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76章 彪悍如大表姐

第76章 彪悍如大表姐

        陈燃差点没笑岔气:“你需要一个助手或者佣人,不是老公。”

        “助手是外人,佣人傻乎乎,再说我不喜欢不熟悉的人出现在家里,老公的话,勉强还可以忍受。”

        陈燃:“姐,你真的想好了,要和一个男人共度一生吗?不是搬罐子的问题,我总觉得你这个决定稍微有一点草率……”

        何秋琳抬起头理直气壮地说:“想好了啊,他俩的模样长的还算过得去,不需要过度的包装打扮,平时在家里不要随便打扰我,我忙的时候喊一声过来帮我搭把手就好了,我可以忍受一个这样的丈夫……一辈子。”

        陈燃觉得跟这位表姐聊天最大的好处就是分分钟能把人笑趴下。

        “姐,不是,你这......,好吧,站在你的角度,感觉还是……,就像相濡以沫的老夫老妻,嗯,这种感情挺美的。”

        何秋琳递过来一块纸巾,给陈燃擦掉了因身体晃动洒在手上的茶液。

        然后转开话题,“孟叔叔还是杳无音讯吗?”

        “没,”陈燃说,“要不然,我也不会去找cloudnet帮忙。”

        “哎,爷爷也念叨过好几回了,当初若不是孟叔叔,陈家哪里能渡过那此次危机。”

        “可怜了孟家的女娃娃,那么小就失去家庭,也不知道现在在哪里,过的怎么样了?当初怀在肚子里的时候,你爷爷差点为你指腹为婚。”

        “孟舒是吧?我也找了很久,有几个疑似线索,但是不能确定。”陈燃低垂着眉眼若有所思。

        何秋琳抬眸看他,“你还算不错,能去查找一下,你爸爸就让人寒心了,这么多年连问都没有问过一句。”

        “哼,当真是贵人多忘事,”何秋琳鼻子轻哼一声,又毫不留情地讽刺道:“当年要不是孟叔叔拿出一笔巨额资金解救陈家,陈家这张破脸,拿去给人贴屁股都……”

        “姐!”陈燃说,“我也姓陈!”

        何秋琳顿了一下,歉意的一笑,紧接着又说,“亏你们陈家人一个两个这么精明,几千万的钱,在当年可是天文数字,一借就是三四年,还了本金,利息呢?现在倒是没人提了,爷爷忘事,大伙儿就跟着一起装傻?”

        陈燃低着头沉默不语,这些事情陈家上上下下的人都门清,就是没人敢提,也只有在何秋琳这里才能听到义愤填膺的声音。

        何秋琳继续发表着她的不满,“孟叔叔当年不但参与了i-live的研发,他还是i-live的大股东,你爸爸和那个姓徐的虽然也入了股,可是就只知道从里面吸钱。”

        “你爸爸和姓徐的总是打着股东旗号从公司抽调资金,而且每次的金额都不小,孟叔叔也是心善,会信了他们巧舌如簧的鬼话,把资金拨给他们。”

        陈燃微微拧着眉,“徐锡林,呵呵,孟叔叔真是瞎了眼,交了一头白眼狼。”

        “你爸爸也好不到哪里去,”何秋琳说话不留任何情面,“爷爷和孟叔叔他们一门心思都扑在i-live上,哪里能防的住他们这几个诡计多端的吸血鬼,虽然后面还了一部分本金,可是在i-live急需用钱的时候资金却无法回拢。”

        “后面的事我想你也清楚,”何秋琳无不嘲讽的冷哼一声“i-live最终解体了,徐氏集团和陈氏医疗倒办的风生水起。”

        “别人家的公司里,你爸也是有股份,他就没本事抽钱,就活该孟叔叔欠他的,对吧,还是存心跟i-live过不去?”

        “姐!”陈燃终于开口阻止,“别说了,他们的目的我都明白。”

        陈燃喝了点茶,又看何秋琳,何秋琳继续说,“你爸爸和孟叔叔当初怎么商量的,我不知道,这事也不归我管,我也没权管。”

        “过去的事,他们肯定有他们的解决方式,私底下也一定有说***不到咱们操心。”

        “但咱们家和孟家是世交,从爷爷辈就认识了,互相帮过忙,所以,姐,你放心,就算你不说,我也一定会尽全力寻找孟叔叔的下落。”

        “瞧瞧,怪不得我这么喜欢你嘞,”何秋琳大大咧咧地笑起来,“比你那吸血鬼老爸强多了。”

        陈燃也笑了起来,何秋琳的性格实在是太彪悍了。

        又坐了会儿,外面轻悠悠的飘起了雪花,让人感觉平静而美好。

        屋子里的暖气很足,何秋琳便拿了几本书,分给他一本,坐在案前看书。

        她摊开一本古籍,里面全是各朝各代不同地域不同风格奇奇怪怪的建筑,她拿出一本手稿,是她自己绘制的一种屋顶,然后对着那本古籍视线不停地在两本书之间切换做着对比。

        “你知道吗,古人盖房不用一根钉子,因为钉子容易生锈影响美观且及易松动,还有就是钉子是铁器,铁器在当时是可是稀缺的战备物资。”何秋琳低着头也不管陈燃有没有听,嘴里自顾自的说起来。

        “那他们怎么造房子?”陈燃不打算扫她的兴致,挺配合的问了一句。

        “古代的房子多是以木头作为材质,他们用一种榫卯结构来接解决衔接问题,”何秋琳继续画着着她的手稿,一边还能做到和陈燃聊天。

        “战国时候榫卯就已经广泛运用了。”

        陈燃随手翻着手里的书,嘴上应着何秋琳的话题,“我好像有听过榫卯这个名词,没想到这么早就有了。”

        “嗯,古人的智慧可不容小觑,榫卯结构其实非常科学。”

        “它是利用凹凸原理将构件牢固的连接在一起,古人做家具也要用到这种结构。”

        “只要工匠手艺高超,榫卯使用得当,构件之间就能严密扣合,达到天衣无缝的牢固程度,自然就用不上钉子了。”

        陈燃没声音了,已经进入到手里那本书的故事情节,看得津津有味。

        当天陈燃的老爸老妈、何秋琳、陈开来、名义上的一家人总算开始共进晚餐时,好戏便开场了。

        陈燃简直不敢回忆那顿饭吃了什么。

        何秋琳蓄力了一整天后放了大招,几乎是毫不留情,借与陈燃闲聊的机会,讽刺养父母,且金句频出。

        不是暗中嘲讽陈家忘恩负义,就是指责爷爷没人管,不如一个未出阁的孙女回来探望得多,顺带着把陈燃也一起嘲讽了一顿。

        反正来来去去,话里话外,丝毫不给养父母与弟弟留半分情面。

        陈燃的老爸老妈早有心理准备,倒是很淡定,在何秋琳气定神闲、既不耽误吃饭也不耽误嘲讽人的机关枪面前,努力地维持了涵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