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21章 南都陈家

第21章 南都陈家

        下班后,陈燃回到了自己在水榭花都的住处,自从他赌气从家里出来之后,他就一直单独住在这个高档小区。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陈燃看到了一辆崭新的奥迪a8。

        陈琪从车里下来,抱着胳膊往车门上一靠:“二哥,你可真是难等啊。”

        陈燃笑了笑,“哟,你那什么玩意?太扎眼了吧!”

        “车啊!”陈琪站了起来,笑笑,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阵,“瘦了啊。”

        “正常,我那么努力又拼搏,”陈燃说,也看了看陈琪,还是老样子,漂亮张扬,完美地继承了老陈家的各种优良基因,“你就来看看我胖瘦?”

        “差不多吧,就问问你……”陈琪顿了顿放轻了声音,“过年回家吗?”

        “烦不烦?”陈燃立马一阵心堵,语气也带上了烦躁。

        “你当我想问啊!我才懒得管家里这些破事儿!爱回不回,我替老妈问的。”

        陈琪皱着眉,“你看看你那驴脸拉的,再配上你那个发型……哎你赶紧去弄弄你这头发吧,我给你介绍个……”

        “你什么时候换车了?”陈燃看着面前的车赶紧切换话题,这家伙一直钟爱mini怎么舍得换成奥迪了?

        “给你的,”陈琪掏出一把车钥匙扔给他。

        陈燃看了她一眼,难以置信。

        “这车哪来的?”陈燃钻进驾驶室,拍了拍方向盘,把车发动起来,“声音听着还不错。”

        “借的,”陈琪说着也钻了进来,嘴里还叼着一根烟,“给你借的,你开就是。”

        “别跟我扯,你哪来的钱买车,”陈燃伸手把她嘴上的烟拿下来扔出了窗外,“说吧,我爸的还是我妈的。”

        “都不是。”

        陈燃顿了一下,瞳孔微缩看着仪表盘。

        “是陈涣的车吧?就这风格......”陈燃解下安全带准备下车,“这车我用不上,你把它还回去吧。”

        “二哥,”陈琪伸手拉住陈燃,“你说你什么时候才能有个正形?”

        “我现在不是挺正的么,”陈燃看了她一眼,“体健貌端,品行兼优。”

        “我跟你说正经的,”陈琪往他这边凑了凑,“你的天分是……”

        没等她说完,陈燃就开口打断了她,“你别跟我说,你是来替老爸做说客的。”

        陈琪撇撇嘴,“二哥,跟咱爸低个头,不丢人。”

        “凭什么?他不高兴我就得低头?我做错什么了?我喜欢电脑有错?我不想当医生有错?我就不喜欢那些镊子、钳子、刀子也有错?”

        “不是……我不是那意思,”陈琪被他一通话给轰的措不及防。

        “那你什么意思?”陈燃将她手扯开,“跟老爸低头不难,可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陈涣是什么人你不知道?他能容得下我?再说我也没那个兴趣。”

        陈琪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低头从包里捏出张名片,“这名片你拿着,我一直在他那儿弄头发,打个电话让他过来给你整整,真受不了你这程序猿造型。”

        陈燃接过名片,正想揣兜里,感觉名片手感有点儿不对,手指一搓,名片下边儿还有张卡。

        他正想说话,陈琪已经上车发动了车子,贴着他腿就唰地把车一倒。

        “哎!”陈燃吓了一跳,“你有没有点儿数了!”

        “老妈给你的,大概一千万,要不要你自己看着办,别找我,烦死了!”陈琪放下车窗喊了一嗓子。

        陈燃看了看手里的卡,没说话。

        他的坑很大,一千万估计连底都铺不满。

        陈琪的车要掉头,唰唰唰地在小区里面来回折腾了好半天,才将头调转,然后碾着绿化带上了人行道,车还未摆正,又猛地后退,再唰地一个轮子架人行道上开了出去,十多米之后轮子才回到了路面开走了。

        陈燃站在路边,看着陈琪这惊心动魄的一番操作,车技烂透半个宇宙的陈琪能大晚上地把车开进小区的通道给他送张卡,他觉得十分感动。

        这么凉爽的北风里他都感动出了一身汗。

        陈燃上楼进了屋,打开灯的时候看到放在桌上的猫粮被掀翻在地,蓝宝正像一尊雕塑一样蹲在墙边的斗柜上,居高临下威严地注视着撒了一地的猫粮。

        “不爱吃啊?”陈燃把外套脱了挂在衣帽架上,弯腰从地上捡了一颗起来吹了吹,放进嘴里嚼了几下,“我觉得还可以啊。”

        蓝宝一脸嫌弃地喵了一声。

        陈燃摇了摇头,开了一包新买的猫粮,倒了一些在猫盆里面。

        蓝宝叫了一声轻轻跃了过去,鼻子凑到猫粮上嗅了嗅,然后就摇着尾巴走开了。

        “还不行吗?爱吃不吃,”陈燃看了它一眼,“要不您还是出去继续流浪得了。”

        蓝宝没理他,起身跳到沙发上,团在了沙发的角落里。

        陈燃坐在沙发看了一会儿电视,没多久电话响了。

        “臭小子,你还知道要接我电话啊,都过去几个世纪了,也没见你过来看看我。”那边是陈开来,陈燃的爷爷。

        陈燃的爷爷身体一直不太好,患有帕金森症,记忆时好时坏。

        “爷爷,您记起我来了?”陈燃开口还是和以往一样没大没小。

        老头是个怪人,富甲一方却对私人生活没有任何追求,陈家自他开始往上数好几代都是大学士,书香门第,门庭显赫。

        陈开来一生未婚,早年收养了两个孩子,取名为陈锦山和陈锦添。

        陈锦山比较内向爱好编程,程锦添则比较外向爱好医学,两个孩子都非常聪明,长大之后,各自走向了不同的生活领域。

        陈锦山跟着陈开来研究代码,深得陈开来赏识。

        陈锦添则从医,创办了恒雅医院,然后结婚生子,有了陈涣、陈燃和陈琪三兄妹。

        陈开来则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没有人知道他在忙些什么,也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经常一去就是好几年,偶尔回来一趟,很快便又没了踪影。

        陈燃只知道爷爷懂编程,准确的说,是狂热的程序爱好者,是当年国内第一批程序员。

        从爷爷的记事本中,陈燃还能找到爷爷参与v系统开发时与同事的合影。

        他从不缺钱,却对物质生活不感兴趣。

        他的生活除了除了研究代码再无其它,可以说单调的乏味,但他却乐在其中。

        陈燃从小就喜欢跟着爷爷和叔叔,耳濡目染,慢慢也喜欢上了电脑语言。

        后来不知什么原因,爷爷带着陈锦山去向不明,陈燃只知道他们去了某个科研机构。

        自那之后,爷爷和叔叔的对外通讯中断,他们具体干些什么,在哪里,无从得知。

        那一年陈锦山二十六岁,陈燃六岁。

        留给陈燃的只有一段残缺的代码,也就是现在的v,最初级的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