提醒你的是陈燃,我刚刚通过大厅里的监控系统观察到,他今天的精神状况明显不太好。”

        孟小贝:“l,你要是太闲呢就去给我找几段流行音乐,我说过别老跟我分析他。”

        这时宫其井也来了,在孟小贝对面坐下,别看是个艺术泰斗,老头也没什么讲究和架子,随手拨了几下盘子里的食物,挑了点就吃起来,一点也不亏待自己的肚子。

        “贝拉,你的食量可不小啊,”宫其井说,“你这个年龄再往上长的几率不高,小心横着长就麻烦了。”

        贝拉是孟小贝在网络上使用的一个别名,宫其井一直这么称呼她。

        孟小贝:“我已经很克制了,这要是在家里我能徒手撕掉一只鸡,待会儿回去我还得找家饭店吃碗面,才保证半夜不会被饿醒。”

        宫其井哈哈大笑,“你是怎么做到光吃不胖的?”

        孟小贝挥了挥胳膊,“那还不简单,只要将运动支出的热量做到与食物摄入的热量平衡就行了”

        宫其井连连点头,“看来在这个问题上,我得像你多学习学习。”

        孟小贝偏着头看不远处的陈燃,这时他正与那几位圆滚滚的老外以及几位证券分析师在同一桌吃饭,用叉子漫不经心地卷意大利粉,视线却游移不定,间或一瞥角落里的孟小贝与宫其井。

        她的那位小朋友显然与他的那位老朋友相处的非常融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