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15章 第一天就闯祸了

第15章 第一天就闯祸了

        周五的早晨,南都育人三中的大门口和往常一样人头攒动,接送学生的私家车从校门口一直排到了路的尽头,与斜对面恒雅医院的安静肃穆形成鲜明对比。

        靠路边一溜串都是小汽车,陈燃被堵在车龙队伍中无聊地用手指敲着方向盘,后座坐着的是他的死党李博豪。

        前面,一辆黑色的奔驰突然亮起了转向灯,徐佳音背着书包缓缓下了车。

        不远处的公交站台,孟小贝也从一辆巴士车上跳了下来,今天是她正式开始上学的第一天。

        捋了捋额角垂下的几丝秀发,扭头瞥见了一张熟悉的帅脸,陈燃正落下车窗朝她眨了一下左眼。

        靠,一大早就被跟踪,果然是只鬣狗!之前对他的那点儿好印象瞬间被蒸发,孟小贝拧了一下眉头,对自己一举一动都被他监控表示非常不爽。

        收回淡漠的目光,孟小贝朝报亭的方向走去,她想买一本最新的漫画杂志。

        早晨的阳光从树隙中洒落,抖落一地斑驳的光影。

        孟小贝把校服的外套往肩上一搭,想快走几步甩掉后面那个追踪的眼神,一抬头,看见前面的路边的一棵大树下有几个荡检逾闲的年轻人,围着一个小姑娘。

        徐佳音被几个不良青年围在中间,手指紧紧攥着书包的背带低着头一声不响。

        “徐美人,难得遇见一次,赏个脸一起去吃个早餐怎样?”为首的少年手里夹着一支烟,故意将烟雾喷出一个圆环状套向徐佳音,不正经的嬉笑出声,头顶的鸡冠发型被染成金色在斑驳的光影下忽明忽暗闪着光。

        事情就是这么巧,孟小贝刚好从旁边经过,不经意放慢了脚步,她长相晃眼,冷漠又令人惊艳。

        管,还是不管?这情况让她有点犹豫。

        上学第一天就在校门口多管闲事?说不定还得打一架,这样真的好吗?

        谁都知道,想要影藏身份最好低调一点。

        可徐佳音是自己同母异父的妹妹,她遇到事了,哪能装着看不见?于情于理都过不去。

        短暂的几秒犹豫被一声口哨打断。

        “哟,美女,这是要去哪儿?”另一个披头士男孩瞬间用目光截住孟小贝。

        孟小贝一脸平静的将书包放在了路边大榕树的根上,取下披在肩上的外套,缓缓开口,“不去哪儿,就来这儿。”

        几个少年愣了愣,大概在他们玩过的游戏里还没遇到过像这样主动的环节。

        反应过来后,那男孩吊儿郎当吐了一口烟,视线将孟小贝从头扫到脚,最后落在那张魅惑众生的脸上。

        陈燃半眯着眼睛,向后座的李博豪使了个眼色。

        李博豪撸了撸袖子,“放心,盯着呢。”

        英雄救美这等好事,他还是很喜欢干的,何况一救就救俩。

        李博豪“嘿嘿”笑了一声,搓着手掌“好久没活动手脚了。”

        陈燃从车窗探出头往那边看了过去。

        孟小贝朝徐佳音抬了抬下巴,对鸡冠头男孩冷声道:“让她走,我陪你们玩。”

        另外几个男孩瞬间来了兴趣,哟嚯,这么主动,长的还更美,顿时将徐佳音落在一边,齐刷刷向孟小贝围了过来。

        徐佳音松了口气,拔腿就奔出去十米开外,空出足够的安全距离后,她回过头,躲在一棵榕树后面,偷偷瞧着事态的发展。

        见对方人多势众,她犹豫着掏出手机思索着是不是该报个警。

        孟小贝弯腰将外套放在了书包上,抬头的瞬间正好瞥见了陈燃投过来的目光。

        仅仅一秒的对视,陈燃看清了她那双乌黑的双眼,清冽冷峻,透着淡淡的狠劲。

        他下意识地拧了眉,明显力量悬殊,她还不快跑?

        陈燃还在分析对方的不同寻常,却听见远处女孩淡淡地开口,冷静又很张狂:“你们一起上吧,我赶时间。”

        “哟呵,你谁呀?够狂的啊。”鸡冠头男孩吐掉嘴里的烟,“那哥就陪你玩玩.....”说完他伸出一只手抓向孟小贝的肩膀。

        孟小贝侧身避过这一爪,然后转身就是一脚,鸡冠头还没反应过来,膝盖就猛地一弯跪在了地上,强大的惯性令他上半身往前扑倒,前面的男孩赶忙将他扶稳。

        这一脚,孟小贝只使出了五成力度,要不然,鸡冠头的膝盖八成得废了。

        几个人闹得动静挺大,又是在上学的路上,不断有人停下来围观。

        鸡冠头捂着膝盖半天爬不起来,“我擦,这妞特么这么猛,”其他几个少年见头儿被揍了,挥胳膊抡拳都过来了。

        孟小贝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瞅准一个男孩就飞起一脚,收回脚的同时一只手揪住另一个男孩的衣领狠狠往地上一摔。

        那一脚不偏不斜正好踢中了披头士的腹部。

        仿佛被一块呼啸而来的巨石砸中,披头士往后一个趔趄倒在了那个男孩的边上,双手捂着腹部身体弓成虾米状,表情痛不欲生。

        孟小贝伸手抓住一只挥过来的胳膊,最后一个男孩吓得一个激灵,想抽回手,但为时已晚,孟小贝将胳膊搭在肩头用力一摔,男孩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趴在地上无法动弹,摸了摸鼻子,一手的血。

        现场鸦雀无声。

        前后不过几秒钟。

        几个飞扬跋扈的不良少年都被打懵了,倒在地上半天反应不过来,跪的跪,躺的躺,流血的流血,酸水吐了一地。

        陈燃支着手靠在车窗前,费解的看着眼前的一幕,那个美的毫无天理的女孩,拳脚功夫不像是杂乱无章的野路子,嚣张的令人拍手叫绝却又明显带着收敛和控制。

        她到底什么来头?

        陈燃摸着下巴,脑袋里的问号再次闪现。

        孟小贝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弯腰拿起书包,将外套重新搭在肩上。

        在鸡冠头男孩前停留了几秒,打了个响指,对方抬起脑袋。

        孟小贝冷着脸警告:“这儿是学校,不是你们随便撒野的地方,以后别让我看见你们。”

        远处一直拿着手机偷偷观望的徐佳音,已经按出了110三个数字,看了看情况,最终没能按下播出键。

        转身离去的时候将110改成了120拨了出去。

        撇下一帮落水狗,孟小贝继续前往报亭买杂志。

        经过程燃那辆车的时候,她头也没抬轻轻扔下几个字:“天天跟踪,有意思吗?”

        陈燃:“……”

        李博豪挺不爽地扯回袖子,扭头看了眼孟小贝离去的身影,“牛掰,我都做好准备了,也不给个机会?”

        收回快要掉下来的下巴,李博豪依旧处在不可置信的兴奋中,“燃少,你能相信吗?一对四!总共不到十秒!换我都有可能做不到。”

        陈燃不紧不慢地看了他一眼,升起车窗,波澜不惊,“坐好了,前面通了。”

        车流启动,陈燃将车拐入斜对面的恒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