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61章 为什么帮我?

第61章 为什么帮我?

        王护士接通了内部通讯器,没多会儿,赵穆青病房的门打开了,陈燃带着孟小贝和李博豪进了房间。

        几名医生看见陈燃赶紧让开位置。

        陈燃走过去察看赵穆青的脸色,又询问了医生刚才出现的情况,然后伸出双手按在赵穆青的胸口位置,再往腹部移动按压。

        赵穆青脸色苍白处于半昏迷状态,随着陈燃的按压,他的眼皮颤动了几下,然后缓缓睁开。

        实际上,刚刚几名医生已经对他使用过电击疗法,他的身体太弱,承受不住电击的强烈刺激,陈燃最后的几下按压,正好将他从昏迷状态唤醒。

        孟小贝长长舒出一口气,“外公,”她轻唤一声微带一点更咽,然后握住他的手好半天说不出话来,胸臆间全是无法抑制的激动。

        赵穆青带着呼吸机,眼睛微微张开看着孟小贝。

        “我知道,”孟小贝很愧疚,一颗心仿佛被钢绳捆住,发自内心道:“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

        赵穆青嘴角微微勾起,用力点了点头。

        几个护士推来一个放满药具的小车,开始给赵穆青静脉注射。

        陈燃用手扶着孟小贝的肩,“已经脱离危险了,病人现在身体虚弱,需要休息,”

        孟小贝吸了吸鼻子,站了起来。

        “你先跟我去趟实验室,放心,外公没事,这里有护士看护。”

        然后,陈燃带着她到实验室换药。

        孟小贝的手因为攥紧拳头用力过猛,纱布上又印出了鲜血。

        实验室里没人,挺安静的。

        李博豪惦记着手头的事情已提前回了水晶石。

        孟小贝在就诊台的桌边坐下,腿微微搭着,露出一截雪白的脚踝。

        陈燃习惯性的洗好手,单手撑着孟小贝面前的桌沿,去拿桌子另一头放着的清创药,表情挺冷峻的。

        两人都没太在意距离,直到陈燃往前一倾,敞开的白色大褂里面飘出一股熟悉的檀香味道,孟小贝不由得放缓了呼吸。

        真是太神奇了,每次一闻到这种味道,她的脑子就开始混乱,仿佛喝醉了酒,脸颊微醺,莫名的有点犯晕......。

        “把手伸出来,”陈燃手里捏着药棉,将她神游到天边的思绪拉回到眼前。

        “这只手不要用力,记住了,下次再让发现,乱棍子打死。”陈燃低头帮她拆开了纱布,重新处理着伤口,神色不悦。

        这年头,女孩子都这么不听管教了吗?

        他拿出那瓶天价药,里面还剩下大约一半,又给她滴上了几滴,“筷子就别用了,尽量改成用勺子,握笔轻点......”陈燃像个老妈子一样的叮嘱,声音挺冷,但动作却小心的不行。

        “你为什么帮我?”孟小贝用手支着下巴,目光含笑。

        “看你可怜!你要不是我的员工......,”陈燃将带血的纱布和药棉扔进垃圾桶。

        孟小贝笑了笑,半开玩笑的开口,“真的不是对我有所企图?”

        陈燃倒是挺诚实,“我是个男人,这点私心,我当然有。”

        他一只腿踩在了旁边的椅子上,嘴角挂着坏笑,“要不然,你主动一点,回报我一下?”

        “滚!”

        孟小贝捏着拳头准备飞过去。

        “停!”

        陈燃瞬间沉下脸,眼睛盯着她的拳头,“刚说完就不记得了!”

        “呃...,我,我就是突然一下忘记了。”孟小贝用手抓了抓头,“反正,一有问题我就过来找你,你帮我处理不就没事了。”

        陈燃微愣,一向平静无波的心底,像是被人丢了一颗小石子,漾起了一圈涟漪。

        那种“被需要”的幸福感像春天里的嫩芽,一不小心就盛满了整个树梢。

        “嗯,知道就好,”他应了一声,慢吞吞的用纱布将她的伤口重新包扎起来。

        孟小贝跟陈燃道谢,离开实验室。

        经过住院部服务台的时候,脚步顿了顿。

        当初赵穆青住院的手续的确是徐锡林亲自办理。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孟小贝不想在这件事情上被徐锡林捏着鼻子走。

        她转身向住院部的缴费窗口。

        正好遇到从另一个方向走来的赵敏芝。

        “小贝,”赵敏芝叫了一声,走近,“咱们是一家人,你徐叔叔就是嘴硬,人还是很好的,这三个月的预付费快扣光了,还是他特地叮嘱我过来续费。”

        孟小贝轻笑了一声,淡声说道:“外公是你亲爸,他的老丈人,你们替他出点医疗费也是天经地义,怎么搞的好像是为了做给我看?”

        “还有,我不喜欢有人用这事来威胁我、威胁外公,所以,外公接下来的医疗费我会替他出。”

        说着她从兜里摸出一张银行卡,直接递到缴费窗口,“你好,601病房续费。”

        赵穆青所在的特殊病房堪比豪华疗养院,整栋楼里面住的全是那些身患重病,医治无望,又不差钱的人。

        贵族式的住宿环境和护理服务,再加上全方位的监测服务,每个月住宿费、检查费、治疗费、医药费、七七八八加起来至少得五万元以上。

        窗口的收费人员捏着卡,“续多久?”看对方是个年轻小姑娘,她又补充了一句,“我们是按月扣费,可以多退少补。”

        孟小贝想也没想,“先续上一年。”

        好家伙,一年就是六十多万了,孟小贝每个月承担着l高达几十万的服务器租金,再加上外公的医疗费,她的生活也可谓亚历山大。

        孟小贝眼睛都没眨一下就输了密码。

        收回卡,拿上单据,塞兜里,走人。

        看也没看赵敏芝一眼。

        赵敏芝站在原地顿时傻眼了,这孩子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有人替她出钱也不要?

        孟小贝回学校之前又去看了赵穆青。

        赵老爷子睡了一觉之后,精神相比之前要好了许多,床前的支架上依旧挂着吊瓶,一只手还在扎着针。

        孟小贝拉过一张椅子坐在病床边,从果盆里拿起一个苹果削着。

        赵穆青嘴角带着笑,伸手摸摸她的头,“我姑娘又瘦了,是不是晚上没睡好?”

        两个局长委托的事情还没解决,孟小贝这两天确实没睡好,此刻在外公跟前她完全放松下来,不知不觉也困了。

        孟小贝将削好的苹果递给外公,竟趴在床前睡了起来。

        赵穆青这才看见她拂在被子上的手,缠着厚厚的纱布。

        他叹了口气,盯着外孙女的手,心里五味杂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