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20章 Cloudnet

第20章 Cloudnet

        临海国际金融中心大厦三十二楼,水晶石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总裁办公室里,咖啡机煮着刚碾磨的咖啡豆散发着扑鼻香味。

        陈燃卷起衬衣袖子,按下开关,浓香醇厚的咖啡从出水口注入下方的白瓷杯。

        陈燃捏起咖啡杯的把手放嘴边吹了吹,拿了根细柄勺轻轻搅拌了几下,边喝边看今天的财经新闻。

        陈燃的五官线条流畅硬朗,充满了阳刚之气,眉毛轮廓锋利,鼻梁高挺耸立,一双好看的大手,手指修长,指节分明。

        一身衬衣西裤更显身姿挺拔,衬衣的两颗纽扣微微敞开,露出性感的锁骨。

        最近健身卓有成效,肩背展开了一些,将白衬衣的肩线撑得笔直,衬衣包裹下若隐若现的胸肌,身形健硕,气宇轩昂。

        李博豪坐在陈燃对面,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抻着小指头拨弄着手机。

        眼角的余光瞥见陈燃,发现了异样,从手机背后试探地看了他一眼。

        “怎么了?阿燃,出什么大事了?”李博豪问。

        陈燃:“......?”

        陈燃从手机屏幕前抬起头,微微挑起右侧眉梢,看了眼李博豪,没说话。

        李博豪:“你的手指停留在同一个页面超过了两分钟!”

        “还有你的眉毛告诉我你在焦虑。”李博豪怀疑地说:“这属于非正常表情,是不是美股又带头搅乱市场行情了?”

        作为雷蒙律师事务所中华区首席顾问的李博豪,对事务的细微捕捉非常敏锐。

        李博豪长得跟他的名字有点背道而驰,二十六岁的他只看脸像个还在念书的大学生,长相清俊、眉眼轮廓分明,皮肤就白嫩的让女人都嫉妒三分,聊起天来眉飞色舞的,乐观、有股蓬勃的生命力,是个话痨,喜欢开玩笑。

        陈燃将手机放在一边,转头看向桌子上一樽金色的奔马摆件,心不在焉。

        李博豪伸长脖子,一瞥手机屏幕上的新闻标题,喃喃道:“国际神秘组织cloudnet,原最高领导人布兰德遭到暗算生死不明,目前该组织内部发生分裂。”李博豪浓黑的眉毛拧了起来:“cloudnet,好像在哪听过?”

        陈燃沉默,修长的手指有节奏地在办公桌上轻轻叩了几下。

        李博豪没等来陈燃的解释,终于自己开始搜索答案:cloudnet,世界最神秘组织,其成员大多都是知识界精英以及超级天才。

        专门为其客户解决“无法完成”的任务,并制定出完善的解决方案。

        其拥有全球最完善的资源和信息渠道,旗下的势力机构遍布全球各个地方,几乎没有他们解决不了的事情,号称病毒公司。

        “……这家你认识?怎么感觉这么耳熟……”李博豪倒吸一口气。

        陈燃依旧没说话。

        他是这个组织的vip客户,目的只为了寻找一段残缺的代码。

        李博豪叹了口气,已经猜到这事和v有关,这是陈燃一直来的心结。

        放下手机不再关心这新闻,李博豪故意把话题岔开:“我真不想再谈恋爱了,上回那个女白领把我伤得够呛。”

        “乍一看,别提多养眼了,清纯靓丽,优雅端庄,可一熟悉之后就开始原形毕露了,吃饭吧唧嘴。”

        李博豪开始学着上一任女朋友吧唧嘴的样子,说:“你听,这声音,这是美女能有的声音吗?完全打乱了和谐相处的基本节奏,说什么解放自我。”

        “生活习惯也就算了,人无完人嘛,还能忍,可是什么山盟海誓,非你不可,全是骗人的,骗人的!就为了咨询法律问题!我说怎么就每次出来吃饭,她都三句话离不开那个案子。”

        “多好啊,免费的咨询服务!最后发现,是个已婚妇女!老公健在,欸...孩子都会走路了!”

        陈燃一瞥李博豪,张了张嘴却忍住了,将一堆准备打击他的话咽了回去。

        李博豪没理会陈燃的神色,继续扒拉他的失败恋:“我觉得吧,人生最失败的时刻,就是......她答应我上床的那天晚上,大家洗好澡,灯光调暗,音乐弄上,端起红酒杯,正想搞点气氛的时候,她突然给我跪下了,还抽了根皮带递给我。

        我心想,哟,这什么意思啊?找虐型的?挺会玩的啊。”

        “结果,她话还没说就啪嗒啪嗒的掉眼泪!”

        李博豪学着那美女的表情,声情并茂道:“阿豪,对不起,我骗了你,我只是想利用你帮我搞定那个死活都理不清的并购案。

        我也不想骗你的啊,我实在是没办法!是我们老板非得让我使美人计,你原谅我可以吗?

        我老公还不知道我的事情,我...我俩孩子还在等着我回去做饭。”

        陈燃看戏似的盯着李博豪。

        李博豪喝了口咖啡,无奈地叹了口气,摇摇头。

        陈燃瞥了他一眼终于甩给他一句:“不能够啊,居然有人能把你给耍了。”

        “骗你干啥,我很单纯的好吧,”李博豪无奈道:“现在谈个恋爱也太难了,不是打我钱的主意,就是打我才华的主意,这世上还有真爱吗?!哎,你说我容易嘛?”

        陈燃的表情带着些许凝重,认真地看手机。

        李博豪眯起眼睛,“还在看那条新闻?他们给你提供什么线索了么?”

        陈燃将手机收起,“没,”用手捏了捏眉心。

        “你不对劲,到底出什么事了?”李博豪用手拍了一下扶手,“别跟我说你为了你一个啥组织愁眉不展。”

        李博豪不愧是从小跟他一块长大的铁子,他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陈燃开口道:“是公司,资金问题,外界的传言对我们非常不利,过几天公司股东大会,我在想怎么应对那些讨债的家伙。”

        李博豪刚刚从m国归来,对水晶石的财务状况了解不深,只知道是陈燃的爷爷陈开来创办了水晶石,陈开来走后公司由陈涣打理,两年前程涣从了医,水晶石便由陈燃接管了。

        “实在不行,让老爷子支援一把呗?”

        陈燃瞪了他一眼没说话,眼神暗淡下来。

        李博豪拍拍嘴:“当我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