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69章 尽琢磨找死的事儿

第69章 尽琢磨找死的事儿

        孟小贝在屋里呆不住出去转了一圈,自己一个人没跑远,怕碰上鬣狗或者是铁头的人。

        铁头跟秋叔一直有仇。

        具体什么仇却没人知道,估计他俩自己都不知道。

        无非就是你抢了我的活儿,我占了你的地儿,你看我不顺眼,我看你特欠抽。

        没走多远就看见一帮人在摩拳擦掌,孟小贝一眼就认出是秋叔的手下和铁头的人,看样子是为了吃饭抢个位置较好的桌子。

        孟小贝还没看清楚几个人长啥样,有人已经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开干了。

        屁大点事也能打起来。

        孟小贝双手揣在兜里,扭头就走,这种事情躲得越远越好,她再也不想沾上一丁半点。

        这两拨人貌似比以前相处的更恶劣了,以前碰上了也没见这么提裤子上去就打的。

        孟小贝感觉最近应该发生了什么别的事儿,秋叔没让她知道。

        自从离开雷公岭,秋叔已经开始防着她了,这点她很清楚。

        孟小贝皱着眉啧了一声,她也不想知道。

        还能有什么好事情么?无非就是一些,你抢了我东西、我砸了你场子,然后谁谁谁被欺负了,谁谁谁丢东西了,谁和谁又打架了......知道的越少越好。

        若不是为了打听石头的下落,她连回都不想回来。

        逛了一圈估摸着该吃饭了,孟小贝回到了秋叔的大本营。

        推开屋子门的时候,孟小贝看到屋子里坐着挺多人,除了秋叔、大锤,还有几个看着眼熟但又不熟,其中还有一个根本没见过,端着一副洋面孔看起来像是这伙人的老大。

        孟小贝心里有些吃惊,这些人跟秋叔不是一个圈里的,秋叔属于混混圈儿,那几个,像是随时要犯大事的圈儿。

        她扫了一眼屋里的人,没人说话,大家并不是很在意她。

        看起来,她似乎出现的很不是时候,孟小贝愣了一下转身又出去了。

        孟小贝想找小花问问情况,便站在小花经常蹲着的地方等了会儿,看着对面墙头上的野猫懒洋洋地伸着爪子挠痒痒。

        “小姑娘,”过了一会儿,身后的门开了,有人探出脑袋叫她,“去弄点儿吃的。”

        叫谁?孟小贝回过头,这人她就见过一次,秋叔曾经有带过来喝茶。

        “你叫我?”孟小贝指指自己。

        那人扒着门,笑了笑:“怎么,还有谁啊?”

        “忙着,没空!谁想吃谁自己弄,”孟小贝扶了扶帽子继续看猫,什么熟的不熟的都敢过来就指使她了,“姐没空。”

        “哟呵!”那人脸上挂不住,一踢门走了出来。

        “老七,”里面有人叫了他一声,“干嘛呢,喝茶。”

        “擦,真不识相,看待会儿怎么收拾你,”这个叫老七的在孟小贝身后骂了一句,转身回了屋里。

        小花也不知道被大锤支去干什么了,孟小贝等了一会儿,转身去了附近一家药店。

        老板是个挺老实的人中年男人,孟小贝替秋叔过来收钱的时候从来没凶过他。

        有一次他拿不出钱孟小贝也没要就回去了,因为这事儿秋叔还给她拉长了脸。

        孟小贝找他要了一盒止疼药。

        老板看着她苦笑着,给她搬了一把椅子用袖子使劲擦着,“小贝啊,你又回来了?”

        “给我到点儿开水过来,”孟小贝在椅子坐下。:

        老板倒了杯白开水过来放在她前面的桌上,看着她喝了一口把药吞下去之后小声说:“最近这是怎么回事儿?铁头的人昨天上我这收钱来了,还砸碎了玻璃,老板指着墙角放着的一张柜子。”

        “什么?”孟小贝一挑眉毛,“你昨儿怎么不告诉秋叔?”

        “我哪知道你们这是怎么了啊,你这两月也没来,我看他的人来了,还想是不是……”老板愁眉苦脸的,“跟打劫似的,这里可是你们的保护圈,哎我的钱......得怎么找回来。”

        “找秋叔去,”孟小贝又端起杯子喝了口水,“我已经不参与这里的事儿了。”?

        老板没说话,捏着一杆秤中药的秤站在那里没动。

        孟小贝看了看他,叹了口气,走过去拍拍他肩:“你现在去,他准能答应,一屋子人,你只要拿出证据,他会帮你要回来的。”

        “哎!”老板很不爽地喊了一声,在孟小贝转身离开之后又补了一句,“你们这些人争来抢去,害的都是我们!”

        老板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声音不大,孟小贝正在看药盒上的说明书,不知道有没有听见。

        这事在这片儿不是个小事,因为这里不是铁头的地盘儿,现在他的人突然跑过来收钱,就是在跟秋叔叫板。

        孟小贝突然明白了为什么铁头的人会跟秋叔的手下见面就掐,这是要来抢地盘了。

        “他的人再来你给石头打电话,”孟小贝又喝了口开水,想从老板嘴里打探石头的情况,“石头知道了会通知秋叔管这事儿。”

        “石头?”老板皱着眉想了想,“我都好久没看到他了。”

        “那你就打给大锤,这事儿他应该会管的。”孟小贝站起身走了出去。

        孟小贝回到秋叔大本营的时候,那帮人已经不在了。

        直觉告诉她,那帮人绝对不是一般的势力。

        他们为什么要跟秋叔搭在一起?雷公岭这破地方有什么东西能吸引他们?

        还是说因为别的什么吸引了他们?

        一直以来孟小贝被鬣狗到处追查,养成了多疑的习惯。

        这伙人这么巧盯上了雷公岭?会不会和鬣狗有关系?

        孟小贝莫名警觉起来,仔细回想着自己有没有什么疏漏。

        突然想起一个月前她回雷公岭的旧屋,给远在o洲的尹项东发过信息,用的是旧屋的wifi,并且忘记了抹除id痕迹。

        真是大意了,孟小贝后背渗出一身冷汗。

        那间旧屋早已经退租,值得庆幸的是,当初她租用这套房子的时候,用的是假身份证。

        回到屋里之后,那伙人已经走了,孟小贝简单的把刚才在街上遇到的事儿跟秋叔讲了讲,想看看秋叔是个什么反应。

        估计最近这事儿已经发生不少起了,秋叔听完并没有太惊讶。

        孟小贝也没多问。

        秋叔叫来的几个人可能就是为这个事儿,但又肯定不只是为了这个事。

        只是混混抢地盘根本不用跟那几个一看就很不一般的人凑在一起。

        孟小贝觉得秋叔老了老了却开始琢磨找死的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