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75章 这是个有个性的女子

第75章 这是个有个性的女子

        说起何秋琳与陈锦山,也是有一段啼笑皆非的恋情,俩人开始相互了解是在米国。

        当年何秋琳在米国读建筑学专业时,纽约举办了一次国际性的技术交流会,恰好陈锦山也去纽约拜访大学同学,顺路去找何秋琳打了个招呼。

        两个志趣相投的人约好一起去听特拉普的讲座。

        在对特拉普推特政治的评价上,何秋琳旁若无人地与陈锦山在会场第一排用英语议论不休,大是不敬。

        特拉普在台上听见后气得干瞪眼睛,差点站立不稳,最后将两人一起轰了出去。

        后来两人就开始频繁来往了。

        那会儿陈燃还很小,何秋琳每次放假归来,都会主动到陈家拜访,一来二去,陈锦山便开始追求何秋琳。

        何秋琳长相一般,眉清目秀算不上很漂亮,属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那种,但跟那些天生丽质的校花没得比。

        陈燃每次看见她时,她都像个时尚与怀旧碰撞的产物,头发乱糟糟的,随便一扎就编成一个松散的辫子,或者挽成一个奇怪的髻,就像刚从废纸堆里爬出来的年轻女巫。

        她喜欢戴着一副眼镜,眼球略显突出,额头宽且高,全素颜未经保养的皮肤,因长期宅在家中而略显病态的白皙,浑身上下都写满了生人勿近,犹如历史书上李清照画像的复活版。

        何秋琳虽然成天在家研究学术,人情世故却一点也不含糊。

        她继承了父母优良的基因,脑袋异常聪明,读的书也不少、精通各国文学。

        中国五千年文明史中,尔虞我诈的算计与争斗都镌刻在了她的脑袋里。

        高度近视外加散光的镜片下,一双灵慧的眼睛常对这个虚伪的社会放射出毫不留情的嘲讽,说起话来,常常让人下不了台。

        就像陈锦山对陈燃的某一部分评价:你和你姐还真是相似,嘲讽人的时候,有些想法都那么接近。

        当然,在表现上还是有区别,陈燃是隐晦的嘲弄,何秋琳则是直白的讥讽。

        陈燃就像个吊儿郎当的小孩,总喜欢给人下套,就像三不五时喜欢伸脚,冷不丁绊对方一跤。

        何秋琳则像是看什么不顺眼了,上前直接一耳光。

        当年何秋琳差一点就成为了陈燃的婶婶,两人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但世事难料,陈锦山与何秋琳后来因一些琐事闹了矛盾弄得不欢而散。

        不久后,陈锦山便跟着陈开来去了科研机构。

        何秋琳毫不犹豫地退了陈锦山的婚。

        多年以后,在陈燃的母亲举办的一次寿宴上,青春懵懂的陈涣从米国请假归来庆贺,莫名就对同样从米国归来的何秋琳动心了,开始疯狂地追求她,两人便谈起了恋爱。

        这场恋爱维持了不到一年,最后何秋琳又把陈涣给甩了。

        俩人冷战时,陈涣已经准备好向她求婚,泪流满面地取出一束里面藏着钻戒的鲜花准备挽救这场恋爱。

        何秋琳正气不打一处来,顺手甩了陈涣一巴掌,当场把鲜花、钻戒、连同装戒指的盒子一起打飞出去,天女散花一样地散了一地。

        陈涣酝酿这么久,本想用哭来演一场感天动地的戏,说不定对方就心软了,没想到长这么大,第一次求婚还被对象当众掴耳光,这剧情完全不科学,当场就懵了。

        陈家的男人在外头不知有多吃香,那些名媛闺秀削尖了脑袋想进陈家。

        甚至与陈家的男人相处都是件非常令人羡滟的事。

        与陈锦山结交挚友,与陈涣结婚,与陈燃谈一场浪漫唯美的恋爱——何秋琳却明显逆着来的,先是与陈锦山闹翻,再拒了陈涣的求婚,最后和陈家老二成了无所不谈的闺密,简直是一段“老牌烂打”的传奇。

        陈燃在她对面坐下后,一时无言以对。

        “你的泥罐子有点歪了,”陈燃指着那个转动着的仪器。

        “陶罐子。”何秋琳纠正道。

        “有什么区别吗?不都是个罐子。”陈燃说。

        “当然有区别,陶制品更注重设计,做出来得有艺术感。”

        “呃,”陈燃应了一声,“我觉得这玩意应该可以改得更智能化,比如编辑一套设计软件,然后再跟设备连接,让程序主导设备转动......”

        “打住,呵,你可真会异想天开,”

        陈燃说:“这是趋势,我保证将来的设备都将走向智能化,你太抗拒智能科技了。”

        何秋琳将已经成型的陶胚慢慢停住,举着沾满陶泥的双手说:“如果电脑软件都像你一样方便,我也不会太抗拒,现在随便装点什么就给我绑一堆东西,太烦了,而且操作系统也很不友好。”

        陈燃知道何秋琳理想中的“操作系统”是那种坐在家里不想动,但又很想去图书馆看看的时候,只要说一句话,智能ai就会把图书馆所有的资料都找出来,显示在电脑屏幕上的那种,这确实很不容易。

        “我可以试试帮你编写一个。”陈燃说,“但这需要花点时间,水晶石遭遇财务危机后,高级程序员走了几个,目前能用的高手不多,我可以先编个框架,然后让他们完善,也许明年夏天能给你一个更方便的检索的软件。”

        “不着急。”何秋琳说,“李博豪那死小子帮你忙了吗?”

        “帮了不小的忙,”陈燃说:“雷蒙的首席大律师呀,定海神针一样的,能吓住不少想找麻烦的债主,有他在法务方面基本不用操什么心。”

        何秋琳起身去洗了手,回来的时候端过来两杯花茶,陈家的佣人很少到她这儿来,一个不小心就会被骂的很惨,都知道这位大姐不准随便乱动东西。

        接过何秋琳递过来的花茶,陈燃说:“我正在考虑,把爷爷接到南都去治疗,那边天气比这边暖和。”

        “很难,”何秋琳吹着手里热气蒸腾的花茶说:“你家老头子估计不会同意,这得引起外界多大猜测,他那么要面子的人。”

        “哎,锦山叔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陈燃皱了眉,“你想好了没,到底选哪一个?”

        “谁能留在这个家里就选谁,”何秋琳倒也干脆。

        “对我来说都一样”何秋琳继续说:“因为最近我发现般陶罐的时候得有个帮手,特别是从烤炉搬出来的时候,稍重点的都搬不动了,上次差点没砸中我的脚,太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