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57章 来自大佬的凝视

第57章 来自大佬的凝视

        恒雅医院的病房。

        徐锡林难得陪同赵敏芝一同看望赵穆青。

        推开虚掩的vip病房门,一眼便看见赵穆青正躺在床上。

        “锡林也过来了,”赵老爷子看到徐锡林进来后挣扎着坐起来,“小孙,快搬两把椅子过来。”

        徐锡林一向业务繁忙,能抽出时间来医院,赵老爷子有些受宠若惊。

        护工搬好椅子后知趣地拎着暖壶出去打水,将房间让出给这一家人。

        赵敏芝将椅子挪至床头,和徐锡林一同坐下。

        自从那次黑客袭击徐氏集团之后,孟小贝已经很久没回过徐府,徐家人的电话她也一律不接。

        徐锡林原本是想去学校找孟小贝,是赵敏芝提醒他,找孟小贝,去医院等着就行,正好也可以去看望一下老头子。

        徐锡林向赵穆青慰问了几句,了解了一下身体状况。

        赵敏芝从果盆拿起一个水果,漫不经心地削着皮,做惯了豪门贵妇,这种活她做起来有点生涩了。

        “是关于小贝的事情,”赵敏芝犹豫良久,终于开口,“她跟马老师的儿子起了冲突,哎,小孩子火气盛,两个人又打了一架,弄得警察都不得安宁。”

        赵敏芝斟酌着字眼,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

        “什么?”赵穆青皱着眉头,“小贝她有没有事?”

        他原本想着在自己临死之前,将孟小贝托付给赵敏芝,应该可以安心地走了。

        他这一辈子将所有的热情都用在了编程这一件事情上,唯一遗憾的是,没能给自己的外孙女提供一个像样的生活环境。

        他费尽心思将孟小贝送进徐家,就是想让她摆脱之前的混沌日子,像个正常人家的孩子一样好好念书,将来考个好大学。

        可是,孟小贝居然还是跟人人打架了。

        赵敏芝将削好的水果递给赵穆青,摇了摇头,“小贝没什么大碍,倒是马文涛那孩子,被打成了重伤,现在还在医院躺着。”

        “哎,小贝这孩子......都怪我没能好好关心她,”赵穆青满是愧疚着,“马文涛伤成怎样了?”

        “二级伤残,具体医院那边还没有公布出来。”赵敏芝说道:“那孩子也是可怜,他的手,将来肯定会留下后遗症,小贝也真是……。”

        “是啊,小孩子之间打打闹闹,没必要将事情弄上法庭,”徐锡林开口补充一句,“您老要是见到她,帮忙劝她一句,得饶人处且饶人。”

        赵穆青拿着削好的水果放到嘴边却是难以下咽。

        他虽然不太管孟小贝的事情,也不太懂小孩子之间的恩恩怨怨,但是孟小贝当初将美术老师马海波打成脑震荡,弄得人尽皆知,他还是记忆犹新,这才没几年,又将人儿子给打残了。

        赵穆青一只手按着胸口,感觉呼吸不畅。

        “爸,您先别激动,”赵敏芝很清楚老头子最担心的人是孟小贝,她将赵穆青扶了躺好,“您放心,我不会对她坐视不管的,等一下我就去找她谈谈。”

        “有什么必要好谈的?”一道脆亮的声音携带着一股怒气从门外灌了进来。

        不到一秒,孟小贝像吃了炸药一样黑着脸出现在门口。

        她三步并作一步,一阵风般飘至赵穆青的床前,“你跟外公说什么了?”

        孟小贝毫不客气推开赵敏芝,摇了摇赵穆青的胳膊,“外公,外公......”

        孟小贝按下紧急求救铃。

        “小贝,”赵穆青捂着胸口,喘着气,挺吃力的开口,“不要,不要打架...…。”

        孟小贝紧紧握住赵穆青的手,也不辩驳,只是一个劲地点头,“外公,您放心,我都听您的,好好念书,乖乖的。”

        话音未落,赵穆青便晕了过去,面色煞白。

        赵敏芝腾地站了起来,她没想到刚刚那些话对赵穆青影响这么大,惊慌失措地开口,“爸,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管教小贝,您别生气……医生!医生!快叫医生!”

        徐锡林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一个箭步跨出了病房去找医生。

        没几分钟,医生和护士鱼贯而入,将闲杂人等请出病房,对赵穆青开始实施抢救。

        ......

        病房外面的走廊,孟小贝一双吃人一样的眼睛瞪着赵敏芝,“说,到底怎么一回事?”

        她这两天都没怎么睡好,眼睛总氤氲着黑气,脸上的表情又冷又燥,带着股土匪般的狠劲。

        赵敏芝平静地看着她,下意识的皱眉。

        徐锡林站在赵敏芝旁边,心下暗想,就她这样的人居然能认识局长?能坐到局长之位的,都不是等闲之辈,难道会欣赏街头女霸之流?

        “其实也没说什么,”徐锡林若无其事地开口解释,“你打架的事情,你外公迟早会知道的,你妈妈就是让你外公别太担心而已。”

        孟小贝拳头捏的咯咯响,要不是对方是自己的亲妈和继父,她估计早就飞出去一拳砸对方脸上去了。

        “那也应该由我和他说,”孟小贝从牙缝中挤出一句,“用不着你们这么上杆子闲操心。”

        赵敏芝的目光转到孟小贝的右手,她右手捏着拳头,中指和手背缠着纱布。

        “你的手……没事吧?”赵敏芝为了缓和气氛,关心地问了一句。

        “放心,死不了,”孟小贝憋在心头的一口气无处发泄,一脚踢在了靠墙放着的一排长椅上。

        这句话挺冲的,赵敏芝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样应对。

        孟小贝没啥耐心,眉眼轻挑,挺烦躁的,“你们来医院,不单是为了跟外公汇报我打架的事吧?”

        赵敏芝看着孟小贝,一只手抓着自己的包,斟酌着开口,“小贝,你的伤看起来没什么太大问题,马文涛那件事……”

        呵呵,孟小贝眯起眼睛,偏着头看看窗外,硒笑一声转过头,“所以呢?”

        赵敏芝又张了张嘴,想了好一会儿。

        旁边的徐锡林往前一步走近,她盯着孟小贝,带着一种长辈居高临下的姿态缓缓开口,“小贝,马文涛这件事,我希望你别再追究下去,否则闹到法院对大家都没好处。”

        what?孟小贝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神情漠然的看着眼前二位,“你说什么?”

        她原本想找个清净的地方避开这两位,眼不见心不烦,此刻,她干脆地坐在了两人对面靠墙的长椅上,架起二郎腿,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她摊开双手放在椅子上,嘴角微微勾起,笑得彬彬有礼。

        赵敏芝却体会不到一丝暖意,相反,一股寒气从她眼底投射过来,冻的她瑟瑟发抖。

        徐锡林若有所思的审视着孟小贝,微微拧着眉头略带迟疑,左右不过是个继女,敏芝这个前夫的女儿还能有这样的眼神?

        这眼神......完全没有把他俩放在眼里。

        转眼即逝,孟小贝收回了放肆的目光,她偏着头,看向了病房紧闭的门。

        已经过去二十分钟,还未有任何消息传递出来,她平静的外表下内心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

        以至于她都没什么心情搭理徐锡林和赵敏芝。

        赵敏芝却能敏感地捕捉到她的细微表情,万一老头子有个三长两短,孟小贝一定会把她给撕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