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54章 出乎意料

第54章 出乎意料

        “你是马文涛的爸爸,”徐佳音聪明地猜测对方身份。

        马海波没想到徐家这么快就有人回来,有点局促的欠了欠身,点头应道:“正是敝人,你们是......”

        赵敏芝赶忙介绍,“这是小女徐佳音和她表姐妹宋小君。”

        “哦……,哎呀,果然耳闻不如一见,”马海波笑着恭维。

        从昨晚徐浩宁把大家叫来商量孟小贝打架的事之后,马文涛的名字已经在徐府传的上下皆知。

        屋里的佣人听见声音,也默默尖起耳朵偷听,偶尔瞥向赵敏芝的目光也带着点异样。

        赵敏芝有种一朝回到解放前的感觉,她辛苦包装了多年的豪门贵妇形象,此刻像是被人揭去了外衣。

        徐佳音将书包交给佣人,拉着宋小君在沙发坐下,“马叔叔,这件事情,最好是能够私了,这样对我们大家都好!”

        徐佳音非常聪明,根据警察对孟小贝的态度,以及今天学校里发生的事情,她已经能够预感,公了对于孟小贝胜算的可能性很大。

        但如果私了的话,孟小贝则背负着打人的骂名,不仅如此,徐家出钱摆平这事,她怎么说也欠下了徐家一个人情,今后在她面前,她可以更加有底气的说话。

        “是啊,我也认为私了是最好的选择,”一旁的宋小君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她亲眼目睹徐浩宁、以及自己堂哥宋思琦为了孟小贝绞尽脑汁地找关系、想办法,而孟小贝却一点儿也不知感恩,心里没点儿意见是不可能的。

        她不喜欢孟小贝,成天端着一副面孔。

        更何况,前不久她还狠狠敲诈了徐氏集团一笔,徐氏集团的利益与宋氏是挂钩的,敲诈了徐氏也等于间接敲诈了宋氏。

        凭什么让她最亲的两个哥哥为她如此奔波?

        私了了,大家都可以息事宁人。

        赵敏芝像是落单的羔羊找到了队伍一样,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她伸手拿过自己的手提包,在里面摸了摸,想把那张银行卡给找出来给马海波。

        没想到,马海波先坐不住了,不管公了还是私了,他只知道孟小贝一定不会放过他儿子,他掏出一张银行卡放在桌子上,“我来这儿的目的,就是想要私了。”

        马海波摸了一把脸,艰难的开口,“这件事情是涛涛有错在先,麻烦你让小贝念在往日师徒的情份上,高抬贵手别再追究我儿子了。”

        说着他把银行卡推到赵敏芝的面前。“我猜想她肯定不想见到我,所以徐太太,您务必替她收下这张卡。”

        说到这里,他有些不好意思,声音低了下来,“这个卡里大概有三十万,算是我给她的赔偿费,毕竟她的手也受了伤,哎,那可是艺术家的手......”

        马海波说的情真意切,诚意满满,就差给赵敏芝再磕上几个头。

        话到这里,场面异常安静,赵敏芝张大眼睛愣住了,连佣人都听的没了响动。

        徐佳音和宋小君更是一脸懵逼的看着马海波。

        这人确定不是脑子有问题?

        当初被揍得脑震荡,难道旧疾复发了?

        马海波看着大家的反应,顿了顿,然后摸了摸脑袋,“我的病早就好了,我刚刚说的这些,都是认真的。”

        “时间不早了,我还要去照顾涛涛,先告辞了,”马海波说完,像是怕对方反悔一样站起身就离开了。

        宋小君莫名其妙地看着他离开,百思不得其解。

        世上还有这样的事,被打了倒贴钱赔偿?

        赵敏芝终于反应过来。

        看来,这件事还真是错怪了孟小贝。

        她从头至尾都没有相信过孟小贝,打心里认定她是肇事的一方,下意识地认为她的任何解释都是辩解,却从来没有想过她会是正义的一方。

        赵敏芝看着马海波留下的银行卡,内心一阵触动,连马海波都知道关心一下孟小贝,自己却只知道盯着她莫虚有的过错,她这个母亲真是做的够失败......

        徐佳音捏紧了手指,只有她最明白马海波为何这么做,只可惜对方居然先妥协了。

        “小君,我们上去,过段时间岛国的宫其井先生要亲临南都,你帮我看看那些画,还需不需要修改。”

        宋小君跟着徐佳音一起提前放学,就是为了帮她看画。

        假如能被宫其井看中收为他工作室的弟子,那是何等的荣耀。

        作为表姐妹兼闺蜜,她义不容辞。

        ......

        南都市教育局,局长办公室内。

        孟小贝拉开靠近窗边的椅子坐下。

        忙了一整天,她终于理清了一点眉目,这次的黑客攻击,并没有窃取什么资料和文献,对方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但她目前还无法确定。

        唯一让她觉察到的蛛丝马迹是,不管是在公安局的系统还是教育局的系统,对方但凡遇到带“m”字样的东西,都会留下一长串代码。

        林长风倒了两杯茶,一杯递给了孟小贝。

        孟小贝推开窗户,不远处是一座工人体育场,繁华的都市街景尽收眼底。

        她收回目光坐回到椅子上,双手握着茶杯,也不急着喝,慢慢吹着温热的雾气。

        林长风早就注意到她的手指,简单的缠着创可贴,创可贴周边露出的皮肤已经出现红肿,与她细长莹润的手指形成强烈反差,明显没有受到好好护理。

        林长风眉头紧紧皱起,带着深深的怜惜:“小贝,你的手指?”

        “没多大事儿,就划了一道口而已。”孟小贝软塌塌地斜靠在椅子上,浑身都是无法掩藏的倦怠。

        原本她的手指只是刮了一道口子,后来因为打架,伤口被撞击和撕裂,造成二度重创。

        “胡闹!”林长风难得端起长辈的态度,“什么没事,你知道你这双手多重要。”

        听到这里,孟小贝单手支着下巴,歪着脑袋,看他一眼。

        被孟小贝盯着,林长风顿了顿。

        转了话题,语气温和,只是脸色还是黑的,“已经开始发炎了,不可大意,我带你去医院仔细处理一下。”

        “真没事,”孟小贝看着自己手指,满不在乎的笑笑,“我是觉得,这次的黑客袭击事件太过蹊跷,公安局那边的系统遭遇的情况跟你们这边很相似,看起来应该是同一个人所为。”

        林长风捏着下吧,“可是,他们并没有窃取和破坏性的行为,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也正是我想要知道的,”孟小贝神色凝重的端着茶杯,似乎感觉到有一张无形的大网,看不见摸不着。

        未知的危险,不寒而栗。

        她不禁在心里暗暗警告自己,低调,要低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