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贝姐有毒在线阅读 - 第11章 怎么是你

第11章 怎么是你

        第二天下午放学的时间孟小贝先去医院看了外公。

        “小贝,”赵老爷子微弱的叫了一声。

        “嗯,外公我在,”孟小贝在床沿坐下,眼睛扫过床头桌子上的几粒药丸,眉头拧了一下,扭头看着外公,嗔怪道:“您又没准时吃药。”

        赵老爷子吃力地摇了摇头,“没用的,吃了…也是一样,我的身体…我知道,撑不了…多久了。”

        “不会的,我一定会想办法把你治好的,”孟小贝眸底泛起一波焦躁,这世上再也没有什么比失去外公更让她揪心的事情。

        “小贝,你妈妈,她下午来过了,”赵老爷子艰难地继续开口:“哎,我知道你心里恨她,其实,她也...“

        孟小贝抿着唇,突然打断他,“外公,我知道,你不要再提了。“

        结束了不愉快的话题,孟小贝扶着外公在医院的小花园散了一会儿步。

        回到房间之后,赵老爷子已经疲惫不堪,孟小贝将他扶到床上躺着之后,他很快便睡过去了。

        趁着外公休息,孟小贝跟陪护的护工打了声招呼就出门去了。

        她还是不太放心石头。

        这家伙如果没有人盯着他,他能将自己拖成瘸子。

        果然,在去雷公岭的碰瓷最佳路段孟小贝一眼就找到了石头。

        她皱了邹眉,打算劝说石头回去医院把脚治了。

        钱的事情先放一放,以后还可以再想办法。

        时值下班高峰期,路上的车辆很多,孟小贝从公交站台往石头的方向走去。

        石头扭头发现了孟小贝,朝她招了招手。

        孟小贝面无表情地加快脚步,刚走到石头身边,蓝牙耳机里l发出了紧急提示:“注意了,左前方50米范围发现鬣狗。”

        顺着l提示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见几个五大三粗的黑衣人正瞅着她这个方向,见她发现他们,为首的那人压了压帽檐装作东张西望的样子,脚下的步子却加快了。

        “真背,一出门就遇到丧门星。”孟小贝不想总是跟鬣狗正面起冲突,毕竟接触多了,暴露的越多。

        凭她的速度,就算那几个人走到她跟前了,只要她想跑,就能将他们甩的无影无踪。

        可是石头要怎么办?他还瘸着一条腿,她不能把他丢下了。

        这地方还是别人的地盘,不太可能遇到熟人或救兵。

        那几个黑衣人看起来不打算放过她。

        为了保证石头的安危,她打算就地找辆车碰一下,制造点儿混乱,让对方不太方便动手。

        几个黑衣人眼看就要过来了,孟小贝来不及跟石头解释,见有辆车开过来,直接就朝这车奔了过去。

        孟小贝默念法诀“贝特,贝特,请赐予我力量!”就在这车冲过来距离她仅仅十几公分的时候,离奇的事情发生了。

        这辆车在高速状态下嘎然而止,没产生一丁点惯性作用。

        一秒钟之后,这车才发出了一声紧急刹车特有的嘶鸣。

        陈燃在车上将刹车一脚踩到了底,一道快如闪电般的残影将他惊出了一身冷汗。

        定了定神,这才看清,车前面站着个人。

        “过马路也不看着点车啊!怎么突然冲出来?”陈燃放下车窗没好气地喊了一声,“出了人命怎么办?”

        那人戴着帽子披着一头秀发,帽子压得很低,他看不清对方的脸。

        强烈的灯光刺得孟小贝有些睁不开眼睛,不自觉地抬起胳膊挡了挡。

        还知道自我保护,看来没事。

        陈燃松了口气,想等她走开之后继续往前开。

        但神奇的一幕很快又开始上演了。

        那女孩紧接着双腿一软倒在了地上。

        陈燃愣了能有五秒才反应过来。

        首先他凭借多年开车经验可以清楚的判定自己绝对没碰着任何东西,那么她不可能是因为被撞了倒地。

        其次根据自己的医学经验,她也不可能是被吓着了,吓晕的人不是这种反应,倒地了还能用手遮着眼睛偷偷往外瞄。

        所以……

        苍天无眼啊!

        惩罚他助纣为虐,让他亲历一次碰瓷。

        “演,接着演。”陈燃说了一句,看了看行车记录仪的录像画面,伸手按了下保存键。

        石头满脸都是惊讶地看着孟小贝,心里一阵感动一阵感激,“还是贝姐体谅我。”

        孟小贝从地上坐了起来,抬着胳膊遮住车前的灯光往陈燃这边看过来:“你是......。”

        陈燃往她脸上扫了一眼,差点儿没咬着自己舌头,“你......怎么是你?”

        孟小贝觉得自己这段时间也真是背的够可以了,出门就能遇上鬣狗,头一次假装碰瓷居然还能把陈燃的车给碰了,哎,叫什么燃,要不要这么着急上火往上赶。

        孟小贝从地上爬了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地冲一脸吃惊的陈燃咧了咧嘴:“呃......?怎么是你啊?陈医生。”

        “啊,是我啊,怎么?咱也算熟人了,给我优惠点行吗?”陈燃下了车,仔细打量了她一番,上上下下完好无损没有任何被撞的痕迹,“你打算哪儿疼啊?”

        “我这不是...我...胃疼......”孟小贝捂着腹部,额上冒出细密的汗珠,还真没骗他。

        尤其是每次使用特殊能力之后,身体的虚弱感愈加强烈,短时间内无法得到恢复,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孟小贝不会轻易使用异能。

        “你......撞到胃了啊?”陈燃简直无语了,“那...上车吧。”

        陈燃拉开了后座的车门,“不是让你别出来趴活了,你这样子你家人知道不?”

        “这能让家人知道么,不够丢人的,”孟小贝暗自撇撇嘴,丢人这句是实话,她就觉得碰瓷丢人,况且她又不是干这个为营生,虽然她有时候为秋叔干的那些事儿比这好不了多少,但躺地上哭穷卖苦的太难看,她对此非常不屑。

        “上车干嘛?”孟小贝抬眼瞅着他。

        “送你们去医院,”陈燃说,“不痛么?”

        孟小贝暗自警觉起来,这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该不会又是个陷阱?

        说实在的,她也想看看他到底想耍什么花样,不就是去医院么?正好,顺便让石头把腿给治了。

        孟小贝瞅了瞅马路对面,几个黑衣人还站在不远处等着。

        随即,她毫不犹豫地坐进了车里。

        石头进来之后,陈燃将车发动起来,“你们这职业还挺忙的啊,今儿个都亲自上阵了。”

        “谁没事愿干这个啊,”孟小贝垂下眼皮轻轻叹了口气,“外公...病了,缺钱。”想到外公的病,随口而来的谎话说的情真意切,一点都没心理负担。

        孟小贝的这句话带着无奈和一丝淡淡的忧伤,陈燃从后视镜看了看她的表情,这演技,啧啧,可以论美奥斯卡影后了。