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73章 逼婚

第73章 逼婚

        “这次回来,妈给你安排了几次约会,”陈母说。

        每次回家,陈燃就知道一定逃不过逼问终身大事这一关,这事在父母眼里比什么都重要。

        甚至比他弃医从商还更重要,在老爸眼里,年轻人在外面闯荡够了总会回来的,但婚姻大事却一丁点儿也马虎不得。

        “上次陈琪跟你介绍的那女孩,marina,你觉得怎么样?”喝过汤后,陈母又接着打探。

        “哪个marina?”陈燃抬起头略一回忆,然后面无表情的开口,“我都不记得她长什么样了。”

        陈锦添从鼻孔里哼了声。

        “我跟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陈燃说。

        陈母倒是没有意外,她早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给陈燃夹了一些菜在他面前的小碟子里,陈母微微笑着,“没关系,不行就换一个,你这次回来的正好,梁家的女儿也从鹰国回来了,拿了个金融硕士,改天你们去会会面,你们从小就在一块儿玩的,可不能让别人抢了先。”

        “梁颖?”陈燃嘴角翘了翘,“她不是喜欢音乐的吗?怎么还学起金融了?小时候买东西连账都算不清。”

        “人是会变的嘛,这不是想跟你能有点共同语言嘛,”见陈燃似乎有点兴趣,陈母愁云惨淡的脸上顿时添上了几分神采。

        “那我安排个时间约上两家父母一起商榷一下?早点定下这门婚事?”陈母放下筷子,征询道。

        双方父母见面不过是走个过场,陈母知道梁家父母也早有此意,就等着陈家二公子点头。

        陈梁两家结为亲家,在其他人眼中相当于两个商业大腕联盟。

        “不用了,那么个小姑娘,才出校门,”陈燃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哼!”陈锦添终于忍不住冷哼出声,“你那个小朋友就不小了?连校门都没出吧!”

        陈氏夫妇是典型的中国式父母,我不在那里,可我的眼睛耳朵都在那里。

        陈燃无论做什么,陈锦添总能及时收到消息,大到每天的国际财经新闻,小到花边八卦,统统逃不过他的耳朵,只要没触及底线,大多数时候,不过是不说而已。

        陈锦添与陈锦山两兄弟性格迥异,陈锦添性格要强,功名利禄样样都想追求。

        陈燃的叔叔陈锦山则清心寡欲,干一行爱一行,一头扎在软件开发的事业中,一干就是几十年,这一点跟陈老爷子陈开来很像。

        陈锦山跟随陈开来去了神秘机构之后,二十多年只回来不超过十次,两人只说是参与科研工作,对其它一切守口如瓶。

        叔叔陈锦山行事周正平和,耐心十足,相比之下,陈燃更喜欢与叔叔待在一起,只可惜被陈老爷子带上研发之路后,一去不复返。

        “我们不过是医患关系,我是她的主治医师,”陈燃随口而出,这话的确不假,但陈燃不想做过多解释,解释太多反而更容易引起重视。

        老爸老妈是不可能接受这样一个毫无家世背景的小姑娘。

        他不希望老爸的眼线干扰孟小贝的正常生活,再说他和她之间也的确什么都没有。

        “哼,主治医师真够热心,都亲自动手熬药了。”陈锦添沉着脸说。

        陈燃一愣,没有开口接话,这要是让他们知道他亲自开车送她以及为她摆平官司,他们岂不是要炸了?

        陈锦山埋伏在陈燃身边的眼睛耳朵其实也算不上太灵,毕竟陈燃的反侦察能力还是有一点的。

        但在恒雅医院眼线就无处不在了。

        老爸老妈不仅知道那女孩有个外公,重病入院,女孩的母亲嫁入了南都徐家,还知道陈燃对这爷孙俩格外照顾。

        陈母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说道:“那小姑娘还是个高中生,莫说还未毕业,就算将来考上大学,那也还早着,再说她那个出身...…,阿燃,你咋想的?放着这边这么多名媛闺秀不看。”

        陈锦添又从鼻孔里发出嘲讽的声音,这回陈燃没有接话。

        “你别动什么心思,我不会同意,”陈锦添说,“跟一个高中生眉来眼去的,就不怕让人笑话。”

        陈燃微低着头注视着镶白玉的筷子,等着热菜上来。

        陈母趁机又说,“那就让你爸安排下,这边有几家姑娘都不错,给你介绍认识吧,看看哪家合得来......”

        陈母还未说完,陈燃忽然开口,“我现在不想找对象,妈,我说过,我得把水晶石先救起来。”

        “那个烧钱的破公司,还想救它,”陈锦添的声音顿时严厉起来,“亏得本儿都没了,你拿什么救,别指望我会出手帮你,把剩下的嚯嚯够了,趁早回恒雅,没见着你哥人手都不够么?”

        一说起这个,陈锦添就像被点着了的火罐子,呼呼呼地直冒烟,“早就跟你说过,那公司根本没啥名堂,老头儿当初就应该把它给关了。”

        “你说你一个医学博士,不好好钻研本专业,你去捣腾那些个干啥?别忘了咱们陈家最主要的还是在医疗系统这块。”

        “任何一个人,这辈子肯定得跟医院打几次交道,这才是救死扶伤的正道儿。”

        陈锦添说的起劲将茶杯往桌子上一放,“你干脆,这次回去直接将公司办理注销,我可以给你一笔钱清算,把债务还清了就回恒雅,等陈涣从米国回来......”

        陈燃低着头静静听着,脸色越来越难看。

        他躲来躲去不肯回来,就是怕听到这些话,好在陈涣不在家,否则他会更加难堪。

        佣人将热菜端了上来,陈锦添本想再重重指责陈燃几句,却怕千催万唤好不容易回来一趟的儿子被自己骂跑了,晚上又要被老婆抱怨。

        正没台阶下时,陈母恰到好处地打了个圆场,碰了碰陈锦添胳膊说:“菜上来了,赶紧趁热吃吧,天冷菜凉的快。”

        吃罢晚饭后,陈燃洗过澡出来,见老妈坐在他的房间里。

        陈燃穿着一身咖啡色的丝绸睡衣,性感的锁骨在领口若隐若现,随手拉开抽屉,找刮胡刀。

        家里的装修偏中式,简约不失时尚感,该有的现代化设备一样都不少,热水器、地暖、空调等等。

        陈母看着陈燃问道:“阿燃,你到底还差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