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74章 操碎了心

第74章 操碎了心

        窗外的不远处传来嬉笑声,几栋附属楼灯影通明,硕大的私家园林在夜晚显得格外空旷。

        陈家的府邸最早是由陈开来修建,地上除去阁楼主要有三层,三楼是陈锦添的房间与大书房,以及工作间、读书间与陈家几兄妹小时候的游戏间。

        二楼是三兄妹各自的卧室、书房,以及几间客房、左端有一间起居室,供私下会客使用。

        一楼是客厅、餐厅、酒吧、厨房与及两个游泳池,一个室内,一个室外。

        花园里还修建了网球场,侧院有另一栋小建筑,以前是茶室与娱乐室,现在被改成了十来间工人房。

        远处是一大片的植物园和一个小树林,里面种植着各种罕见的草药。

        地下一楼则是3d私人影院、健身房与藏酒室。再往下就是储物间与车库。

        陈燃刮完胡子,佣人又来给他吹头发,吹风筒声停下时,陈燃说,“妈,你别操心了。”

        陈母看着自己儿子有些不忍,又解释道:“去年有几笔业务,和正府做生意,拖款的情况,你也是知道的,再加上有些招牌医生每个月薪水不低,有好些病人交不起钱,坏账和烂账不了了之,周转也是挺紧,你真要用钱,妈给你想想办法。”

        “不用了。”陈燃拒绝的很干脆,“你们把江城区的私人会所卖了,每年除了联络客户办几次聚会,大半年的时间都是空着,养着也是亏钱,还得请人打理。”

        陈母说,“倒也不差那点,留着吧,那个片区升值空间很大,环境又好,将来不论出租还是转手肯定能翻好几倍,再说,卖房子这么大动静,外头看了,又不知道得怎么编排咱们家。”

        陈燃想了想,挺配合地“嗯”了一声,家里还不至于到卖房子的地步,随便从哪里抽点钱都能解救他,说的这么玄乎不过是老爸和老妈串通起来逼他回朝的借口。

        陈母又说:“你一个人在南边,有好的女孩,也该留意一下,倒不是说非得让你娶这边的姑娘,感情的事情,有时候还真得看缘分。”

        陈燃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陈母对儿子捣鼓软件实际并不是很在意,她关心的是陈燃的婚姻大事。

        陈母又道,“你也不小了,虚岁都已二十六,也该考虑考虑成家的事,你们搞软件和金融的,普遍结婚晚,天天忙,妈也不好说什么,只希望你能上点心,好好想想。”

        “知道了,”陈燃答道,“等水晶石重整旗鼓的那一天,我自然会考虑这些。”

        陈母:“......”

        说了这么多感觉白费口水,陈母感觉心累。

        陈燃从小跟着爷爷和叔叔的时间偏多,陈开来生性固执,陈燃跟着他耳濡目染多少也沾染了些许他的脾性。

        所谓“从心所欲,行不逾矩”,不会有人来找一个老头的麻烦,尤其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老头儿。

        陈燃也跟着养成了这种倔强的脾气,。

        陈母知道自己儿子从来就是吃软不吃硬,任你把嘴巴说成棉花糖也是没用。

        “早点睡吧。”陈母说:“这趟回来多住几天。”

        陈燃嘴上“嗯”了声,心里并未做多住的打算。

        陈母正要走时,想了想又说:“当年你爸因为不喜欢软件,没少受到你爷爷的冷落,他能有今天的成就也是经历过许多风风雨雨很不容易,你要理解他。”

        陈燃低着头没作声,老妈大概是被老爸指使过来做说客。

        陈母继续道:“按理说,软件行业我们也不太懂,你只要有把握做出成绩,我们自然也会支持。你爸就是怕掏了钱,害你一直拿着水晶石不死不活下去,没个尽头。”

        “阿燃,你爸今天这么说,也是为了你好,你爷爷弄得那个什么v,搞了一辈子什么成效也没有,白白耗费了钱财,他是怕你走太多弯路,到时后步你爷爷的后尘。”

        这个话题陈燃听的耳朵都起茧了,真是心累。

        “爷爷他们做的事情是很光荣的,”陈燃大声的辩解了一句,然后就不再做声了。

        想要改变老爸老妈对这件事的偏见似比登天还难。

        陈燃抬头,看了老妈一眼,陈母从儿子的眼神里看出,想要凭几句劝说就改变儿子重整水晶石的决心是小概率事件,于是缓了缓口风,“我再给你想想办法吧,你也别太着急。”

        第二天清晨,陈燃醒得很迟,睁开眼外边已经通亮。

        在被窝里继续躺了一会儿,直到佣人在门外询问他早餐的事,才磨磨蹭蹭地起床收拾好自己。

        吃罢早饭,陈燃又去看望了陈开来,陪着他说了会儿话后,慢慢悠悠的逛到了住宅后面的一座附属楼跟前。

        远远就听见一段悠扬的音乐声传来,。

        还是这种古典的格调,陈燃嘴角微翘,表姐对音乐的喜好还真是一成不变。

        走进附属楼。

        三十好几的未婚表姐何秋琳正坐在她的工作室里,手里转动着的是一件正在成形的陶罐,一旁放着个小音箱,播放着一首古典风格的乐曲。

        陈燃在她的对面坐下,看着她小心翼翼地将陶罐捏出了一个细长的瓶颈。

        何秋琳是陈家的亲戚里与陈燃关系最好的,也是唯一一个与陈锦山、陈涣都谈过恋爱的女人。

        细想起来陈燃也觉得相当神奇,自己的一个叔叔一个哥哥,居然都会爱上何秋琳。

        何秋琳曾叫陈秋琳,当年陈燃母亲的一名堂姑嫁给了一名生物学家,夫妻俩为了研究热带雨林的微生物常年在东南亚和南美地区奔走。

        醉心于学术研究的小两口原本不打算要小孩,随着年龄一天天增长,终于在逼近四十岁的关口,突然悔悟打算生个小孩继承两人的优秀智商。

        生下来以后却被折腾得焦头烂额,于是把这个包袱塞给了陈家,改名叫陈秋琳,由陈锦添帮着抚养这个女孩。

        陈秋琳便与陈燃以姐弟身份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

        直到后来,陈秋琳的亲生父母因一次去往哥伦比亚的飞机失事而逝世,便改回本姓,继承家业,毕业后开始研究古代建筑学。

        何家不算富有,胜在稀奇古怪的古董多,何秋琳兴趣爱好比较广泛,走遍了世界各地,除了热爱研究各个国家的历史建筑,剩下的时间就是在工作室里捣腾陶艺品。

        钱花得差不多了,就在一堆五花八门的古董中挑选一个年代不算太远的拿到拍卖行去拍卖。

        陈锦添三不五时在拍卖会上看到何家的古董,实在气得够呛,就又费了吧唧地把古董给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