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22章 就是要让他知难而退

第22章 就是要让他知难而退

        两天后,北都陈府。

        陈燃的父亲陈锦添坐在起居室的桌子旁。

        管家阿福向陈锦添汇报完最近的家庭情况之后,退到一边去查看保姆的购物清单。

        “谁让你去找他的!”陈锦添冲着一旁站着的陈涣吼了一声,又往桌子上拍了一巴掌。

        在隔壁客厅沙发上坐着的陈琪吓了一跳,手里拿着的杯子差点摔到地上,她刚从南都飞过来还没来得及休息一下。

        陈琪撇撇嘴站起来走到老爸身边,冲他摆了摆手。

        陈锦添压着一肚子怒气。五十多岁的年纪,戴副眼镜,相貌堂堂,透着一股商人独有的锐利。

        他转头看向陈琪:“这事儿你也知道是吧?”

        “我不知道,”陈琪皱皱眉。

        “那是你妈的意思吧?”陈锦添又逼问陈涣。

        “不是。”陈涣小声回答。

        “那他车哪来的?阿燃哪儿来的奥迪?他就一辆大众还是二手的!”陈锦添又拍了拍桌子。

        陈琪没说话。

        “你们一个个可真行!”陈锦添额角的青筋跳动着,“真行!”

        “爸,”陈琪停了停才走到他身后在他肩上轻轻捏着,“您说您动这么大气干嘛?说句您不爱听的……人各有志,二哥他不喜欢当医生,您干嘛非得逼着,这世上那么多行,行行都能出状元,二哥那么聪明,干哪一行不能出人头地啊。”

        “你别帮着他说话!”陈锦添拍开她的手站了起来,“我说过非得让他当医生吗?我是希望他能帮着一把你大哥,将咱陈氏医疗发扬光大!这个不成气的玩意儿,成天就只知道搞些歪门邪道!”

        “爸,您这话说的亏不亏心,我二哥那可是得过国际大奖的,世界医学组织公认的天才。”

        闻言,陈涣端着杯子的手微微抖了一下,他低垂着眉眼,沉默又冷淡,眉宇间似乎还笼罩着一团阴郁之气。

        他把茶杯递到陈锦添面前,脸上扯起淡淡的笑意:“爸,您先喝杯茶消消气,阿燃他还年轻,很多事情都想尝试一下,这也是可以理解的。等过段时间新鲜劲一过,我再去找他谈谈,把您的意思跟他说清楚,我想他应该会接受的。”

        陈锦添刚喝了一口茶,“呯”地就把茶杯往桌上一放,怒气在胸中翻滚起来,周围的空气几乎都被烧着了,“谈什么?我还要求着他不成?你们谁都不许去找他。”

        陈涣:“……”

        陈琪看了眼陈涣没说话,所有人陷入短暂的沉默。

        陈锦添叹了口气,狠狠往椅子上一靠,余怒未消。

        “阿涣,你就是心肠太软了,处处护着他,我知道送车是你出的主意,糊涂,那家伙不到黄河不死心,你不该送车给他,得让他吃点苦头,知难而退。”

        ......

        水榭花都小区一栋一楼的洋房内,陈燃像个疯子般笑了几声。

        他起身,走到书架前,拿出相框,上面是父亲、母亲、陈涣、陈琪、自己,一家人在欧洲多伦堡别墅度假时的合影。

        一声玻璃破碎响,相框从窗户里飞了出去,落在家门口小花园的石头地面,被摔得粉碎。

        理财顾问钟叔正在给陈燃分析着公司目前面临的种种困境。

        “您兄弟二人名下的产业、比如酒店、商铺、餐饮、等等,建议先做个评估,可行的话,可以考虑抵押贷款。

        “您之前成立的慈善基金和捐赠的美术馆不会受到影响。”

        “除此之外,公司在麒麟山和海外的部分用以接待客人的私人会所最好拍卖掉,缓解燃眉之急。”

        陈燃说:“会所可以考虑卖掉,这些我会让市场部经理去处理,你再核算一下,其他方面可挪用的资金。”

        理财顾问点点头:“您和您的兄长陈涣目前的联名资产,现在还有五千万,成立了一个家族信托基金。”

        “这个资金呢,我们作了比较有效的隔离,我建议您现在先不要去动它。”

        “只剩这五千万了吗?”陈燃起身给理财顾问倒了杯葡萄酒。

        “对。”理财顾问说:“之前委托我们管理的流动资金,你哥哥在去年已经转走了,剩下这最后的五千万,是家族信托的最低额度。

        “先转两千万到我公司账户上。”陈燃看了眼工资单底下的数字,说:“明天早上,财务会找你核对。”

        理财顾问:“二公子,相对来说,我个人比较建议……”

        陈燃看了理财顾问一眼,顾问马上点头,说:“好的。”

        “你帮公司管理资金,有多少年了?”陈燃问。

        “算上和陈老先生一起的日子,大概快有十个年头了吧,”那名年过四十的银行理财顾问略略想了一下回答。

        陈燃叹了口气,说:“公司弄成这样,让你见笑了。”

        “您言重了。”理财顾问急忙道:“您是个善良的人,没有放弃公司,也没有置那么多员工不管不顾。”

        “过来之前我们行长还说,您这么年轻,只要度过眼下难关,东山再起,不是什么问题。”

        陈燃又说:“公司目前的处境,外头都传开了吧。”

        理财顾问想了想,说:“是有那么一点传闻,不过谁家没有遇到过瓶颈呢?挺一挺就过去了,大家都明白的。”

        陈燃又问:“我想知道还有什么其它挽救的办法么?”

        理财顾问现出为难之色,他要是有办法早就支招了,公司也不会走到现在这一步。

        陈燃只看着他的双眼。

        理财顾问无能为力地摇摇头,走之前认真严肃地叮嘱:“除了裁员、减少一切不必要的开支之外,千万不要去借高利贷,这是我唯一的建议,更不要帮任何人担保贷款。”

        “哎...…还有就是想办法募集资金,也许一年时间就能缓过来。”

        陈涣经营公司不行,几年前却也是投资高手,名下的资产收益完全可以自给自足,贴补科技公司。

        奈何现在资金链断裂,如果筹不到钱,他名下的资产就有可能被迫变卖。

        门外,李博豪抬脚走了进来:“什么高利贷?我借你点先周转着?”

        陈燃说:“坑太大,不够填的,你能借我多少?”

        李博豪想了想,拿出手机查看了一番:“我翻箱倒柜的,私房钱凑一凑,能借你六百万左右,这是我能拿出来的所有了。”

        陈燃搂过李博豪的肩膀,狠狠拥抱了一下,又拍了拍背,“谢了,不用了。”

        陈燃自然不能找李博豪借钱,这点钱,都不够他填缝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